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朱镕基与上海的艰难改革:敢拍板的市长 以敢骂人闻名

  朱镕基没作声,大家继续讨论。

  出乎王荣钧意料的是,当晚,朱镕基单独找他到锦江饭店中条14楼谈话,这一谈就是3个小时。在看到王荣钧拿出的两张照片后,朱镕基的态度终于缓和了。
照片上是一个在总装线最后一道工序——转毂试验时爆裂的轮胎,这是当天下午刚发生的事。轮胎在转毂试验台上试验时,外层的橡胶与里头的帘布脱开,轮胎爆裂。这还是上海最有名的正泰橡胶厂的产品,它的橡胶、模具都是进口的,硫化工序也是国外技术,但还是出了问题。王荣钧说,要是汽车在行驶中发生这样的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事隔26年,王荣钧还记得朱镕基的反应。朱镕基震惊了,他说:“如果这样,你们搞国产化,每个零部件都相当于坐在一个火山口上,这样不行,国产化质量确实太重要了。”而这正是王荣钧坚持的,他当时正面临着是保速度还是保质量的压力。王荣钧来到上海讲的一句话,被上海媒体广泛引用:“如果只讲国产化的速度,不讲质量的高标准,那么上海牌轿车本来就是100%国产化的了,何必还要引进桑塔纳呢?”

  王荣钧还向朱镕基提到,合资企业意识形态方面的矛盾很突出,不少上海干部认为,与德国人合作如果不吵架,就是跟德国人坐一条板凳,是软弱和卖国的表现。这种指责让第一任总经理非常为难,作为第二任总经理的王荣钧因为尊重德国人的意见,也遇到不小的压力。

  而桑塔纳国产化的起步为何这样慢?这基于中国汽车工业当时的现实,桑塔纳80%的零件需要外购,自己只做两部分:一是短发动机,另一个是车身,把买来的薄板钢冲压成型,拼焊成白车身,再油漆、总装。两者加起来不超过一辆汽车价值的20%。所以,零部件对于桑塔纳国产化非常重要,占到汽车价值的80%,可是中国过去主要是生产卡车,几乎没有轿车的零部件工业。当时德国的《明镜》周刊报道说:“面对桑塔纳一切为零,上海大众像是被扔在一个孤岛上生产,国内几乎没有任何配件厂。”

  按照合同规定,桑塔纳国产化的零部件必须拿到德国去测试,由总部设在沃尔夫斯堡的德国大众公司认可。可是每做一个零部件,如果要达到德国大众标准,都要引进设备,引进生产线,引进软件系统。但引进技术的资金又成问题。

  王荣钧向本刊介绍说,上海牌轿车产量最高的一年也只有7000多辆,一般年份只有四五千辆,而桑塔纳的初期规模就是3万辆,这些零部件厂的产能规模远远不能满足要求,更不要说年产量达到几十万辆了。“这不是一年半载就能解决的,得有个过程。”

  听到这些意见后,朱镕基明白了桑塔纳国产化的艰难。王荣钧说,在和他聊到夜里23点多之后,他坚持从14楼坐电梯送王荣钧下楼。

  不过朱镕基有名的火暴脾气并没减少,在看到照片上的轮胎问题时,朱镕基马上提出要调查、要撤轮胎厂厂长的职。这点让王荣钧有些左右为难:“这个厂长是我的好朋友,对上海大众也很支持,如果因为我反映了轮胎的质量问题而被撤职,我会感到内疚。但掩盖质量问题,对桑塔纳国产化会带来危害,我想如实反映问题还是对的。”最后查出原因是一袋橡胶原料受了潮,白班的工人发现后把这袋受潮的原料放到了一边,而夜班的工人不知道,双方没有交接清楚,就把这袋受了潮的原料使用了。王荣钧发现,除了技术之外,管理也会使生产出现大问题。

  在调查组离开上海前,朱镕基在总结发言时提出了后来被广为传颂的那句话:“国产化要坚持高质量,不要‘瓜菜代’!”

  • 责任编辑:艾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