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朱镕基与上海的艰难改革:敢拍板的市长 以敢骂人闻名

  当时上海作为全国重要的工业基地和对外贸易口岸,对全国财政的贡献非常大。它以大约占全国1/1500的土地、1/100的人口,提供了占全国1/6的财政收入、1/10的工业产值。1988年上海预计财政收入153亿元,按照原来的制度需要上缴中央119亿元,占比达到78%。财政包干后,上海只用上缴基数105亿元,多出了14亿元的机动财力。朱镕基说,这“14亿元就可以成为振兴上海的基金了”。

  在上海工作两年多之后,朱镕基把财政包干形容为中央为上海打的“强心针”,给上海安了一个“心脏起搏器”,给了上海很大的支持,使得他“接手市长工作蛮有信心”。

  但上海要解决发展问题,一年多出十几亿元的资金又远远不够。困扰朱镕基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要为上海市的财政收入“开源”。找中央“要政策”是方法之一。朱镕基刚刚到上海工作,就给李鹏总理写了一个“陈情表”,由江泽民签发。这份“陈情表”的目的是找中央要生产“桑塔纳”的指标。朱镕基在就任市长的上海市九届人大一次会议上谈道:“现在‘桑塔纳’是非常赚钱的,一辆汽车要赚好多万,但今年计划只能生产1万辆,为什么?因为现在国产化的程度很低,你大量生产等于买人家的散件来装配,花费大量的外汇,所以国务院的政策是卡住上海不让多生产。但是我考虑,上海现在这么困难,如果不再多生产一点‘桑塔纳’赚一点钱的话,日子过不下去……现在上海的原材料非常困难,就得靠‘桑塔纳’去换原材料,不然就要停产了,因此无论如何请求生产1.5万辆。多这5000辆汽车,财政收入就可以增加好几个亿啊!”中央支持了上海,朱镕基的机动财力里边又多了几个亿。

  要保证财政收入,就得把生产搞上去。朱镕基刚到上海的1988年1~4月份,虽然工业增长了4.8%,但地方国营工业是下降的。当时制约生产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原材料缺乏。
朱镕基给金融部门开会,希望他们支持企业发展。“过去上海主要是原材料靠分配,产品靠调拨,占用资金少。现在转向商品经济,企业流动资金占用额逐年上升,因此,有必要规定企业压缩流动资金的任务,加速资金周转,以促进企业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企业真正搞活了,生产发展了,银行资金的潜力会更大。”

  这种筹集原材料的过程,就像一场“战斗”,从年初开始,上海需要派出不同的队伍四处活动。一方面派代表团去北京呼吁中央“开仓济贫”,把国库的东西借给上海;一方面派各路大军去各省市,有的去催,有的去求援,有的拿“桑塔纳”轿车、电冰箱去换。朱镕基发现,原材料光靠国内不行,还得大进大出,搞原材料进口。可是进口离不开外汇,除去上缴给中央的15亿美元的外汇,上海自己还需赚到外汇,来进口生产所需的原材料。

  实际上,朱镕基在到上海工作前,已经找国家计委借了一个亿的外汇额度,来帮助上海工业进口紧缺的原材料。国外供货方掌握了中国进口原材料的习惯,按朱镕基的说法是:“每年11月份开计划会议,定下明年的生产指标,然后要进口多少原材料,把外汇拨给你,到第二年1月份派代表团出去。他(外国人)就在那个时候涨价。”于是朱镕基和相关部门研究后,“上海今年(1988年)打破常规……要很好地研究国际行情,不能迟疑,看准了就要抓住时机赶快买下来。大进大出,这是上海很重要的措施”。

  • 责任编辑:艾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