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上海160年开放史:从“华洋混处”到浦东开发和自贸区

  原标题:上海:看得见的“开放史”

  城市的每一次开放,无论是被动还是主动,都会改变城市人的生活方式和文化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骆晓昀| 上海报道

  2013年9月,从酷热夏季脱身而出的上海有了凉意。而关于上海自贸区的议论却“高温”不减,各种消息见诸报端,不绝于耳。二十多年后,上海再次成为“改革”、“开放”等词语的主角。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已经开始从自身的角度揣测和描绘自贸区,想象着新开放带来的变化。

  一些“变化”开始浮现。据《南华早报》报道,上海自由贸易区虽然尚未挂牌,但包括汇丰、渣打在内的一批外资银行早已瞄准商机,计划第一时间进驻自贸区。《解放日报》9月5日的报道说,上海自贸区周边房价一夜涨了近10%。

  一位熟悉上海历史的学者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自打破闭关锁国政策以来,从五口通商的开埠到殖民地时代的三权分制,上海就是个不断开放的城市。改革开放后浦东再次走到全国开放的前沿。其中虽有曲折反复,但海纳百川始终是上海无法放弃的命脉。

  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的专家看来:自贸区的成立将成就一个主权完整、有序管理下最开放的上海。

  上海文化的核心是商业化

  按照相对严格的分类,自贸区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广义的自贸区,指两个或两个以上国家或地区通过签署自贸协定(FT-Agreement),在WTO 最惠国待遇基础上,相互进一步开放市场,分阶段取消绝大部分货物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改善服务业市场准入条件,实现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从而形成促进商品、服务和资本、技术、人员等生产要素自由流动的“大区” (FT-Area)。

  如中日韩自贸区,就属于广义自贸区。

  另一种是狭义的自贸区,1973年国际海关理事会签订的《京都公约》定义如下:指一国的部分领土,在这部分领土内运入的任何货物就进口关税及其他各税而言,被认为在关境以外,并免于实施惯常的海关监管制度。  

  上海自贸区,即为狭义的自由贸易园区。

  上海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巫景飞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乐观估计,自贸区的相关细则将于10月1日出台,不过因为各方面准备还未完善,细则可能将拖至今年年底出台。”

  9月7日,上海前滩新兴产业研究中心的内部政经交流会上,关于自贸区的发展和未来成为焦点。会上有人表示,“关于自贸区,政府只想明白了40%,市场只理解了20%,而这正是投资的好机会”。据悉,上海市政府参事室主任、参与了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设计的王新奎教授此前提出,开放促上海转型思路。李克强总理来沪后对整体方案提出了更高要求,因此地方政府还未完全做好准备。“这可能是此观点的来源。”巫景飞解释。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接近自贸区成立的相关人员向《瞭望东方周刊》提供了自贸区方案全文,其中明确指出:扩大服务业开放。选择金融服务、航运服务、商贸服务、专业服务、文化服务以及社会服务领域扩大开放,暂停或取消投资者资质要求、股比限制、经营范围限制等准入限制措施(银行业机构、信息通信服务除外,营造有利于各类投资者平等准入的市场环境。)

  这位人士告诉《瞭望东方周刊》:“金融、贸易开放肯定是关注之重,已然成为焦点。但在我看来,对未来造成更深远影响的应该是教育开放、娱乐开放等。这些原来相对监管更严格的行业开放,将给上海和上海文化带来深远的改变。”

  “1843年开埠以前,上海这个城市没有政治地位,只是普通的海边城市。”上海市历史学会会长、上海社科院研究员熊月之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那个时候,上海最有地位的人是南来北往的商人,能赚钱就得到社会认可。开埠后上海人开始与外国人做生意。对于上海人而言,与外国人做生意和与外地人做生意无甚区别,因此洋人进入上海也比进入其他城市要更顺畅。

  “上海这个城市的人群特征,用李泽厚的话讲是‘实用理性’,这跟移民城市有关。移民城市的人靠自己的努力出人头地。”熊月之认为,海派文化本身是很世俗很开放的,其本质是商业化。

  当经济驱动力加速运转,文化、贸易、教育等各方面同时被激化,本地人的生活方式显然就产生了新冲击和变动。

  • 责任编辑:赵毅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