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落马高官的三个关键词:翻供 上诉 死刑

今日薄案进行宣判,而薄的反馈不外乎两种——不上诉与上诉。而上诉同样也会有两种情况——当庭上诉与宣判后上诉。目前,外界普遍认为薄熙来上诉的可能性大。但是历史经验表明,即便上诉也鲜有人能够借此翻盘。

  

  大公网9月22日讯 (记者 方乐迪)今日薄案进行宣判,而薄的反馈不外乎两种——不上诉与上诉。而上诉同样也会有两种情况——当庭上诉与宣判后上诉。目前,外界普遍认为薄熙来上诉的可能性大。但是历史经验表明,即便上诉也鲜有人能够借此翻盘。

  多数落马高官是不会在选择上诉的,而上诉者也几无翻盘可能。譬如刚刚二审宣判的雷政富案即是维持原判。而在此之前,刘方仁案、文强、郑筱萸、成克杰以及王怀忠等落马官员都没有借上诉翻身——维持原判。

  而多数落马高官会选择“配合”的态度。在薄案之前的陈良宇没有选择上诉。而两位前政治局委员(陈希同与陈良宇)均没有在庭上翻供,对自己罪责一一供认。前中国足协副主席谢亚龙在当庭翻供,因此在法庭上直接取消了其自首情节。而谢亚龙在经过庭审之后,也宣布不再上诉。

  通过对一些案例分析看,翻供、上诉与死刑可以串联在一起成为一些落马高官的关键词。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克杰是第一位当庭翻供的副国级官员。在庭审现场,成克杰当庭翻供否认收受巨贿。2000年7月31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宣判,以受贿罪判处成克杰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一审宣判后,成克杰不服,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但结果依旧如故。2000年8月22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裁定:驳回成克杰上诉,维持原判,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9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成克杰死刑。

  翻供——死刑——上诉——维持原判,这样的轨迹曾重复发生在王怀忠与文强身上。

  原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曾在法庭上翻供。通过他对反腐形势的分析,认为已经宣判的省部级干部职务犯罪案件,犯罪数额在1000万元以下的不会判处死刑,只要自己不承认,检察机关找不到证据就没多大问题。工于心计的王怀忠多次预测自己的命运,设想着蹲几年监狱出去,靠着老板朋友,照样吃香的喝辣的,可以说,“死刑”这两个字眼他从来没有想过。

  正因为基于这样的分析,王怀忠认罪态度几经反复,最后全盘翻供。不过在证据面前,这样的作为反而聪明反被聪明误。2003年12月10日,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济南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王怀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并于同年12月29日作出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王怀忠犯受贿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宣判后,王怀忠不服,提出上诉。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4年1月15日作出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送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文强在接受审判时也曾当庭翻供。面对检察机关的指控,文强一改此前的供述,当庭否认自己接收了巨额贿赂,与黑社会划清界限,同时矢口否认强奸罪。被控4宗罪,他一宗也不认。他分别以“大多是生日和拜年送礼,对方没要求”、“钱是老婆背着我拿的,我压根不知道”、“和黑老大只是普通朋友”等理由反驳检方的指控。

  2010年4月14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文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文强的上诉也没有改变结果。2010年5月21日上午,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文强案二审公开宣判,依法驳回文强的上诉,维持一审法院的判决。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2010年7月7日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在重庆被执行死刑。

  • 责任编辑:方乐迪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