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薄案审判反思:建立一套公开审判的适合规则

  从中国的司法现状来看,对法院的这种努力,我们在赞扬的同时,必须要求它们进一步推进,而不能仅仅停留于这个个案,否则,就会抹杀其进步意义。因为社会有一种观点认为,薄案这次高透明的公审,是基于薄本人和这起案件的特殊性,并非一般被告人能“享有”的,甚至即使换另一位高官,也未必有如此“待遇”。如果今后法院对案件的审理,不能进一步做到如薄案般公开透明,那么,无疑坐实了此种担忧,对中国司法来说,肯定不是好事,将严重损害司法的公信力。

  所以,为消除公众的这种担忧,应该像法律专家所呼吁的那样,中国有必要以薄案的审理为契机,将薄案公开审理的经验加以体系化,提升为全国各级法院审理各类案件都必须遵循的普适性制度。事实上,这也是落实宪法,提升司法公正的必要一步。现行宪法第125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案件,除法律规定的特别情况外,一律公开进行。”法律专家解读宪法的这一规定认为目的有两个:一是保证公民在受到刑事追诉或陷入其它法律纠纷中时享有获得公开审判的权利。二是把法院、法官对案件的审理活动置于社会大众的监督之下,预防司法腐败和裁判不公。

  的确,司法的独立和公正需要相应程序和制度来保障,而公开是最基础的一步,没有审判的公开,就不可能有司法的透明,更不可能有独立和公正。虽然我们不能说秘密审判就一定有不公,但即使秘密审判公正,人们也有理由怀疑,因为其首先就违反了程序公开的要求。只有将案件在“阳光”下审判,法官才能不受各种法外因素的影响和制约,而最大程度地保持中立,进而其独立审判权也才能得到保证。此外,公开、公正的审判,对公众来说,也是最好的法律教育课,它能让公众尊重司法和法官的权威,明了程序正义的重要性。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前不久撰文提出:“推进司法公开,是促进司法公正的有力举措。让当事人在审判过程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必须摒弃‘司法神秘主义’,全面落实司法公开原则。不仅要敞开法庭大门,还要创造和利用好多元的司法公开载体;不仅要公开庭审过程和结果,还要公开裁判依据和理由;不仅要公开案件审理,还要公开人民法院的其他审务工作。”最高法也已明确表态,支持庭审直播。这些都是推进中国司法公正的有力信号。

  欣喜的是,今年以来,特别是最近几个月,法院判案的庭审直播的力度和范围都在加强,网络直播渐成常态,除薄案外,社会关注的其他一些案件,如北京大兴摔童案、南京饿死女童案、冀中星首都机场爆炸案等都进行了庭审的微博直播,通过直播撩开了审判过程的神秘面纱。

  法院的庭审直播为司法改革带来了一股清新之风。不过,也应看到,迄今所有这些庭审直播,只是各个法院的内部规定,更多法院还未行动起来。因此,要使法院的公开审理而不仅仅是网上的庭审直播变成一种自觉行为和普适性的制度规范,还须有相关的硬性约束。这个硬性约束只能来自最高法院,由最高法制定全国统一的案件审理公开规则,其内容则至少包括公民旁听自由、新闻报道自由和法院充分披露信息等几项。

  总之,法院的公开审判涉及司法机关的独立审判权,关乎到当事人合法权益的保护,并事关公众的知情权以及对司法机关的监督权。如果由薄案的公审能够推出一套有约束力的司法制度,这将是它推动国家法治建设的最大价值所在。当然,这会是一个过程,但第一步,我们可以要求在制度设计方面,在司法公开原则的基础上,明确庭审直播案件的范围、审核程序及技术规范,使庭审直播工作在公开、有度、有序的状态下进行。

  • 责任编辑:赵毅波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