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国务院发布《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

\

  原标题:上海自贸区曾招致多部门反对 李克强力排众议

  上海自贸区: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的起点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郭芳 王红茹 | 北京报道

  上海浦东,从杭州湾北岸洋山港临港新城出发,一路北上,直至长江南岸外高桥港区码头,4处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大约28.78平方公里的土地,即将挂牌成为中国大陆首个自由贸易试验区(简称“自贸区”)。

  “目前国务院已经批准成立,全国人大也已授权进行法律调整,挂牌后就可以运作。从批复意见来看,应该是在10月1日开始施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成员、办公厅主任隆国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有消息称,上海自贸区将于9月27日正式挂牌成立,届时,上海市副市长艾宝俊将出任自贸区管理委员会主任。

  7月3日,国务院正式批准设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这是中国启动新一轮改革开放的标志性试点。消息一出,自贸区概念股连续数个彪悍涨停。

  但与股市的大热相反,上海市官方的表现审慎、低调,至少在目前,具体的方案仍未公布,相关配套细则仍在研究。

  28.78平方公里的试验田

  国务院划定的上海自贸区,包括洋山保税港区和上海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外高桥保税区、外高桥保税物流园区等4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域,面积为28.78平方公里。资料显示,目前,这一区域贸易成交额超过1万亿元以上,上海港已连续两年蝉联集装箱吞吐量全球第一。

  据悉,上海最初希望争取将整个浦东新区都纳入自贸区范围内。“但这样一来,区域太大,管理的难度就会加大。最后决定先小面积进行试验,等经验成熟之后再推开。”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教授王晓红向《中国经济周刊》介绍说。

  根据媒体的公开报道,上海的申报方案涉及投资、贸易、金融、行政法制等多项改革试点,拟通过两三年的试验,推进服务业的扩大开放和投资管理体制的改革,加快探索资本项目可兑换和金融服务业的全面开放,以及综合实现一系列创新改革目标。

  在贸易领域,上海自贸区将实施“一线逐步彻底放开、二线安全高效管住、区内货物自由流动”的创新监管服务新模式。“凡是进入这20多平方公里区域的货物都是零关税,出了这个区域要实行出口退税,但进入国内消费,要重新征税。”对外经贸大学WTO研究院院长张汉林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这将使贸易更加自由和便利。

  在扩大投资领域,探索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成为亮点。 “在这里,工商注册登记更加便利,对外国投资者实行负面清单管理,就是‘非禁即入,凡是法律法规没有禁止的,都列为开放’。负面清单式的开放方式,是一种准入前的国民待遇尝试。”

  金融领域的开放则成为试点中最受关注的焦点。申报的方案明确表示,在区域内实现金融市场利率市场化,金融机构资产方价格实行市场化定价;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在区域内对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进行先行先试;允许符合条件的外资金融机构设立外资银行;离岸金融业务亦被列为金融领域开放的重要部分。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邢厚媛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这种创新不只是让渡税收的优惠,而是率先开放、探索在这个特殊的区域内实行新的管理模式。

  “究竟是要政策优惠还是要改革?改革究竟要改哪里?” 张汉林说,这是关键。

  张汉林认为,试验区真正的“本事”是靠自身的改革,而非政策的优惠。但他同时也担心,到最后,上海自贸区会不会也只是沦为政策优惠的受益者。“例如,当年浦东新区在刚设立的时候,也立志要改革创新,但发展到现在,它的管理体制同样的臃肿,看不见所谓便捷的管理和服务,看到的还是官僚。”

  据上海市市长杨雄透露,3月初,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上海外高桥保税区调研时,一再问他,上海是不是要改革?他回答,上海没要政策,上海要改革。杨雄的态度很坚决。“上海希望通过自贸区建设,在体制机制上有新的突破。”

  当然,这也是7月3日国务院会议上总理的明确要求。

  “试验本身是一个探索的过程。在这个综合试验过程中,有些东西并不是在一开始就有定论。”邢厚媛说,目前只是批准建立,给出了一个方向性的框架,“在这个大框架里,需要做的文章太多,各方面的制度要在不断推进中完善。”

  • 责任编辑:赵毅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