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全会观察:李克强改革布局西部开发

在内外两面的助推之下,在全方位的政策环绕下,在高层不断的发声与行动中,西部地区正在从原来的“大后方”和“腹地”,逐渐走向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

\

  大公网评论员 宋敖

  随着十八届三中全会的脚步日益临近,习李为首的新中央领导班子也将满一年。在习李体制的改革框架下,有一个关键词频频被提起,即“中国经济升级版”。7月初国务院通过《中国(上海)自贸区总体方案》,以及9月底的正式挂牌成立,可被认为是李克强为首新一届政府发起实质性改革迈出的第一步。这既是针对上海为首的长三角地区的一次区域性改革升级,更是面向整个中国的一次改革突破。

  同样,针对区域改革,李克强和国务院各高层决策者在提升中国沿海地区开放力度的同时,把更多的关注投向了更为广阔的内陆地区,尤其是中西部地区。

  高层频发声 西部开发战略更显吃重

  9月3日,李克强在南宁考察时抛出了他的“治国方略”:当前在提升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等东部沿海发展层次和质量的同时,特别要做好内陆开发开放这篇大文章。

  本着“稳增长、调结构、扩内需”的改革思路,李克强将区域发展重点从过去的简单划分,进行了细化和延长。原来的西部开放和中部崛起,现在细化为中西部沿长江区域、西南中南腹地和西北地区三块,并将其视为现阶段“三大新的经济支撑带”。

  “中西部是我国未来发展的最大回旋余地”。这句话,李克强不仅在南宁指出,8月19日在甘肃兰州的会议上,李克强同样提到这一观点。与上海自贸区一样,西部开发绝不仅仅是针对西部本身,更是面向整个中国改革发展的战略布局。

  伴随2012年2月份《西部大开发“十二五”规划》的出台,新一届政府再度延续对西部地区的重点关注。而这种关注程度,在十八届三中全会来临之际,变得更为引人注目。

  在过去两天时间里,连续有国务院高层决策者针对西部大开发作出表态。10月22日,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在向全国大人常委会所作报告中指出,中央政府自2000年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以来,12年间已对西部地区转移支付累计达8.5万亿元,相当于近两倍2011年中国GDP总量。报告中说,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有利地改变了西部地区贫穷落后的面貌,使西部地区各族群众实实在在地分享到改革发展的丰硕成果。徐绍史还透露,重点基础设施建设将更多向西部地区倾斜,以解决好西部地区群众反映最多的“路”和“水”两块短板。不过,徐绍史也摆明了问题,即现阶段尚未建立明确用于西部大开发的长期、稳定和专属的资金渠道。

  时隔一天23日,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成都出席中国西部国际合作论坛时说:“推进西部开发任重道远,解决中国的贫困问题和促进区域协调发展任重道远,我们优先推进西部大开发的决心不会动摇,推进西部大开发的政策不会改变,力度不会削弱。”这可被认为是中国官方对进一步推动新一轮西部大开发的最鲜明态度。

  在稍早前的9月初,习近平在中亚的访问,提出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李克强在广西中国—东盟博览会上,也指出要铺就面向东盟的新“海上丝绸之路”,打造带动腹地的发展战略。虽然这些战略合作是习李在外交层面提出,但落实在国内,即是西部大开发的“升级版”,涵盖了西北、西南。推进资源、资源贸易和交通互联均是习李推进区域战略的重要内容,而这与西部本身的短板又不谋而合。外界普遍认为,在这两大跨国区域政策的协调下,中国西部与周边各地区将成为全球又一经济增长极。

  内政与外交两个层面,高层在各个角度的解说和放言,使得西部大开发这一新世纪以来的国家战略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成为新一届政府最为重视的改革发展方略之一。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