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韩正澄清自贸区“无北京领导揭牌”:一切仪式从简

2013年11月5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理委员会办公中心,接受了多家国内新闻媒体的集体采访。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委会主任艾宝俊陪同,共同解释了自贸区负面清单等相关问题。

  记者:自贸试验区已经运行一个多月,一个多月以来,我们在具体的制度创新推进中取得了哪些成效,有没有符合当初制度设计的预期,下一步有什么进一步需要完善和提高的?怎样才能够实现改革创新和风险防范能力相吻合?

  韩正: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一个多月运行以来,我们感到很满意。运行有序,达到了预期目标,我们在筹备阶段所设定的目标在这个初始阶段都达到了,特别是推出的各项改革措施都平稳扎实地落地了。现在出台的各项措施主要反映在投资管理体制改革、扩大贸易方面。一是拿出了第一张负面清单;二是取消审批实行备案制,包括外资进入和中资走出去;三是服务业六个领域的开放已经公布并开始落实,监管模式也已落地,比如海关的监管模式,先入区后报关;再比如先照后证。总之,第一批宣布的关于投资和贸易的改革措施都平稳扎实地开始落地。

  大家很关心金融改革创新。这次自贸试验区金融改革创新包括四个方面: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利率市场化、跨境贸易结算、外汇管理制度创新。下一步,金融改革创新的细则研究透了就会出台。

  我想告诉大家,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金融改革创新,将坚持“一个前提、两个着力点”。一个前提,就是风险可控的前提。任何改革都可能有风险,风险不可怕,关键是可控,对于系统性和区域性的风险,我们绝对零容忍。两个着力点,一是牢牢把握所有的改革创新都要与中国经济发展水平和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为不断提高我们国家的国际竞争力服务;二是牢牢把握所有的改革创新始终要为实体经济服务,而不是为金融而金融、为创新而创新。

  我们目前已经开始2014版的研究

  (负面清单)我们现在就是管房间,因此,看上去管得多,实际上比管大门释放出的空间要多很多,是更开放了。

  韩正:我为大家请来了自贸试验区管委会主任艾宝俊同志,请他解读一下负面清单。

  艾宝俊:我们现在采用的负面清单模式,是经过比较的,是与投资贸易联系比较紧密的、以国民经济门类划分的模式。我国的国民经济按门类有20个,下面分3级科目,有大类、中类和小类。我们推进投资贸易改革涉及到18大门类,89个大类,419个中类,1069个小类。从结构看,如果我们规范到小类的话,越精细,列得越多,其实释放的空间越大。我们举个例子,有的部门建议采矿业全部取消,这样的话负面清单上就是1条,采矿业就全部取消了;但是如果细分,采矿业有7大类、19中类、37小类,如果我们对应37小类的时候,取消几小类,其实可以释放出其他小类,这样释放出来的小类一旦与现代技术结合,又衍生出很多产业发展的想象空间。这就是从开放的角度看负面清单。

  韩正:我来打个比方。管大类好比管住一幢楼的门,整幢楼就进不去了;管中类好比管住几个楼层,其他的楼层就可以进去了;管小类好比管住几个房间,其他许多房间就可以进去了。我们现在就是管房间,因此,看上去管得多,实际上比管大门释放出的空间要多很多,是更开放了。

  艾宝俊:负面清单不是越短越少越开放。我们现在管到小类科目,实际在总量里只管住了17%,83%是开放的。对投资者和市场主体,清单很清晰,哪些是不能进的,其他就是可以想象的。随着新技术发展,释放出的空间可以促进跨界产业模式,有利于这些领域的开放。

  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负面清单告诉企业准入的情况,也告诉我们政府的职能要转变,清单列出来的就是政府要管的,没列出来的就要交给市场。所以,也逼着我们政府自身加快职能转变。管什么、怎么管?我们必须把精力和措施转移到过程监管上。过程监管有很多措施,一是政府本身的过程监管,二是激发全社会来扩大监管,公开透明了,让社会来监管的效果有时候比政府直接监管效果更好,包括媒体的监督也是监管。这样有利于加快政府职能转变。

  当然,现在清单是2013版的,我们目前已经开始2014版的研究。研究的过程中,我们会不断完善。

  所有改革措施都有阶段目标,月月有小结、半年有评估

  这一轮方案实施及实施细则的推出时间表是两到三年时间,能够形成一些可推广、可复制的模式,这个时间节点很明确。

  记者:关于自贸区改革与全市面上改革的关系问题。自贸试验区改革对于全市的创新驱动、转型发展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自贸试验区的试验能不能像上世纪90年代初浦东开发开放一样,使上海在全国甚至全球的地位和影响力有一个大的或质的提升?各方对即将召开的三中全会期待非常高,上海在下一轮改革上会有什么样的重点或者亮点?

  韩正:自贸试验区的改革创新肯定是朝着进一步推广的角度去做的。就目前而言,我们从两个方面去理解。第一,改革创新的理念和精神,全市都必须借鉴。比如,政府职能转变,提高服务质量,减少审批,实际上是减少对微观经济的干预,这样的方向,全市面上不用等,都应该立即朝这方向努力。第二,涉及到法律制度,必须根据国家的统一安排。比如负面清单、法律的适用性等问题,必须严格按照国家的统一部署。

  自贸试验区改革创新的所有措施,我相信都是我们应该努力的方向。改革进入深水区以后,很多改革实际上难度很大,选择自贸试验区进行探索,作为改革的试验区来尝试创新创立新的制度,目的肯定不是为了28平方公里,而是为下一步政府职能的转变和全面推进这种制度进行一种探索。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