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外媒:习近平“两个不能否定”意在安抚党内左右两派

毛泽东是中共第一代领导人,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关于他的千秋功过,中共在1981年召开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已经有了俗称“三七开”的官方结论。应该说,习近平希望不要用毛泽东来否定邓小平,也不要用邓小平来否定毛泽东,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大公网讯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报道,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正在北京召开。无论是中国国内,还是国际社会,都对这次会议有着极大的期待。关心政治的,都想知道中共高层是否会推动政治改革;关心经济的,都在猜测三中全会将在哪些经济领域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当然,十八届三中全会讨论的远远不止政治和经济,还有其他领域的问题。至于会讨论出个什么结果,影响又有多大,再过几天,等会议报告出来,就全知道了。所以,也不必心急,毕竟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

  我所关注的并不是这次会议本身,而是中共喉舌《人民日报》于11月8日,也就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夕,在其要闻版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正确看待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两个不能否定”的重要论述》。此文的重点,其实就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今年1月5日在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发表讲话时说过的一句话:“对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要正确评价,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简单地说,就是不要用邓小平时代来否定毛泽东时代,也不要用毛泽东时代来否定邓小平时代。

  毛泽东是中共第一代领导人,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关于他的千秋功过,中共在1981年召开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已经有了俗称“三七开”的官方结论。按理说,毛泽东本人及其所代表的时代,都已经过去了,其影响力也应该越来越小。可是,以改革开放为标志的邓小平时代,从1970年代末至今,虽然搞活了经济,使中国摆脱了一穷二白的窘境,成为了当今世界数一数二的经济强国,综合国力也有了显著的提升,但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主要反映在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贪污腐败愈演愈烈,社会不公日益明显等几个方面。于是乎,中国的不同社会群体,包括中共党员、知识分子,乃至一般老百姓,都出现了怀念毛泽东的现象。而毛泽东的拥趸,在中国是有一定的社会基础的,否则薄熙来几年前大力提倡的唱红,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号召力。从政治的层面说,这表明中共党内存在着左翼和右翼意识形态的斗争,尽管不像中共历史上前几次的左右之争那么的激烈,扩及面也没有那么深广,但确实是有的。

  这样看来,习近平提出“两个不能否定”其实意在安抚中共党内左右两派,希望双方不要陷入永无休止的争论泥淖,而应该共同为中国的进一步改革开放,群策群力。从本质上看,习近平的这一贴膏药,和邓小平当年的“不争论”药方(1992年,邓小平在“南巡讲话”中,要求中共党内不要再围绕着“姓资姓社”的问题争论个没完没了,因为“一争论就复杂了,把时间都争掉了,什么也干不成”),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同点在于,邓小平当年只是言简意赅地说了几句话,而习近平的“两个不能否定”则是经过精心谋篇布局的一篇大文章。

  应该说,习近平希望不要用毛泽东来否定邓小平,也不要用邓小平来否定毛泽东,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从历史进程的角度看,没有毛泽东时代,又何来邓小平时代,用后者否定前者,就像儿子否定老子一样,不甚合理。同样的,用前者来否定后者,就像用老子来否定儿子一样荒谬。可是,中国的历史传统偏偏就是这么的荒谬,而且存在并延续了几千年。简言之,就是“汉贼不两立,冰炭不同炉”的黑白分明传统史观念,加上同样具有排他性的“天无二日,民无二主”传统政治观念。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易经·系辞》)中国只有实现了观念上的现代化,也就是“道的现代化”,才能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现代化国家,其余方面的现代化,包括所谓的四个现代化等等,只不过是“器的现代化”而已。而“道的现代化”的一个重要标尺,就是摆脱非黑即白的二元对立囚笼,游弋于多元并立的自由大海中。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