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国家体改委“沉浮录”

  体改办的成立标志着体改委从此退出政府内阁组成序列。人员编制从200人减为不到90人。降格后的体改办,上级要求奉行三不原则,即“不开会, 不讲话, 不发文件”,声音日渐衰微,成了真正的“清议机构”。

  2003年,国务院再次进行机构改革。将国家计委改组为发展和改革委。将国务院体改办的职能, 并入发展和改革委。至此,作为指导我国经济体制改革伟大实践的专门机构不复存在。

  体改委乃至后来的体改办为什么会被撤掉?迟福林认为“很多人对它有意见”,“在改革过程中难免触及相关部门的利益,矛盾很多”。

  而陈锦华曾提到他听人说,体改委有些人有点放不下架子,不大愿意去找人,去请示,去汇报。这样工作就很难开展。他说体改委被撤掉“我不知道是否与上下沟通不顺有关系”。

  《学习时报》副编审邓聿文做出了这样的分析:后来体改委在国家机构改革中变成体改办,并最终被撤消,应该说,既有偶然因素据说体改委的人都比较傲,不善跟领导打交道,但更多是一种必然性。有种说法是体改委的改革走得太快,栽在“产权”改革上。

  不过,以今天的眼光看来,体改委的被撤消,至少还有两个原因。一是,虽然体改委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但它在指导、协调、统筹其他改革时,势必会与其他部门发生矛盾。这样,时间一长,发生矛盾的部门越多,体改委难免“寡不敌众”,被其他部门制肘;况且,随着改革和发展的时间越久,既得利益也日益生成并壮大,体改委的工作从而会更加难做。二是,整个社会包括高层对改革的判断此时发生了偏移,比如,认为经济改革到90年代末改得差不多了,国有企业的改革任务已经基本完成,无须再改了,今后中国的任务是发展第一,改革第二,改革应该让位于发展,以发展来促改革。发改委的名称就多少反映出了这种判断上的变化。如果这样来认识改革,对体改委的作用自然会弱化,看不到其重要性。最后,需强调的是,上述原因并非孤立地起作用,而是相互强化。

  体改委的网络

  上世纪80年代,中国是一个条条、块块的国家。体改委的触角和影响也体现在条条块块上。它一成立就迅速生出根来,发展网络,上情下达,有“胳膊”有“腿”。 从中央到地方每一级政府都设立了体改委,由省长、市长等行政第一把手兼任主任;国务院各职能部门也设立体改司、体改办。有了一张横向纵向的网,中南海的政令一出,即可到达每个节点。

  体改委自身也衍生出了一些机构。其中影响最大的是1984年12月成立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首任所长是高尚全。体改所一度叱咤风云,它由一批优秀青年组成,其释放的能量,对历史的贡献,对那个时代青年的影响,都成为一个不可逾越的篇章。1990年,体改所被合并到经济管理研究所,改造为经济体制改革与管理研究所。原体改所的大部分成员后来各奔东西。

  1986年1月,体改委成立了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和编辑部,陈贤经任总编辑,出版《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和《经济体制改革内部参考》。回想80年代在体改委的岁月,原宏观司司长许美征(1930年生)说:“虽然在中南海里上班,但是,大家的生活很清苦,住房条件差,一门心思干活,是拿出干革命的劲头来工作的,有志向,有意思。”高尚全说:八十年代是改革的黄金年代,也是我最繁忙的年代。

  从 1982年到1988年,与体改委同时存在的还有国家计划委员会和国家经济委员会。国家计划委员会,编制计划,宏观调控;国家经济委员会,主管工交,维持运行;体改委,推动体制转轨。那时,中国经济的运行得力于这三个支点。三个委员会在工作上有重合、有矛盾、有争论,又相互依存。很多年过去了,三委都不存在了,却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历史遗产和思考。

  (资料来源:柳红:《那些人与事》、单秀巧:《谁来推动改革:还原“体改委”沉浮之路》、刘纪鹏:《大道无形》等)

  • 责任编辑:刘博洋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