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单独”家庭的二胎选择:幸福并纠结着

历经了整整一年的预热和期待之后,三中全会以全面深化改革的旗号在近日向大众呈现了一个相对完整的面向,其中,所涉及改革条例中“单独二胎”是为最大的亮点之一,因其所涉及的人数之广,时间之持久,从个体生活到国家战略层面都会有普遍的连锁反应。

\
 

  大公网评论员 马俊茂

  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并通过的《决定》指出: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此举意味着大陆将启动“单独二胎”生育政策。

  历经了整整一年的预热和期待之后,三中全会以全面深化改革的旗号在近日向大众呈现了一个相对完整的面向,其中,所涉及改革条例中“单独二胎”是为最大的亮点之一,因其所涉及的人数之广,时间之持久,从个体生活到国家战略层面都会有普遍的连锁反应。然而,在民间,对此在报以热烈的掌声之余伴生出了各种忧虑,尤其是生活在当下大中城市的年轻夫妇们。

  人口规模与历史成因

  因所谓的国情特殊论和不可逆转的历史原因,中国在八十年代初开始实行了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政府提倡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但关于人口政策的讨论从中共建政以来从未间断过,最为人所知的是五十年代马寅初与毛泽东的人口论,及至1971年国务院批转《关于做好计划生育的报告》,强调要有计划生育,在当时制定的“四五”计划中提出“一个不少,两个正好,三个多了”,1973年在第一次全会计划生育汇报会上,提出了“晚、稀、少”政策,1978年政府将计划生育作为基本国策,第一次以法律形式载入我国宪法。

  自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至今30多年,这一政策曾为限制中国人口过度膨胀在特定的时间段做出了积极贡献。随着时间的演进,社会不断在发生变化,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变身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此前所积累的人口的红利也在逐渐消失,老龄化社会日益临近,据公开数据显示,到2050年,中国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将达到3.32亿,占全国人口的比例将超过23%,此外,目前我国性别比严重失衡在一定程度上也源自于严格的一胎制度。

  因此,站在现时的历史节点上,我们需要重新审视曾经做过正面贡献的计划生育政策,顺势而为,十八届三中全会及时地给予民众一个确定的答案。

  “单独二胎”的幸福与纠结

  在“单独二胎”将选择的权利交给父母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种幸福的纠结。

  幸福其一,有了部分自己选择的权利,在现代文明社会,最为彰显个人自由的核心诉求便是选择的权利,即便是我们做不到选择无限制地生孩子,但至少,对于一部分人来说已经前进了一大步,他们收获的是有选择权的幸福。

  幸福其二,为孩子创造了一个选择玩伴和增加沟通等基本的生活能力。在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人的内心世界越来越封闭,与人的沟通和适应社会的能力在明显蜕化,部分原因也是源自于独生家庭的生长环境,生活在一个没有玩伴、没有沟通、没有竞争的封闭环境中,自然会给未来的生活带来后天的心理影响,有专家曾研究表明,大多独生家庭的孩子相对非独生孩子来说,在沟通团队合作和社会竞争方面存在明显的劣势。

  幸福其三,为养老加一层保险。在中国的传统社会中,养儿为防老的观念深入人心,即便是随着社会的进步有所淡化,但是根除这种观点还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也需要政府层面做到强有力的社会保障功能。

  幸福其四,有了延续血脉的宽慰。也是基于传统的思想观念,中国人总有一种恐惧感,恐惧自己的血脉会断掉,所以争先恐后地为了延续血脉而生男孩,于此,那些“单独”家庭中先有了女孩的父母又增添了一个传后的希望。当然,这种观念势必会在未来烟消云散。

  纠结唯一,成本太大,养不起。在内地媒体做的一份关于“单独二胎”的网络调查中显示,有近30%的父母不愿意生第二胎,原因都是因为生育二胎的成本过高,负担不起,这也成为了现代社会的一种文明病,尤其生在了基层民众身上。社会的发展在满足大多数人的物质要求的同时,也在逐步提高满足的门槛,生孩子尤其如此,从出生到进幼儿园、上学、找工作、结婚买房子,这已经成为了大多数内地父母的一个梦魇,时刻为此焦虑,每一个环节上都需要耗费大量的金钱成本和心理成本,所以,有那么多的人选择不要二胎也是在情理之中。但笔者对此稍稍有所不同的看法,我们生养孩子的成本之所以如此之高是因为一种强烈的攀比心理在作祟,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来完成对孩子的成本投入,没有必要完全按照最高的标准去完成这个环节,量力而行。

  选择是一种幸福,纠结是衍生品。

  • 责任编辑:艾萨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