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观察:习总“办人”渐收官 “办事”已启幕

如果说习近平是在下一盘“改革大棋”,那么,一年多来雷厉风行的反腐斗争和人事调整,显然就是在按其构思落子布局。如今,“办人”的行动逐渐收官,“办事”的大幕渐次开启。

  大公网特约评论员 郑曼玲

  经过一个多月的渲染发酵,被视为十八届三中全会两大动作之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终于尘埃落定。赶在2013年最后一个周一傍晚,由新华社发出习近平担任领导小组组长的消息。

  这一消息早在公众意料之中,三中全会之后,已有无数官方或非官方背景的专家在各种解读中透露出这一信息,而早前也有北京、天津、内蒙古、广西、黑龙江等省市公开表示,将组建在省级党委领导下的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可以说,种种前奏,已为习近平出任这一“新职”作出足够的解释和铺陈。

  不过,这毕竟是中国为数不多的最高层级的“小组”之一,它的正式诞生还是吸引了众多眼球。尽管有持异议者担心此举会导致“超级内阁”横空出世,削弱政府的权力和功能,使党委成为一言九鼎的权力拥有者,但是,从乐观角度出发,这是继上世纪八十年代成立国家体改委之后,重新确立的改革专门机构,并且设立在中央最高层,它向各方释放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即中国之深化改革不只是停留在口号上,而将真刀真枪地动起来,这显然正是民众多年呼吁和期盼的结果。

  从现实情况看,过去十几年里屡屡出现改革企图因“议而难决、决而难行、行而难破”而流了产,“政令不出中南海”的描述就形象地反映了改革政策的“肠梗阻”问题。当中比较突出的原因,就是负责协调改革事务的国家发改委因行政级别较低,难以做到令行禁止,造成多项改革裹足不前;且其作为政府组成机构,本身又不愿出让权力,导致部门利益绑架国家利益的现象时常出现,一些富有进步意义的改革目标就这样被少数利益集团扭曲和消解,饱受社会诟病。

  可以说,习近平的那句“改革是由问题倒逼而产生”,已经较好地交代了此项措施出台的现实背景。通过建立一个由中央直接领导的改革领导小组来进行全面统筹,无疑将改革决策层的地位做了实质性的提高,这也意味着,就全面深化改革进行顶层设计、顶层推进、顶层监督,今后有了体制性保障。可以想象,未来中央将对经济工作的决策权部分上收,政治局将拥有更为直接的话语权,政治局常委会将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改革前台。

  有人将这种施政理念解读为具有市场经济现代化导向的相对开明的新权威主义。而中国威权型制度安排在近三十年里成效颇丰,应是不争事实。只要经济在政治高度集中的前提下能迅猛发展,让人民不同程度收益,客观上就能为民众的权力让渡提供一种补偿机制。

  唯一应该担心的是,即便有了高层级机构的推动,处在关键操作位置的人是否能发自内心地拥护和支持改革。对于这一点,习氏班子其实早已采取了中共体制内行之有效的“以‘办人’来推动‘办事’”的做法。对那些利用体制漏洞捞取利益、身上不干净而又竭力阻抗改变的人,通过“办下去”和“办进去”,逐一搬走政令推行的“拦路虎”。

  如果说习近平是在下一盘“改革大棋”,那么,一年多来雷厉风行的反腐斗争和人事调整,显然就是在按其构思落子布局。如今,“办人”的行动逐渐收官,“办事”的大幕渐次开启。

  习近平的发小好友聂卫平曾对媒体说过,习很早就“学会了围棋规则”,还曾向聂请教过快速提高的办法。联想到上周末他亲临庆丰包子铺吃包子,除了展示亲民姿态,以实际行动还原“领袖是人不是神”之外,那种在嘈杂市井间气定神闲的做派,恐怕还能传递出这样一种信息——对这盘大棋的局势已然胸有成竹、尽在掌控。(完)


专题报道

大公网特别报道:聚焦十八届三中全会

习式棋局:习近平施政周年报告

习近平改革放言录

习近平视察正定:政治起点站

独家稿件

中共高层之习近平:中共血统的传承与创新者

解析:习李体制下的“收权”“放权”

改革小组搭配国安委 中共铸改革剑与安全盾

习近平向中委作改革方案说明 规格超越江胡时代

港媒声音

港媒:李源潮或任中央改革领导小组副组长

港媒:习李强势推改革 两大新机构体现中央“集权”

  • 责任编辑:单纬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