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陈小鲁:红二代总人数不过四万人 不是很大的政治力量

昨日,法广公布了在陈小鲁道歉之后对他进行采访的文章,陈小鲁在访谈中介绍了他道歉的现场经过以及他之所以要道歉的原因,他还坦率地表达了他对文革、毛泽东以及红二代的看法。

【推荐阅读】陈小鲁:多数红二代吃“皇粮” 聚会不谈政治

\

(刘春霞/图)

\

  陈小鲁:陈毅之子。2013年10月,陈小鲁回到母校,公开向“文革”中被批斗的老师道歉,引发外界对“文革”反思的争议和对“红二代”群体的再关注。 (刘春霞/图)

  原标题:【我是】陈小鲁:我是红二代,我是少数派

  我是什么,我便拥有什么样的时代

  我们先谈谈“是”是什么的问题。

  《说文解字》里,“是”指的是夏至时分太阳走到空间的基准点上。由此,“是”引申出“正确”、“善”等含义。《淮南子》中有“立是废非”的说法。“是”还意味着“遵从、以之为法则”,《荀子》中有“不法先王,不是礼义”之语。

  我们已经很少谈及“是”的上述含义了。尽管,“是”也许是我们使用最多的汉字。我是教授,我是政协委员,我是商人,我是官员……当人们习惯用这样的句子向别人介绍自己,却往往忘记了“是”字之前,是一个方方正正的“我”,而“是”字之后,是这些称谓应该正确遵从和恪守的职业法则。

  这也就是南方周末为何以“我是”为纲,来编辑这一期报纸。我们让17位著名或不著名的人士来阐释“我”,更阐释他们的人生规则。他们或是“兢兢业业”,向内寻找本职工作的意义;或是“不务正业”,向外拓展人生价值的外延。无论向内还是向外,他们都在遵照内心的信仰和规则,确立自己的“是”,写下大写的“我”。

  我是什么,我便拥有什么样的时代。

  红二代的观点,也不可能达成一致了。我只希望大家能在法律和宪法上达成共识就好。谁都有说话的权利。

  我退休后的生活,是由一堆聚会组成的。

  聚会分两种:一种是红色后人的聚会。2013年是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有很多活动;还有许多战役的纪念日,许多父亲战友的诞辰或者忌辰。推不掉,我就参加。推得掉的,我就让给我的大哥陈昊苏参加。他更能代表老陈家。

  另一种聚会,我把它称作“尽社会责任”。比如《财经》杂志的年会,讨论政治形势;比如一些反思“文革”的讨论会,我不是专家,可以谈谈自己亲历的事。

  又比如2013年11月,我参加了由中国国际金融博物馆主办的“江湖”沙龙。中国证券的创始者高西庆、王波明等,回顾当年在中国建立证券市场的经过。现场,王波明甚至提到了与我的一段交集:

  1980年代末,王波明找到了我,我当时正担任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政改室)社会改革局的局长。他对我鼓吹,中国要建立股票交易所。我那时不明白,只能对他说:你说半天股票交易所,可是我现在研究的是,社会发生动荡以后,到底如何处理——社会改革局嘛。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