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陈小鲁:红二代总人数不过四万人 不是很大的政治力量

昨日,法广公布了在陈小鲁道歉之后对他进行采访的文章,陈小鲁在访谈中介绍了他道歉的现场经过以及他之所以要道歉的原因,他还坦率地表达了他对文革、毛泽东以及红二代的看法。

【推荐阅读】外媒:薄熙来、薛蛮子、陈小鲁的不同“谢幕”

  林语堂先生说过,人们爱秋天,是因为秋叶泛黄,色彩富丽,还带着一点悲哀的色调以及死亡的预感。这话说得是多么精致与准确呀!京剧有开场的锣鼓,而在今年夏天,我的那些六十岁的同龄人的言行却有点像谢幕的锣鼓,噪杂与喧嚣。现在就让我们用秋的带凉意的思考,去看待中国夏天那些同龄人高能量的喧嚣。

\

“罪犯”薛蛮子在看守所接受采访(资料图)

  35年前的薛蛮子

  我认识薛蛮子。对,就是那位在中国媒体被炒得火热、在电视屏幕上穿囚衣戴手铐大谈“皇上的感觉”的那个白发苍苍的人。那已经是35年前的事了。

  薛蛮子之所以极为引人注目,是因为这位据说有1200万粉丝的网络大V嫖娼与聚众淫乱,是因为其父是一位中共高干、老红军、真正的“革命老前辈”,还因为他是一个长着中国人面孔的美国人,更因为他的所作所为形成了真实与虚假的两极大跳跃!当然,诸多原因之上又形成了令媒体追逐的一个原因,那就是围绕他的这一事件本身极具新闻性和戏剧性。

  薛蛮子的真名叫“薛必群”。其父薛子正给他起这个名字的含义好像是要表示“必须联系群众”、“必须不忘民众”之意。我在1978年见到薛必群时,他还是个24、5岁的小伙子。年轻、漂亮、唇红齿白,大眼睛滴熘熘地转,一口的“京片子”,说上几句话便笑,显得很阳光。那时的薛必群真称得上是一位地道的粉面小生。别说是我,即便是当时尚在的我的父母,听说眼前这年轻人是“薛大哥(中共老人都对薛子正以此相称)的孩子”,也对他表示格外喜欢。以致薛必群回国时,还专门去探看了我的二老。年轻人对喜欢他的人常怀温暖的记忆,也是真的。

  最初,薛必群找我的目的是他想要报考刚刚成立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研究生,其中要考的一门功课是“世界历史”。而这正是我的专业,所以他希望能帮帮忙指点指点。说实话,我当时对这位只上完小学就碰上“文革”的小弟弟打算报考研究生的前景并不看好,不敢恭维。然而,他的执着却最终打动了我。他第二次来找我时,竟然把世界历史上所有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的简介都按照年代顺序,足足誊写了三百多张卡片。他说,没办法,我只能靠这些卡片死记硬背了。薛必群还告诉我,他的英语单词也是靠背《英汉词典》学来的。背完一页就撕一页,直到撕光…不久,薛必群还真就考上了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的研究生。

  后来他去了美国,联系也就断了。但关于他的各种趣闻佚事仍时时从大洋彼岸传来:他在美有了新的外号——“薛皮球”;他学会了给美国佬做中餐套餐,一次可收400美元;他挣钱买了几幢大house,光配套的洗手间就有十几个。再以后,就是在电视屏幕上见到了接受采访的他,方知此人得了“直肠癌”。再再以后,就是这位“郎哥”这位“白胡子老头”这位“薛蛮子”和暗娼被捂在了一居民楼内的“新闻”。

  我不知道他今日之作为是对欲望的极度痴迷,还是对真情的极度厌倦呢?当年他在人生路上步履匆匆,仓促驰行;为什么刚进入60岁这人生的“早秋”时节,却要这样急火火地糟蹋自己宝贵的余生?薛必群在谈到大V的心理体验时说,每天早晨醒来写微博就如同“御批”、“有种做皇上(帝)的感觉”。听到这话我既感到吃惊又感到可笑。难道你的嫖宿也是要找到封建帝王“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感觉吗?我不知道薛必群究竟是在追求什么,还是在追补什么。求之道在于真;补之道,在于度。到60岁这个年龄还要如此不知疲惫地发疯般地追名逐欲,恐怕只会换得四个字---“为老不尊”!

  说实话,我觉得今天许多六十来岁的“老小孩”们也如同孩子睡觉前的折腾一样,正在经历着、显现着、表演着人生“谢幕”前的喧嚣。薛蛮子是一个,陈小鲁也是一个。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