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国防大学教授:谷俊山是丢尽军队脸的败类

金一南:军队存在腐败,这个问题不能回避,但如果因此说军队整个腐败了,那也是危言耸听。固然有谷俊山这样丢尽军队脸的败类,但更多的军人、整个军队的主流还是好的。我们周围有很多战友,都在尽心竭力地工作和奋斗。

\

  2009年10月1日,首都各界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大会在北京举行。图为海军陆战队方阵在做阅兵准备。

  原标题:国防大学金一南少将对本刊讲述中国军人的担当

  人物简介

  金一南,1952年出生,1972年入伍,现为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主要研究方向是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等,著有《苦难辉煌》《心胜》等。党的十七大代表,曾获国务院新闻办“中国国际新闻奖”、国防大学“刘伯承优秀科研成果奖”等。

  “毛泽东、蒋介石二人,心头皆有主义,手中皆有枪杆,历史选择他们代表各自的阶级和政党,用手中的枪杆和心中的主义,用对历史的感触和对未来的憧憬,在现代中国猛烈撞击,用一场又一场生死拼杀演出一幕又一幕威武雄壮的活剧来。”

  “彭德怀和林彪相较,说勇林不如彭,说谋彭不如林。彭德怀是一团火,一团从里烧到外、随时准备摧枯拉朽的烈火;林彪则是一潭水,一潭深不可测却含而不露的静水。‘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前半句可形容彭,后半句可形容林。”

  “自从人类被划分为阶级以后,阶级的核心就是政党。政党的核心是领袖。领袖的核心是什么呢?是意志,与思想。有的领袖提供意志,有的领袖提供思想。

  所以列宁说,需要一个领袖集团。

  但列宁本人,既提供意志,又提供思想。

  毛泽东也是如此。

  仅就此点来说,蒋也不敌。”

  很难想象,这些话出自一部党史,一部习近平总书记推荐给省部级官员阅读的《苦难辉煌》。这些话很大胆,对重要人物犀利点评,将矛盾双方拉到一起比较;行文却像聊天一样直白,像散文一样优美,像随笔一样自由,像演说一样热烈。人们早习惯了党史是一张严肃的面孔,到了《苦难辉煌》这儿,变得如此鲜活和生动。

  这还是党史吗?有人质疑过。但党的总书记在读它,省部级官员在读它,年轻人也在读它——得知记者要去采访此书作者、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一南少将,一名“80后”拿出自己的《苦难辉煌》,交给记者,索要金一南的签名,扉页上写着读后感:“一本每一字每一句都能触动‘萌点’的书,实在是可遇不可求,2009年8月4日。”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书磊评价是:作者怀有对中国革命史压抑不住的强烈的审美冲动,和强烈的英雄主义情怀。

  从2009年出版至今,《苦难辉煌》卖了近200万册,金一南还因此登上“中国作家富豪榜”。他直言想不到:“想不到能有这么多读者。想不到这么多高级领导干部,包括总书记会看。如果我当时知道今天的结果,也许手一哆嗦,就写不出来了。”

  “共产党人绝对不能追求自己首先富起来、家族首先富起来”

  金一南年过六旬,军装笔挺,身姿挺拔,一开口就像天生的演说家,语言极富感染力。眼镜后的一双笑眼,流露出学者的持重与可亲,正符合人们对儒将的想象。这天还没有开学,但他案头已堆满工作。全国人大常委会邀请他讲课,他为此写了6000多字的提纲。自从2009年7月24日走进中南海、给第十七届中央政治局讲课后,他一直是最受各部委、各省市自治区欢迎的主讲人。

  但金一南更愿意回顾那些平凡的日子。“动笔写《苦难辉煌》时,我是个团职干部。没有人给我这个任务,就是自己想写。我一直在想,最初只有50多人的一个党,凭什么短短28年就夺取全国政权?这本书是写给我自己、解我内心困惑的,‘我以我笔写我心’。”

  上世纪九十年代出书不难,出版社经常组织“剪刀+糨糊”式的写作班子。当时,有出版社找到金一南,希望他参加一部丛书的撰写,负责红军长征部分,拼够资料就行,不超过20万字,3个月交稿。当时金一南已经做了上百万字的党史、军史的笔记,但从没写过书,想借此练练笔,就应了下来。没想到一提笔就一发而不可收,长期积累的感受喷涌而出,“要求不超过20万字,可我已经写了10万字,红军在江西还没出发,这不是小学作文说的‘跑题了’嘛!”3个月期限将至,金一南拿着稿子老老实实跟出版社交底:“对不住,写跑题了,你们还是另外找人写吧。”没想到编辑看完稿子激动地说:“太好了!长征我们找别人写,你就照这个思路写下去!”

  今天被形容为鸿篇巨制的《苦难辉煌》,就这样歪打正着地偶然上路。

  走到这一步,金一南才下决心写一部自己心中的党史。他当过机械工人,参军后在部队长期从事技术工作,既非历史专业,也无文学建树,写党史的思路和别人大不一样。他构建了一个宏大的视野,引入共产党、国民党、苏俄与共产国际、日本昭和军阀集团4条主线,做了详细的年表。“年表里列出了每一天这四方力量分别在做什么,形成详尽的横向比较,光是这几个年表就有200多万字。”

  紧张写作期间,金一南犯痔疮,动了手术。出院后无法坐着写稿,夫人为金一南在地上铺上被褥,他就趴在地上对着“386”电脑写。“趴着写很难受,两三分钟脖子、手肘就酸痛难忍,可我就是停不下来。那时住房很小,经常是夫人在客厅看电视,我趴在电视柜旁边写书。”看着整天趴在地上敲键盘的丈夫,从来不爱照相的金夫人竟然鬼使神差,拿起相机,留下了金一南趴在地上写作《苦难辉煌》的珍贵照片。

  这种狂热的写作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别人说很苦,我一点不觉得。和笔下人物一起神游在那个狂飙突进的年代,无比快乐”。从1994年《苦难辉煌》最初动笔时,金一南是个团职干部,到2009年最终出版时,将近15年过去了,作为军职干部的他服役期也快届满。

  出版时又出现问题。“50多万字的书、没有一张插图、字还这么小、印得密密麻麻,还是写党史军史,现在能卖出去吗?”出版社找来业内“大佬”咨询。来人简单翻了翻,说了一句“这样的书,也就六七千册”。他的意见让大家面面相觑:“要不先印几千册吧?保本就行。”没想到几千册很快卖光,加印,加印,再加印,还得加印谁也没有想到这本不被看好的书就这样火了起来。不仅受到市场的好评,还获得高级干部的认可。有一次,金一南去国家发改委讲课,主持人是机关党委书记,他在介绍金一南时讲了个故事:“有位同志在机场读《苦难辉煌》,结果读得太入迷,把飞机误了,于是索性在机场休息室里看了7个小时,一口气看完。这个同志,就是敝人。”金一南在湖南、湖北、吉林、江苏等地讲课时,省里的党政领导不约而同地告诉他,习近平同志推荐他们读《苦难辉煌》。几位中央领导同志看完书后,专门约金一南谈这本书。一位领导同志说,他是在福建一个小地方的书店里发现这本书的,翻开前言,就被深深吸引。听到这些,金一南也很感慨:“我真没有想到,原本为回答自己内心问题而写的书,会受到这么多领导同志认可。”

  金一南认为,《苦难辉煌》能受到好评,最大原因是它对今天有借鉴意义。“一位哲学家讲过:如果对前景感到迷茫,不妨回头看看过去。今天我们就面临很多问题。回过头去看看,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完成其他政治力量无法完成的使命,就因为他最英勇、最顽强、最无私利、最能为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忘我奋斗。这是他‘登高一呼,云集者众’的力量来源和资本。虽然革命时期与建设时期对党的要求不同,但共产党有一点绝对不能变,就是中南海大门口那5个字——‘为人民服务’。这是我们永远不能改变的宗旨。共产党绝对不能变成为家族利益、集团利益服务的政党,不能变成‘先富起来’的人。”

  这正如国防大学刘亚洲政委对《苦难辉煌》的评价:看似写历史,实则写现在;看似问过去,实则问将来。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