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访谈王文: 家国情怀、舆论乱象与智库职责

《环球时报》在媒体圈的境遇,多少有点像中国在国际舆论圈的境况:两者的影响力都很大,发展前景也都不错,内部人员都很勤奋,出去以后大多是精英,但常常被骂,而且仔细推敲后,多数被骂的状况都比较冤。

  ●《环球时报》在媒体圈的境遇,多少有点像中国国际舆论圈的境况:两者的影响力都很大,发展前景也都不错,内部人员都很勤奋,出去以后大多是精英,但常常被骂,而且仔细推敲后,多数被骂的状况都比较冤。

  ●现在,许多批判者往往把属于宗教层面的个人情绪、属于时代层面的个人遭遇,嵌入到了制度的批判中去。

  ●两三千年了,自然科学的进步突飞猛进,人文社会科学的发展却相当缓慢。但事实却是,文人通常显得傲慢,科学家大多很谦逊。

  ●中国目前的症状是慢性病,这要求我们既不能将中国病视为感冒发烧那么简单,服一贴药就好了,也不能将中国现代病视为“癌症”,立即化疗,或者绝望放弃。中国要慢慢调养,要理疗。

  ●中国往前走实际上就像心电图,是曲折往前的。不能幻想前进的路变平坦,一旦平了,就意味死了。

  作为前资深媒体人,王文曾是中国传媒舆论旋涡中的人物,现在则在一家新兴智库扮演智囊角色。微博最兴盛的时候,在舆论围攻《环球时报》的每一次事件中,该报除了总编胡锡进会坚持辩论之外,王文每次也展现出有力的反驳姿态。《环球时报》以国际新闻为主,但前些年开始,由王文负责的评论版渐渐参与国内舆论场,观点独树一帜,持续引发争议:鲜明的爱国主义立场,被视为替政府辩护;倡导理性面对中国发展中的复杂问题,常被解读为反对民主。该报有近两百万的发行量,国内首屈一指。当时主管评论的编委王文,可以说是冉冉升起的中国时政舆论风云人物,媒体人前景很被看好。

  2013年初,王文却出人意料地辞职,参与组建新型智库“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以下简称“人大重阳”,网址:http://rdcy-sf.ruc.edu.cn),任执行副院长,引起了不少圈内人士的关注。有人认为,这是纸媒衰弱的又一次征兆;也有人认为,这折射了中国金融圈的魅力。那么,王文淡出媒体到底为了什么?他和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这一年又做了什么?完成巨大跨度的职业转型后,王文对中国现状又有哪些新看法?马年春节前夕,观察者网就此采访了王文。

  关于“资产”的故事

  观察者网:你从一个成功媒体人转型为一个金融智库运营者,我们就从这里谈起。金融是关于资产的故事。去年曾有媒体人称:在《环球时报》的工作经历注定是一份人生负资产,那么我们就从你的“人生负资产”谈起吧。

  王文:这话如果不算谣言,至少也应算是错误吧。做这种判断的,肯定不了解事情本身。曾在《环球时报》就职过的,出去大多做得不错,有的成为大学教授,有的成为公司老总,有的自办媒体。基本事实已表明,在报社就职的履历非但不是一个负资产,反而是一个正资产。大家离职后依然给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也给自己创造更大的价值,绝大多数都在发挥着正能量的作用。之所以有人愿意那样去误解,主要源于报社“高调做事,低调做人” 的机构文化。你会发现,《环球时报》发行量和影响力都很大,但其中记者与编辑都不爱出风头图虚名。这不是因为他们不优秀,而是整体上不好张扬个体,不爱自我标榜,而愿意扎扎实实做事,默默地贡献力量。

  其实,《环球时报》在媒体圈的境遇,多少有点像中国在国际舆论圈的境况:两者的影响力都很大,发展前景也都不错,内部人员都很勤奋,出去以后大多是精英,但常常被骂,而且仔细推敲后,多数被骂的状况都比较冤。不过,话说回来,比起中国被国际舆论骂,《环球时报》被一些同行批判,还是要少得多的。(笑)

  观察者网:你去重阳金融研究院之前有过别的打算吗,之前有没有企业找过你?为什么金融智库让你有兴趣?

  王文:我觉得偶然的成分更大吧。就是“缘分”。在报社八年,从记者、编辑做起,到第五年开始,就有不少机构甚至是猎头的邀请,但没有在意。2012年秋季,重阳投资董事长裘国根先生向母校人民大学捐款两亿人民币,双方采取创新的制度模式,在组建智库上达成共识。我个人有幸得到推荐,被委以重任。中国人民大学近年来不断创新,对新生事物的包容以及敢于改革的锐气有目共睹;重阳投资已经形成了圈内人所共知的一系列成熟金融投资理念;智库对国家崛起的重要性又在不断凸显,两者创办智库的共识,实际上是传统教育机构与社会新锐力量融合的产物,“人大重阳”天生就带着优良的基因,这样的机会相当难得。于是在多位前辈的支持下,我做了现在这样的尝试。

  观察者网:你刚去人大重阳的时候,那里已经有几个人了?

  王文:我属于最早的创业者吧。人民大学与重阳投资确定了大的框架,比如理事会、来自人大财金学院的智力支持等。至于细节与落实,诸如院址装修、运营团队、内部制度、研究课题、发展步骤、战略规划等等,都是从零起步。但一起步就发展迅猛。2013年5月,研究院建院4个月后召开第二次理事会,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主任柯伟林教授(William Kirby)专程从波士顿赶到北京开会,惊叹道:“人大重阳4个月做的,在哈佛可能需要几年才能做到。”

  观察者网:当时的想法是想做智库吗?还有别的方案,比如做金融培训机构之类?

  王文:当时的规划就是做智库。事实证明,人民大学与重阳投资的领导有先见之明。2013年1月研究院建立, 4月底习总书记做了关于构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重要批示。

  观察者网:有点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意思?

  王文:我在2013年4月16日《人民日报》上还发了一篇文章,叫做《知识欠发达,崛起无后劲》,意思是中国经济腾飞,但跟知识相关的话语、电影、书籍、智库等在内的产业都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中国要有一个长远的未来,需要知识崛起。

  • 责任编辑:方乐迪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