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人民币汇率市场化还远未实现

  大公网特约评论员 王芳

  编者按:李克强总理在《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推动重要领域改革取得新突破是今年的工作重点之一。在深化金融体制改革方面,要继续推进利率市场化,扩大金融机构利率自主定价权。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扩大汇率双向浮动区间,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

  汇率决定和汇率制度选择是开放经济体不可回避的重要问题,经过30多年改革开放的探索与实践,中国经济总量和对外开放程度发生了实质性变化,目前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进出口贸易第一大国。相应地,人民币汇率及其制度安排等问题也逐渐成为国际金融领域的研究热点。

  然而,现有研究大多侧重于讨论汇率决定和汇率变动影响等经典问题。此类研究只看重汇率的实际表现和实际影响,但总体而言汇率改革目标及其实现程度等问题并非研究的重点。也有不少人从规范层面讨论中国的汇率制度选择问题。但这种类似“最优汇率安排”的个人观点毫无疑问地存在严重分歧,无论是学派间的理论争鸣还是现实中的政策抉择都始终难以达成共识。

  本文尝试对人民币汇率改革本身进行评价,不妨直接比较实际改革效果与其既定目标是否相符合,这种判断方法虽然简单,但却不失客观性和准确性,因而也是有效的。

  改革方案“先天不足”

  “市场供求为基础的管理浮动汇率制度”这一官方表述开始于1994年汇率并轨改革,但是在实际操作中,汇率市场化这一既定的阶段性目标往往不得不让位于短期政策利益,以至于汇率改革方案在设计上就“先天不足”。主要表现在:

  1)对人民币升值预期和外汇储备激增准备不足。截至2012年年底,我国外汇储备余额达到3.3万亿美元。过度庞大的外汇储备规模造成人民币升值压力,使得外部均衡目标难于实现,同时对应着巨额基础货币投放,使中央银行货币冲销的难度加大,内部均衡目标的实现也更加困难。

  2)汇率形成的市场基础不完善。表面上,并轨后的人民币汇率制度确立了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汇率形成机制。但是这个市场的参与主体主要是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企业部门在很长时间里被排除在外汇批发市场之外。在强制结售汇安排下,企业部门不仅只能在零售市场上与银行进行外汇交易,而且还是被迫地与商业银行结售汇。从这一点上说,所谓的“市场汇率”几乎不能反映企业部门对于外汇供求的真实意愿。与此同时,中央银行被赋予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的责任,所以频繁进入银行间外汇市场参与交易,对于汇率形成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这样一来,汇率形成中几乎也很难看到商业银行的作用了。因此,银行间外汇市场所形成的人民币汇率并非一个能够使市场出清的价格。

  3)中央银行承担过多汇率责任。管理浮动是一种常见的汇率制度选择,特点是由市场决定正常汇率变动,借助政府的不时干预来消除汇率过度波动。现实情况是,既然中央银行对汇率管的那么多,汇率的趋势、汇率的波动性等等都变成了中央银行的职责所在。慢慢地,整个社会都习惯了去评价中央银行的汇率管理“好”与“不好”。所以中央银行汇率管理的压力越来越大,在汇率制度改革等重大相关决策上越来越趋向保守。今天看来,中国人民银行在对外宏观经济政策选择上的谨小慎微不仅可能贻误了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的有利时机,而且对汇率管理的“沉迷”也不利于汇率市场化目标的实现。

  与此同时,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也存在局限性。2005年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被视为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的重新启动。从汇率市场化目标来看,这次改革并未能够从根本上纠正1994年汇率并轨方案设计上的固有缺陷。主要表现在如下几方面:1)银行间外汇交易市场汇率形成的市场化程度有限;2)参考一篮子货币调节有“汇率黑箱”之嫌;3)仍然无法化解市场做多人民币的巨大能量。

  IMF:人民币从未进入过“管理浮动”

  现行人民币汇率制度的基本框架和市场化改革目标于1994年正式确立,人民币汇率被官方描述为,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管理浮动汇率制度。

  然而,根据IMF事实汇率分类方法,人民币汇率制度从未进入过管理浮动的行列。汇率的实际表现仍然留有政府干预的痕迹。通过与香港市场离岸人民币汇率的对比分析,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境内人民币即期汇率中间价与收盘价的分离以及二者在市场化程度上的差异。这既反映了中央银行在外汇市场上数量干预与价格干预并进的汇率管理实际情况,也充分说明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改革目标还远未实现。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应当客观评价人民币汇率改革成效,必须正视改革进程中出现的“倒退”现象。比如,亚洲金融危机中盯住美元的汇率安排本是权宜之计,但却持续存在多年,甚至在内外均衡形势发生重大调整的关键时期汇率改革反而缺位,使得汇率并轨改革所收获的制度红利几乎被完全耗尽。

  此外,更要找准问题,对症下药。必须看到,尽管近年来外汇管理体制和汇率形成机制方面都有不同程度的改进,但汇率形成的市场基础薄弱、中央银行承担过多汇率责任等问题始终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彻底扭转外汇交易主体单一性,以及逐步淡化中央银行的汇率责任,是汇率市场化改革急需解决的关键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仍将是一个极富挑战性的艰巨任务。(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 

  • 责任编辑:方乐迪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