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任志强:朱镕基啃了很多难啃的骨头 那时比现在难多了

任志强1951年出生在一个高干家庭,他的父亲任泉生解放后担任过商业部副部长。任志强从不否认自己“红二代”的家庭出身,但也直言自己不是所谓的“高干子弟”。

\

任志强(资料图)

  任志强的率直火辣早有耳闻,但百闻不如一见。我坐在他跟前,直视他,希望用调侃来打破他的无视,“在我来之前,我的媒体小伙伴们说,估计您十分钟就得把我轰出来。”随即得到的任式回答是:“那不至于,30分钟吧。”其实最后聊了一小时。

  我去见任志强的那天恰逢他生日前一天,“大炮”的生日十分了得,与中国广大妇女同胞同乐的一天。他的办公室堆满了整束整束的鲜花,还有各种礼品,这一现实让我相信“大炮”的人缘其实挺好。

  事实亦如此。去年9月,任志强回忆录——《野心优雅》出摊,他的好朋友们悉数登场为其撰文: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北京西城区前区长衣锡群,搜狐公司副总裁刘春,当然还少不得仿佛连体婴般“潘任美”组合之SOHO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石屹。

  这里要插播一段子。我的同事前不久见到任志强,提及“您的好伙伴潘石屹……”不想被任志强打断,来了句:“他不是我好伙伴。”这次我得以当面问他缘由,“伙伴是有共同利益关系的,是指生意上的合作者,兄弟才是朋友”,“那潘石屹是你好兄弟吗”,“可以说是好朋友”。

  而在网络上,任志强的超高人气快赶上娱乐圈人士了,至少在地产界,任志强的人气绝对数一数二,以至于孤陋寡闻的我在前两年一度以为任志强不是万科就是恒大的老总,最后依靠度娘才知道华远最初只是北京西城区的一家国企。但这并不妨碍任志强成为微博上最有人格魅力的地产商。

  任志强1951年出生在一个高干家庭,他的父亲任泉生解放后担任过商业部副部长。任志强从不否认自己“红二代”的家庭出身,但也直言自己不是所谓的“高干子弟”。也是。1985年任志强曾被以“贪污罪”关进看守所,被关了14个月。因为任志强给自己和员工发了一大笔奖金,虽有上级批准,但在领取奖金的单据上只有签名,没有数额。此事存在较大争议,任志强拒绝认罪,1986年无罪释放。多年后他对此事的评价是“妈妈也有打错孩子的时候”。

  有人说,微博时代造就了任志强,他的直白和真实在网络世界各种虚幻泡沫被戳破之后犹如处子般可贵。我们既然已经知道任志强对房价只会说“就是涨就要涨”,不妨这次来听听他怎么谈改革。

  记住,任志强是双鱼座,有着天性中的悲观与浪漫。

  访谈全文:

  【纸牌屋】您怎么看这次成立深改小组?

  【任志强】很可能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如果不成立深改小组,不能有效地集中权力(没有一个统一的权威),各个部门、单位的利益将很难协调,各项改革也就很难落实。十八大之后,党的领导地位突出。现在的深改小组,我们只能说他们已经看到了在现有的制度条件或者框架下已经无法完成改革的过程,他们希望有超越部门利益的指挥系统,或称之为顶层设计的一个指挥系统。习近平在讲话中说一分布置,九分落实”,这个深改小组起到的作用是布置。换句话说:谁落实不了,就找谁说事。

  【纸牌屋】是否可以认为我们这一次的全面深化改革已经开始了?

  【任志强】三中全会是党的工作体系,习近平向来强调依法办事,所以不管党的工作上如何布置,最终都要转换成行政、法律,转换成执行体系,而党的工作体系不是执行体系,所以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这个改革正式开始布置。很多人误解,以为三中全会提的那300多项改革都是在今年内要完成的,其实不是,三中全会说得很明白——2020年完成各项工作。比如我们看到楼继伟最近表态说“房产税要尽快参与立法”,他并没有说具体是今年或是明年完成。

  【纸牌屋】但是有明确的时间表,现在是倒计时。

  【任志强】没有时间表,其中一些改革也只是研究层面,到2020年只是研究就行,不一定非要有个什么结果。有些不是这一届十八大完成的,可能会搁到十九大。其实这也很正常,比如美国宪法那十四个修正案大概用了150年时间。一个好的制度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形成的。再比如,我们现在看美国大片里有这么一句话:犯人被抓后,警察会说“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说的每一句话都会做为呈堂供词”,这句话成为法律用语不是一次性出来的,其中间隔了十几年。当然,我们国家因为基础不好,所以在改革过程中遇到的矛盾可能会比美国更多一些,比如美国最初形成的宪法是各方坐在桌子上相互妥协谈出来的。

  【纸牌屋】平地起高楼,更容易?

  【任志强】比如当年取消人民公社,就很简单,因为人民公社不是依法成立的,它是根据党的工作六十条成立的,它没有经过人大立法,所以发一个红头文件就能取消。类似情况还有很多,所以我们的法律通常是出了一件什么事才建立一个法律,逐步慢慢形成的法律系统,它是一个滞后、被动于改革的法律体系。比如,我们最早没有资本市场,关于资产的一些法律的完善本身就是一个渐进的改革过程,从非流通股,到限期流通股,到最后变成流通股,这其中有很长一个周期。


相关阅读

任志强:我才不管你爱听不爱听 房价就是要涨

任志强自传忆往事:王岐山曾是其初二辅导员

任志强发微博宣布戒烟 网友称会打乱身体平衡

茅于轼评任志强:学者型企业家 言辞犀利讲真话

任志强:我创业不靠拼爹 从未动用过家里的关系

任志强新书因“太得罪人”等被出版方删去十几万字

任志强:我们的毛病就是官员坐在中间 坐在前头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