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外媒:中国大力反腐和简政放权 “公务员热”降温

自实行公开招考公务员制度10多年来,公务员考试一直受到社会热捧,其录取率之低丝毫不亚于高考。同时,由各地自行出题和评分的公务员考试往往含有“拼爹”、“拼钱”等潜规则,普通百姓子弟要拿下一个较好的岗位,比考上重点大学还难。

\

  大公网讯 新加坡《联合早报》27日发表署名文章,作者于泽远。文章称,被称为“中国第一大考”的公务员招录考试出现降温,这是一个好现象。“公务员热”降温或许是官方大力反腐和简政放权带来的积极效应。文章摘编如下:

  被称为“中国第一大考”的公务员招录考试出现降温,北京、上海、广东、浙江等地今年报考公务员的人数明显低于往年,这是一个好现象。

  自实行公开招考公务员制度10多年来,公务员考试一直受到社会热捧,其录取率之低丝毫不亚于高考。同时,由各地自行出题和评分的公务员考试往往含有“拼爹”、“拼钱”等潜规则,普通百姓子弟要拿下一个较好的岗位,比考上重点大学还难。

  作为一种职业选择,“人人争当公务员”本身并无对错之分。尽管公务员考试仍有许多不公之处,但在公务员实行“逢进必考”之前,从中央部委到县乡公务员的招收更要“拼关系拼钱”。公开招考至少给了贫家子弟进入公务员队伍一个竞争的机会。在每年数百万高校毕业生需要就业的残酷竞争下,公务员稳定的收入、优越的医疗和养老保障,自然有较强的吸引力。

  但从正常的工资福利上看,公务员并不处于社会的高端。尤其在机会较多的大城市和沿海经济较发达地区,普通公务员要靠工资,未必能过上比其他行业更体面的生活。过去10年,由于担心社会反弹,官方并没有按照公务员法给公务员涨工资。全国政协委员孟学农为此还在今年“两会(全国人大和政协年会)”炮轰上届国务院主要领导没有“依法办事”,引起一些公务员的共鸣。

  为何公务员收入不算高人们还趋之若鹜?首先是因为公务员享有稳定的工资、福利以及较好的社会地位和工作环境。虽然官方也试图建立公务员优胜劣汰的退出机制,但与其他职业相比,公务员的职业风险很低,不仅生老病死都有保障,基本也没有失业的担忧。在社会保障过度向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倾斜,非公经济和个人创业风险很大的现实中,以及在长期小农经济和计划经济所养成的“吃皇粮保险”的社会心理影响下,很多人仍觉得考上公务员、进入事业单位或国企才有真正的安全感,否则都是在“漂”。这种现象在经济比较落后的中西部地区尤为严重。

  同时,公务员可能获得超出其在社会的正常地位和正常利益,也是导致“公务员热”的一个重要原因。在官本位思想依然浓厚的今天,掌握一定权力的公务员不仅可能享受这样那样的特权,还能把权力转化为个人收益。这种收益往往高于公务员的正常收入,并且是权力越大,特权和收益越大。尽管腐败和特权是社会鞭笞的对象,但作为个体,大多数人未必会拒绝腐败和特权带来的“好处”。

  由于种种历史和现实原因,中国的“公务员热”并不奇怪,但如果象前几年公务员热到“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程度,就不是一件好事了。例如,许多名牌大学的理工科博士、硕士也去竞争一个与专业没有什么关系的公务员岗位,不仅是一种人才浪费,也说明他们靠专业难以实现自身的价值,证明科技等行业对人才的吸引力严重不足。

  “公务员热”背后有复杂的历史和现实原因,但主要还是中国缺乏真正的市场经济和法治环境。在中国高层着力推进的全面改革中,减少政府部门的审批权、让公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是建立市场经济和法治环境的重点,也是难点。过去30多年的改革经验显示,每当改革要触动公务员或国企的利益时,往往都是无果而终。从这个角度上看,改革最大的阻力常常来自公务员、军队以及事业单位人员等享有特权的阶层。

  “公务员热”降温或许是官方大力反腐和简政放权带来的积极效应。但要让公务员真正成为一项不让人“想入非非”的正常职业,不是几项改革措施或一年两年就能做到的。中国改革说到底是要铲除产生特权的土壤,建立保障社会公平正义的制度。公务员等特权阶层能在多大程度上回归其在社会中的正常位置,是衡量改革到底有多大成效的一个标准。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