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李零:我不能以我的感受作为评价革命标准

李零:奥威尔是左派,但他又对苏联特别不满,他摇摆在他认为的两种“恶势力”之间,最后还是倒向英国。理由是,他的祖国毕竟有民主制度,有言论自由。知识分子特别害怕言论自由没有了,不让说话了。这种病我也有。

  80年代的精英们,经历过90年代,很多人发生了巨变。

  李零:人就是个变形虫。我那时候基本是个看客。我本来就不喜欢政治,特想离政治远点儿。“文革”爆发时,我自己给自己破四旧,觉得很惭愧,国家都这么乱了,你还有心玩这些。80年代,我以为可以不谈政治了,所以潜心读书,希望做纯学术。

  《我们的经典》目前您选了四种,《论语》、《老子》、《孙子》、《周易》,假设这个选目能扩大,您觉得还有什么书可以加入呢?

  李零:我不打算扩大了。这学期,我在讲地理文献。现在是读《尚书·禹贡》。将来写出来,会纳入《我们的中国》。

  人,年纪大了,力不从心。其实我最大的愿望是读书,多读别人的东西。我现在得算算时间,看看自己到底还能干多少事儿,排个先来后到。

  (记者 尚晓岚 刘净植)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