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对话安德森:有一天民族也会变得不重要

民族主义的崛起本身就比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的积累要迅速很多,使用起来很方便,但现在不一样了,基督教、神学像是一些老古董,民族归属,也许它不会太重要的一天也很快会到来。

  移民就是一笔投机生意

  【纸牌屋】中国人有个“炎黄子孙”的说法,意思是我们是古代两个伟大国王,或者说族长吧,炎帝和黄帝的后代。可是据传说,炎帝和黄帝当初打了一架,打得很凶,炎帝打败了,最后双方和解。这跟希腊人的祖先雅典人和斯巴达人的事情也很像。是不是可以因此说,一个民族的起源传说其实并没那么确定无疑,也没那么光荣神圣?

  【安德森】在家长制的古代,权力总是所有强人都觊觎的,雅典人和斯巴达人的战争持续了那么多年。要是那些国王聪明点,知道可以互相从对方那里得到让自己生存壮大的奥援,事情就好办了,可是国王们基本上都是不太聪明的。

  你在想民族的起源,我在想,为啥不说说四万年前的北京人?也许中国人也是从非洲出来的?起初是黑肤,后来成了黄肤。想想看,你是炎黄的后代,更是北京人的后代,想得更远一些不是坏事。再看看朝鲜人和日本人,和中国人面貌如此相似,可是分立为不同的民族。你说中国人的起源可能是很不确定的,祖先之间都有过战争,那么是不是还应该推想,中国人和其他民族反而可能是更加同源的呢?

  【纸牌屋】现在很多中国人都移民了,可不可以说,这些人对自己的民族属性的感觉并不强烈?

  【安德森】移往澳大利亚、新西兰这些地方的人都不是想继续过生存竞争的日子,他们无非是想给孩子们找个生活的地方罢了。现实的需要会让人放弃很多理念上的东西。就说新加坡,这几年它的人口也一直在流失中,也许他们对李光耀家族也有看法了吧,要不就是他们觉得城市生活太乏味、太乏味了,除了去饭店吃饭、看看电影之外没别的可干,他们想去找个空间更大的地方安家。个人的选择嘛。

  美国、加拿大这些地方,尤其是加拿大,公民资格是假的,虚伪的,中国有钱人拿一个身份,不过是把钱放到一个更加安全点的地方,让子女享受更便宜的教育,吃点安全的水和食物,他们根本不会去做个公民,他们的身份跟那个国家的政治理念一点关系都没有,移民就是一笔投机生意,转移财富,节省生活成本,等等。民 族 属 性是一个事实,在不能给他们带来什么的情况下,他们没必要对此有强烈的感觉。

  【纸牌屋】不过,也许十年二十年以后,中国人里会有相当一部分成为全球主义者?

  【安德森】我一向很不屑这种说法。我想中国人应该拿出点过去的勇气来,做一些和美国不一样的事。没有什么全球化可言,那不过就是美国化嘛。每个国家的历史都是荒诞的,好在我们不只是有一个国家,不只听到一种声音,它的邻国可以说点关于它的完全不同的故事。

  【纸牌屋】您是位左派?还是中左派?您信教吗?

  【安德森】我不是左派,我内心深处是个无政府主义者。我不喜欢任何一个政府。我也不知道什么前景是更好的。我16岁前信教,16岁后,宗教就离我老远老远了。

  【纸牌屋】我有时觉得民族归属这个东西有点像《旧约》里的故事,本质上是建构出来,但在长期被传播、被使用的过程中有了某种功能,于是人们都信了它,且继续使用它,觉得那是一种先天存在的事实似的。

  【安德森】可以这么说吧。时间在加速,以前需要几百年才能做到的事,现在有个十年就行了。真正信仰上帝的人越来越少。谁知道呢?民族主义的崛起本身就比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的积累要迅速很多,使用起来很方便,但现在不一样了,基督教、神学像是一些老古董,民族归属,也许它不会太重要的一天也很快会到来。

  (本文来源:微信账号“纸牌屋”)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