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对当前社会七大错误思潮的评析及批判

当前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是复杂的,尤其是思想理论领域斗争的尖锐性、复杂性,前所未有。一些错误的社会思潮暗流涌动,此起彼伏,竞相发声。正确认识当前的各种社会思潮, 是关系中国前途和命运的大问题。

  不能美化和神话公民社会

  记者:近些年,一些NGO、民间慈善机构日趋活跃,在一定程度上扩大在公共事务上的公民参与度。十八大报告中也提到鼓励合法有序发展社会组织。发展社会组织是否和建立公民社会是同样的社会建设愿景? 公民社会真的那么美好吗?

  丁晋清:公民社会作为一个学术词语由来已久,在古希腊时已经存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波兰团结工会与政府的反抗与斗争对现代公民社会的兴起起了重要作用,发达国家对公民社会的关心也从此日益高涨,使公民社会理论逐渐成为西方学术领域的一个热门话题。上世纪90年代起,公民社会理论在我国理论界开始流行。但公民社会理论光怪陆离,我们必须澄清其中的模糊观念和误解。

  第一,不能把发展社会组织等同于建立公民社会。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断完善,我国涌现出大量的社会组织,社会组织在我国经济社会生活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十八大鼓励合法有序发展社会组织,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推进社会组织明确权责、依法自治、发挥作用”,“适合由社会组织提供的公共服务和解决的事项,交由社会组织承担”,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社会组织建设与发展的高度重视。而公民社会一般是指相对独立于国家与政府之外的民间力量。因此,不能把发展社会组织等同于建设公民社会,相反要切实规范社会组织管理,使社会组织成为各级党委、政府联系人民群众的桥梁和纽带。

  第二,不能美化和神话公民社会。有人把公民社会想象成净土、天堂,当然不排除有这样的公民社会组织。但在国外,并不是所有的公民社会组织都是这样纯洁、美好,也有假、恶、丑的一面。特别是一些劣质公民社会组织甚至和黑恶势力狼狈为奸、鱼肉人民,干绑架政府和民意的勾当。

  第三,不能容忍在基层党组织之外建立新的政治势力。西方公民社会理论认为,政府与民间组织的关系只能是一种对立关系,鼓励民间与政府的对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扶植了一大批亲西方的非政府组织,来对付与西方走不同道路的国家,在鼓动“颜色革命”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如果我国对公民社会理论和实践不闻不问,任凭一些人冲破法律底线搞各种各样的所谓公民行动、维权行动,就会把基层党组织和管理机构排除在基层群众自治之外,甚至对立起来,容易带来社会分裂和冲突。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