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中国智库:跟着西方民主模式走路只会越走越窄

一部大热的美剧《纸牌屋》让世人窥见了美式民主光鲜外表背后的尔虞我诈、乌烟瘴气。在西方国家内部,民主常常与债台高筑、运作失灵等联系在一起;在非西方地区,照搬西方民主模式带来的是动乱和冲突。

  一部大热的美剧《纸牌屋》让世人窥见了美式民主光鲜外表背后的尔虞我诈、乌烟瘴气。在现实世界中,人们对西方民主的失望情绪也日益加深。在西方国家内部,民主常常与债台高筑、运作失灵等联系在一起;在非西方地区,照搬西方民主模式带来的是动乱和冲突。

  西方民主模式在当今世界何以遭遇困境?就相关问题,记者于3月28日专访了复旦大学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主任、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中国学研究所所长张维为。

  西方民主模式有三大“基因缺陷”

  《中国社会科学报》:从全世界范围来看,西方民主模式推行的情况如何?

  张维为:冷战时代结束后的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以胜利者的姿态,以宗教传教士的热情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动西方民主模式,掀起了所谓的第三次“民主化”浪潮。但20多年过去了,第三次“民主化”的成绩单几乎乏善可陈,倒是坚决拒绝西方政治模式的中国,以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规模迅速崛起。

  我多次讲过一个观点:一个非西方国家,如果采用了今天的西方民主模式,基本上只有两种结局:一种是从希望到失望,如菲律宾、泰国、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等;另一种是从希望到绝望,如海地、伊拉克、阿富汗、刚果民主共和国等。

  由于多数西方国家仍然享有早先积累的财富和国际秩序中的一些特权,如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这些国家目前还没有陷入从希望到绝望的境地,但越来越多的西方民众对自己国家的现状表示失望。根据美国皮尤中心所做的民调显示,美国民众在2009年和2012年对自己国家现状满意程度分别为30%和29%;英国为30%和30%;法国为32%和29%;意大利为25%和11%。

  如果西方国家还是拒绝改革,西方整体走衰的趋势估计还会加速,甚至不能排除一些西方国家滑入“第三世界”的可能,像希腊这样的国家似乎正在整体滑向“第三世界”。

  《中国社会科学报》:对西方民主模式最大的冲击恰恰来自民主的心脏地带。美国似乎已经成了政治僵局的代名词,痴迷党派之争、金钱选举,原本被视为民主范例的体制最近几年却变得过时而无用。您认为,西方民主模式出问题的根源是什么?

  张维为:西方民主模式的最大问题是它的三个基本假设出了问题。这三个假设可以概括为:人是理性的;权利是绝对的;程序是万能的。这三个假设现在看来更像是西方民主模式的三个“基因缺陷”。

  “人是理性的”,也就是所谓人可以通过自己理性的思考,投下自己庄严的一票。但我们看到的事实是:人可以是理性的,也可以是非理性的。随着新兴媒体的崛起,在民粹主义煽动下,人的非理性的一面往往更容易占上风。

  “权利是绝对的”,就是权利与义务本来应该是平衡的,这也是中国人一贯的观点,但在西方模式中,权利绝对化已成为主流。美国两党把自己的权利放在美国整个国家的利益之上,互相否决,连认为西方民主模式是历史终结的福山都看不下去,称之为“否决政治”。美国学者玛丽·安·格伦顿在其《权利话语——穷途末路的政治言辞》一书中哀叹:美国是全世界权利种类最为繁多、权利信仰最为坚定的国家,结果导致了各种权利的绝对化、个人主义至上,以及社会责任的缺乏。

  “程序是万能的”则导致了西方民主制度的游戏化:民主已经被简化为竞选程序,竞选程序又被简化为政治营销,政治营销又被等同于拼资源、拼谋略、拼演艺表演。在国际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今世界,西方所谓“只要程序正确,谁上台都无所谓”的“游戏民主”似乎越来越玩不转。没有人才观念的公司要破产,没有人才观念的军队打不了仗,没有人才观念的政治制度将走衰,这是中国人笃信不疑的理念。

  坦率地说,今天多数国家实行的西方民主模式,很像一个被宠坏的孩子,如果他有祖上遗留下来的家产,如西方许多国家那样,他自然还可以继续挥霍和“游戏”,但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今世界,这种情况恐将越来越难以为继,而对于那些祖上没有留下家产的发展中国家,一旦成了被宠坏的孩子,则无药可救。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