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盘点李克强夫人程虹译著

程虹教授的译著《美国自然文学经典译丛》,去年出版以来在北京持续热销。该丛书包括《醒来的森林》、《低吟的荒野》、《遥远的房屋》、《心灵的慰藉》,这几本书都是美国文学史上大名鼎鼎的自然文学家的成名之作,是世界文学宝库中的经典珍品。


程虹译著

  编者按:据媒体报道,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夫人程虹教授的译著《美国自然文学经典译丛》,去年出版以来在北京持续热销。该丛书包括《醒来的森林》、《低吟的荒野》、《遥远的房屋》、《心灵的慰藉》,这几本书都是美国文学史上大名鼎鼎的自然文学家的成名之作,是世界文学宝库中的经典珍品。下面,小编特为您逐一介绍这四部译著及其作者。

  《美国自然文学经典译丛》 再现经典的优美文字

  《美国自然文学经典译丛》由我国英美自然文学专家程虹教授主编和翻译。该丛书包括《醒来的森林》、《低吟的荒野》、《遥远的房屋》、《心灵的慰藉》,这几本书以优美的文学语言揭示了大自然的美丽、神秘和气象万千,展现了人回归自然后所获得的心灵自由与内在宁静,反思了人与自然、人类精神与自然这些古老但被现代人渐渐忘却的问题。这四部书被公认为是美国自然文学的经典之作,也是四位作家的代表作,在美国自然文学中颇有影响,并被收入美国的权威性文选及高校文学教材之中,如《诺顿自然文学文选》(The Norton Books of Nature Writing)等。

  自然文学名著与一般的小说、回忆录之类问题不同,这些著作不以曲折的故事、动人的情节或生动的对话吸引读者,而是靠优美的文字、深情的叙述和诗意的想象来表达思想和感情,而且还含有大量地理学、生物学等方面的专业术语,因此对翻译者的英文理解和中文表达有着很高的要求,而这几本书的中译堪称信、达、雅。

  这四部作品充分体现出自然文学最重要的特征:地域感(the sense of place)。《醒来的森林》是作者约翰·巴勒斯以美国东部卡茨基尔山及哈德逊河畔观察鸟类的生活经历写就的散文集,作者让我们领略了鸟之王国的风采以及林地生活的诗情画意;《遥远的房屋》的作者亨利·贝斯顿则以他在美国东部科德角的大海滩上一年的生活经历,向我们讲述大海、海滩、沙丘及海鸟的故事;《心灵的慰藉》的作者特丽·T·威廉斯以独特的经历和写作风格记述了自己如何陪同身患绝症的母亲在美国西部的大盐湖畔,从大自然中寻求心灵的慰藉。《低吟的荒野》分春、夏、秋、冬四季描述了美国北部的奎蒂科-苏必利尔荒原,笔触优雅、沉静、细腻,表现出一种对自然和荒野的全身心的爱,把荒野的宁静和美丽刻画得栩栩如生。林地、海滩、荒野及盐湖,人类内心的情感世界与色彩斑斓的自然风景融为一体,使这四部自然文学的经典之作完美地组合在一起,相辅相成。

  收入此译丛的四位作家都是美国自然文学中的代表人物,从19世纪70年代到20世纪末,跨度很大。约翰·巴勒斯被推崇为“鸟之王国”中的约翰;亨利·贝斯顿以“散文诗般的语言”的语言魅力而响誉美国文坛;特丽·T·威廉斯将自然的悲剧与人类的悲剧糅合在一起,从女性的角度展现出一种博大的生态视野;西格德·F·奥尔森曾获得美国自然文学的最高奖项——约翰·巴勒斯奖章,还是唯一获得四项美国最具影响力的民间自然资源保护组织奖项的作者。将上述美国自然文学作家的经典之作以译丛形式系列介绍给中国读者,不仅会给人们带来一种美的享受,而且也是自然文学的全面展示。

  四部作品由研究美国自然文学的学者程虹教授一人翻译。译者从事美国自然文学领域的研究已逾十年。在出版了专著《寻归荒野》(三联书店2000年,2011年修订版)之后,她把精力转向译介美国自然文学经典作品,从2002年到2011年,她以两三年磨一本的慢工,翻译了这四部作品,辑成“美国自然文学经典译丛”。四本书的翻译,译文细致考究,文笔优美。(摘自《美国自然文学经典译丛序》)

  《醒来的森林》:在春天,所有的鸟都是歌手

  《醒来的森林》的作者约翰·巴勒斯(1837-1921)一生大部分时间在乡村度过,他写的25部书大都与自然有关。这本书当年曾创下150万销量的奇迹,时至今日,依然是最受读者欢迎的自然文学作品。

  有人说《醒来的森林》是一本关于鸟的书。确实,打开这本书,好像走进了一个百鸟王国。在巴勒斯的笔下,那些在蓝天中飞翔,在树林中啼叫的小鸟们,有了感情,有了灵魂,那些小鸟是大自然的精灵,是天地间最出色的歌手。“灰冠山雀清脆甜蜜的哨子;五十雀柔和、略带鼻音的笛鸣;蓝雀多情而轻快的颤音;草地雀悠长洪亮的鸣声;鹌鹑的口哨、松鸡的鼓点、燕子的叽叽喳喳与喋喋不休等等”,都是世间最甜美的音乐,甚至猫头鹰,这个在浪漫主义文学那里象征着恶运的不祥之鸟,巴勒斯都相信它“有着一种让黑夜充满了音乐的愿望”。因为,在春天,“所有的鸟起初就是或者终将成为歌手”。他记下它们的千姿百态,感叹它们的悲欢离合。他的叙述,如此生动,如此诗情画意,如此充满大自然的勃勃生机,他向我们展现了一种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美妙境界。

  程虹谈翻译《醒来的森林》初衷:唤醒对自然的热爱

  在我所喜爱的美国自然文学中,有两位著名的“约翰”:约翰·巴勒斯(John Burroughsl837-1921)与约翰·缪尔(John Muir1838-1914)。他们二人并驾齐驱,通常被认为是19世纪及20世纪之交最杰出的自然文学作家。然而,两个约翰的笔下又有着不同的写作特色与地域风情。以美国东部的卡茨基尔山为写作背景的巴勒斯被称作“鸟之王国中的约翰”,以西部的优胜美地山为写作背景的缪尔则是“山之王国中的约翰”。缪尔笔下的“山之王国”,气势磅礴,雄伟浑厚;巴勒斯笔下的“鸟之王国”,鸟语花香,清新宜人。

  【作者简介】

  约翰·巴勒斯(John Burroughs,1837年4月3日-1921年3月29日),美国博物学家、散文家,美国环保运动中的重要人物,被誉为“美国自然主义文学之父”、“美国乡村的圣人”、“鸟类王国的代言人”,他不仅确立了自然文学的写作标准,同时也向人们昭示了一种贴近自然、善待自然的生活方式。国会图书馆美国记忆项目中的传记作家,将约翰·巴勒斯视作继梭罗之后,美国文学的自然散文领域中,最重要的实践者。1871年,巴勒斯的《醒来的森林》(Wake-Robin)问世,此后相继出版了许多著作,获得了极大的声誉。

  【生平经历】

  1873年,他在哈德逊河西岸购置了一个9英亩的果园农场,并在那里亲手设计和修建了一幢石屋——“河畔小屋”。1875年,他又在距“河畔小屋”两英里处的山间盖了一所简易的房子——“山间石屋”。巴勒斯的后48年几乎都是在这两处乡间小屋中度过的,在那里,他过着农夫与作家的双重生活,用锄头和笔在土地和白纸上书写着他的心愿。

  《低吟的荒野》:寻找内心深处的宁静

  《低吟的荒野》的作者西格德·F·奥尔森(1899-1968年)一生出版了9本书,主要描写美国北部与加拿大交界的那片荒原。他大部分时间住在荒野附近的小城伊利,与荒野结下了终生不解之缘。他热爱荒野,以叙述荒野生活为志业,虽屡次投稿屡遭退稿,却坚持不懈写了二十几年,直到57岁那年,《低吟的荒野》问世,一举登上了畅销书榜。

  奥尔森在荒野中盖了一间小屋,他远离尘嚣,离群索居,过着一种最简单最朴素的生活,就像美国自然文学先驱梭罗那样,“把生活压缩到一个角隅里去,把它缩小到最简朴的条件中”。他在书里描写了春、夏、秋、冬荒野的景色,花的绽放,鸟的歌唱,鳟鱼的流动,露珠的闪光,还有大自然的气息,“一股香郁浓厚、永世难忘的甜味扑面而来熟烂的香杨梅那甘美的味道”,这些元素构成了最令人神往的荒野景观。瑞士思想家阿米尔说过,一片自然风景是一个心灵的境界。这片荒野,就是奥尔森心灵的投射,他和荒野同呼吸,共欢乐。清晨,他总是早早起身,为的是“闻五月花,要赶在太阳偷走了它的精华、风吹走了它的芬芳之前”;夜晚,在皎洁的月光下,他驾着独木舟,穿过迷宫般的岛屿,为的是“呼吸香脂冷杉和云杉的气味,感受水花和沼泽地的湿气”;或者,在秋天落叶松的香气和如烟的黄色中看“那黑点般的长长的雁群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在雪花飞舞的冬夜,睡在飘着松香味的小床上,凝神静听着荒野的声音,那是来自久远过去的回声,那是被繁忙的现代人已经渐渐忘却的大地的吟唱。只有这样,人才能“使自己成为荒野的一部分”,才能真正感受大自然的神圣和美丽,从而找到失去已久的内心深处的宁静。

  【作者简介】

  西格德·F·奥尔森(Sigurd F. Olson 1899-1968年),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环境保护主义者之一,曾获美国自然文学的最高奖项——约翰·巴勒斯奖章,也是唯一获得四项美国最具影响力的民间自然资源保护奖的作家。他一生积极从事野生动物保育运动,著书立说,倡导环保观念,帮助一整个时代的美国人认识到保护原野生态的重要性。他一生获奖无数,包括山岳俱乐部、全国野生动物保育联合会和伊萨克·华顿联盟(Izaak Walton League)颁赠的最高奖章。

  奥尔森的著作等身,包括《低吟的荒野》、《聆听点》、《孤寂的土地》、《北方的符征》、《幽秘森林》、《开阔的地平线》、《原野岁月》、《北国随笔》和《时空纵横谈》共九部,一直高踞全美各地的畅销书排行榜上。在这些作品中,他以抒情的笔触和优美的文字,展现他对美国原野的虔敬之情,为乡野文学提供一个新的典范。这项成就使他荣获“约翰.柏洛兹奖”(John Burroughs Medal)。

  《遥远的房屋》:震颤,让大海波涛起伏

  《遥远的房屋》的作者亨利·贝斯顿(1888-1968)毕业于哈佛大学,他有法国血统,从小在英、法双语环境中成长。他曾在科德角海滩边生活过一年,在孤零零的沙丘上给自己造了一间小屋。在这里,他日夜聆听着大海的声音,沉思冥想,记下了满满几大本笔记,日后加工整理成书。

  有评论家认为这本书的主题是对太阳的崇拜,“阳光在流溢,岁月在燃烧”,但是我在阅读中感受最深的却是贝斯顿笔下的波涛汹涌,潮起潮落。贝斯顿把海洋比作大地的血脉,把海浪的节奏看作生命中脉搏的跳动。他常常数小时地站在海滩上,看海浪一个接一个地扑面而来,然后又逐一消失。从最初那海面尽头的一片“淡蓝,像花瓣似的蓝”,到“长长的、正在向前移动的小丘”,到翻滚着、冲撞着的巨浪,直到“最后的震颤”,贝斯顿对海浪的描写极尽想象和渲染。

  英诗有云,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这正是贝斯顿当年心境的写照。在他眼里,天地万物,小到一只飞舞的金斑蝶,一片秋叶,一粒沙子,大到绚丽多姿的海鸟,矫健可爱的小鹿,璀璨的海上星空,都有着瞬间的生机和生命的权利,也是大自然最内在之神秘的象征。在海边,贝斯顿思考着人与自然、人类本性、人类命运这些最古老的问题,从而赋予这本书真正的思想力度。

  【作者简介】

  亨利·贝斯顿(Henry Beston 1888-1968年),美国著名自然文学作家。美国文理科学院因其在自然文学中的突出贡献,曾授予他爱默生·梭罗奖章。他一生写过多部自然文学作品,主要作品有《遥远的房屋》、《药草与大地》、《圣劳耸斯河》以及《北方农场》等。其中,《遥远的房屋》被誉为美国自然文学的经典之作。这本书描述了作者在马萨诸塞州东南部的科德角半岛——濒临大西洋的一片海滩上,独自生活一年的所见、所闻与所思。

  《心灵的慰藉》:母亲每年春天都种的花

  《心灵的慰藉一部非同寻常的地域与家族史》是这套书中我最后读到的一本,不是因为它篇幅最长,而是书里的家族故事太惊心:“我属于一个单乳女性家族。我的母亲、祖母、外祖母以及六位姑姑姨姨都做了乳房切除手术。其中的七人已经过世。幸存的两人刚做完了几轮化疗和放疗。”

  这本书的作者特丽·威廉斯生于1955年,她是美国犹他州自然史博物馆的驻馆博物学家,也是犹他大学兼职教授。她在这本书里讲述的几代女性的命运是悲凉的,但洋溢在字里行间的不是阴郁和绝望,而是爱,是对自然、对生命、对亲人的最深沉的爱。正是因为爱,她的母亲坚强地度过化疗时期,平静地经历了“肉体静静的萎缩和凋谢”。一年以后,作者的外祖母也因癌症离开人世。然后,这位女作家从医生那里听到自己患了癌症,也许只有9个月的生命,她没有悲观绝望,而是一边接受化疗,一边全力写作。她写下了美丽的大盐湖风光;写下了湖边众鸟的栖息和翱翔,写下了家族成员之间的爱与关怀;也写下了对于人和自然的关系的思考;对人类愚蠢行为的反思和质问。她这个家族的女性为什么会都成了“单乳族”并陆续死于癌症呢?是她们的遗传基因有问题,还是她们的生活方式不健康?都不是。原因简单而又令人震惊:她们生活于犹他州,离核实验基地不远,“美国西南部的孩子是喝着受污染的牛产出的奶,甚至是喝着自己母亲受了污染的母乳长大的,诸如我的母亲多年后,有了我们这个单乳女性家族”。

  女作家的文字淡雅抒情。最后一节,女作家记述她到异国他乡过万圣节,她随着一群祭奠亡灵的西班牙人来到墓地,遇到一个为亲人扫墓的手捧大把万寿菊的老妇人,老妇人断续说着这样的话:“非常漂亮,我们头上的蓝天,漂浮着玫瑰般的云朵,亡者的灵魂与我们同在。”老夫人送给她一枝万寿菊,女作家回答说:“谢谢,这是我母亲每年春天都种的花。”无边哀思和怀念,尽在这寥寥数语。

  【作者简介】

  特丽·威廉斯(Terry Tempest Williams 1955-),美国自然文学作家及诗人,居住在美国犹他州。虽然身为犹他州自然史博物馆的驻馆博物学家及犹他大学兼职教授,威廉斯笔耕不止,著述颇丰。主要作品有《心灵的慰藉》、《山狼的峡谷》、《红色:沙漠中的激情与耐心》及《在破碎的世界寻求美》。曾获美国雷切尔·卡森(Rachel Carson)荣誉奖、华莱士·斯蒂格(Wallace Stegner)文学奖以及美国联邦国家野生动物保护特殊成就奖,是美国自然文学、生态批评及环境保护等领域颇具影响力的人物。

  文字综合来源于:江西日报、中华读书报、中国教育报、豆瓣网

  • 责任编辑:韩太召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