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山西政府成立协调小组抢救海鑫钢铁:副市长现场办公

山西海鑫钢铁集团停产近50天,复产日期一拖再拖。无奈之下,运城市政府召集几乎所有相关职能部门及金融机构,由常务副市长王殿民亲自挂帅,赴海鑫集团现场办公。一位同样来自钢铁企业的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说,“海鑫集团自己倒是想停下来,可实际情况是根本停不下来。

  根本停不下来

  尽管没有公开的高调宣传,但运城市及闻喜县政府对海鑫集团的抢救行动已经展开,而这场抢救行动并未得到所有人的认可。

  一位同样来自钢铁企业的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说,“海鑫集团自己倒是想停下来,可实际情况是根本停不下来。”

  这位钢铁企业负责人表示,与李兆会并不熟悉,但通过仅有的几次接触可以明显感觉到,李兆会本人并不熟悉钢铁企业的具体事务,而且也不想在钢铁领域有所发展。

  即便是在海鑫钢铁遇到困境的今天,在该企业负责人看来,作为钢铁业生产管理外行的李兆会,首选仍然是放弃在钢铁领域的发展。“但是当地政府不会让他停下来,企业有那么多员工,百分之八九十的当地人都依靠这个企业吃饭,如果企业停产带来社会问题,对政府来说是很麻烦的。”

  该负责人表示,除政府之外,银行也不会让企业停下来。企业一旦停产,银行就会去起诉企业主,海鑫集团的事态发展也印证这一说法。“银行贷款给企业,等到企业生产经营出现了困难,又急忙抽贷,还不准许企业停产,你让企业怎么办?”

  政府、银行均不希望企业停产,即便企业一厢情愿也根本停不下来,于是只能把泡沫越吹越大。上述企业负责人以之前影响甚广的山西联盛集团重组案为例,描述泡沫吹尽的最终结果。

  “邢利斌(联盛集团董事长)的贷款有263个亿,他一年连本带利要有44个亿交给银行,可是他一年的营收只有三四十亿,所以他扛不住了才重组。企业的贷款如果超过营收的3倍,就要警惕资不抵债的风险,而联盛贷的款是他营收的6倍,那么银行当初贷款给他时为什么没考虑这些。”

  该企业负责人表示,联盛集团的重组事实上已经为一些企业的发展提出了警示。当钢铁、煤炭等产能过剩行业失去了政策扶植和银行贷款时,企业势必面临经营困境。

  作为以钢铁产业为主的海鑫集团,比联盛对现金流更依赖,“现金流就是钢铁企业的血液,银行已经给他贷了这么多款,如今却又抽回去了,对企业而言结果只能是瞬间失血过多而面临倒闭。”

  本报记者 栗泽宇 北京报道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