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上海一公务员称曾因“工作出色”被要求辞职

在岗位上工作3年后,正好遇到公务员分流。领导告诉林华,其他科室有一个同事要走,空出了位置让林华去,谈话时领导给出的理由是“工作出色,是个人才。”林华做好了调动的准备,谁知那人不走了,林华留在了原科室。原科室就要多“裁员”一人,好脾气的林华又被领导召见谈话。

  走出围城 来自对升迁的长久考虑

  又过了几年,林华已经是主任科员,正科级。当时,有位领导要跳槽,问林华愿不愿意一起下基层锻炼锻炼,换换环境证明自己。“单位死气沉沉,做得再好也没用,不如出去打拼一下。”毫无征兆的,林华说,“好”。便辞职跳槽了。

  一方面,系统里“僧多粥少”,已经有20多个处长,打破头争局级干部的位子,他盘算自己机会渺茫,倒不如去国企晋升机会大。另一方面,这位副局级领导很可能调回,到时候想“小鬼头,当初叫侬一道来不来”,“我吃轧头了哪能办”。

  于是局领导的一句招呼,成为这些年来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随后,他便调到国企工作。如今他是副处级,也是局级后备干部。

  走出围城的原因,是为了一个“位子”。看似功利,但升迁的机会问题,是摆在所有公务员面前的最现实问题。为什么渴望升迁,恐怕不需要多解释。

  按照《公务员法》的规定,工作满三年可以晋升一个级。但在理想状态下,一名基层公务员从普通办事员晋升到副科级干部,需要8年; 从副科晋升正科需要3年;从正科晋升到副处需要7年;从副处晋升到正处,同样需要7年。

  据此推算,某22岁大学毕业生考取公务员,47岁晋升正处级领导职务,在正处岗位干10年转为非领导职务后退休。除极个别人可能成为副厅级干部外,上述路径是基层公务员可以期望的最佳政治生涯。然而在现实中,大部分基层公务员是在办事员和科员两个级别上走完全部仕途的,约九成公务员是科级以下干部。

  有研究表明,从科员到县处级干部的升迁比例仅为4.4%,从县处级升迁为厅局级的比例更是低至1%。绝大多数基层公务员在“金字塔”的底层燃烧着青春与激情,有的人工作几十年还是副科长,自嘲患上了“副科病”。

  数据是这个序列晋升困难的最直白写照。

  收入争论 上海略高,但高得很有限

  从公务员到国企,林华的反差不算大。他的老同事中,有创业开公司的,但听说结局不太好。林华一直强调自己是个保守的人,没什么闯劲。他打听过老同事现在的收入,大概税后十一二万,他说自己跳槽后也只不过多了三四万而已,但自己和朋友干副业,有外快赚,甚至要超过主业了。

  林华家境比较好,所以关于待遇他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公务员的待遇问题一直是围城内外争议的焦点。

  统计显示,10多个行业的职工平均工资中,公务员平均工资排名处于中下位次。人社部、国家统计局等部门联合进行的相关调查《公务员与企业相当人员工资水平试调查分析报告》也证实了这一结论。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