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上海一公务员称曾因“工作出色”被要求辞职

在岗位上工作3年后,正好遇到公务员分流。领导告诉林华,其他科室有一个同事要走,空出了位置让林华去,谈话时领导给出的理由是“工作出色,是个人才。”林华做好了调动的准备,谁知那人不走了,林华留在了原科室。原科室就要多“裁员”一人,好脾气的林华又被领导召见谈话。

  上海某局的一位局领导,有一次与记者聊天时说,他们局的一个小年轻来交辞职报告,他试图挽留,可小年轻对他说,“领导,我知道你待我们都很好,但在这里干下去,我一辈子都没希望在上海买房。”

  林华口中的老同事,税后十一二万,已经是干了多年、也有一定级别的公务员了。刚入行的公务员,譬如东北的小邹,月收入是2800元,上海的水平要略微高一点,但也高得非常有限。一位在区里工作的公务员曾向记者透露过,他在中远两湾城住了两年的群租房。

  但是显然围城外的人们都无法接受公务员的这个收入水平,许多关于公务员的激烈争论往往由这个话题开始。公众舆论对于公务员的真实收入,总是怀有一种巨大的不信任感,而这种不信任感,恰恰又是许多人往公务员这座围城里挤的潜意识原因。

  机制改革已临近?

  林华的故事多少有些平淡无奇。但事实上,离开了的公务员绝大多数都就是因为“平淡无奇”这四个字。

  缺乏成就的工作,没有希望的晋升,毫无亮点的收入……与这些平淡无奇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一些看上去有些惊心动魄的数字。比如2013年,在法院系统中,上海辞职的法官接近70人,比往年大幅增加。这部分离职人员多为35岁至45岁的高学历男性,法学功底扎实、审判经验丰富,其中不乏中级法院副庭长之类的业务骨干。以某区法院为例,去年有10名法官离开法院。又如采访中了解到某系统的一个处室,一共有7个人,去年走了3个人。

  还有中国社科院的一项调查显示,八成基层公务员存在不同程度职业倦怠,包括身心过度劳累,对工作丧失兴趣,对自身工作能力、效率、贡献和社会价值态度消极。其原因包括个人抱负与现实情况落差,工作负荷大和内容僵化,职务晋升和薪酬激励失效。

  是什么样的节点促成了公务员的离职呈显著上升趋势?有评论将公务员离职骤然增多的主要原因归结于八项规定出台后的纠“四风”、反贪腐、扼吃喝,昔日风光不再。这可能也有些片面。或许国家行政学院胡颖等专家的调查报告结论更加客观一些:由于民众对于社会治理和公共服务的需求日益多样化,基层公务员撰文、开会、检查、调研、走访占据了大部分工作时间。社会稳定、安全生产、计划生育、食品安全、环境保护等“一票否决”工作以及随时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直接影响着他们的仕途乃至生计。不少人在短时间内经历了从过分安逸到疲于奔命的急转弯,带来群体性焦虑。

  小邹的故事,就是对这种职业倦怠的最好诠释,当小邹出现在考卷上,考场上的年轻人,有的刚毕业,有的已经工作了几年,他们都想进入让小邹珍视又纠结的体制,但首先要为前辈们设计一份调查问卷,了解公务员群体的生活、工作情况和心理、思想状态。对于这些站在体制边上的年轻人来说,这份问卷,也给自己一个理性思考的机会:到底为什么要进入体制,这是否就是你要选择的生活?

  当小邹出现在考卷上,也释放着一种信号:当关于公务员队伍的负能量,已经可以为各方直视的时候,那公务员体系的机制改革,是不是也到了临近的时候?

  晨报记者 言莹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