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李克强访非前向陪同人员介绍程虹:这是我爱人

在一次会谈中,尼日利亚总统夫人提到女性要“走出厨房”,程虹则说:“我是一位大学教授,这是我的职业,我喜欢教学和阅读,但我也很喜欢在家做饭,给我的丈夫和女儿吃,这两件事可以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程虹在发言时,用英文引用的另一句话是:“教育好一个男人只是教育好了一个人,教育好一个女人就是教育好了一个家庭。”

\

《博客天下》第160期封面

\

  40年前,程虹(二排左四)是一个能吃苦的下乡青年。当年同在板厂村的知青回忆,扎着两根小辫的程虹说普通话,为人沉稳,颇有领导才能。(刘建生供图)

  原标题:强的虹:独家解读李克强夫人程虹

  1974年,郑州七中74届(一)班的学生提前从高中毕业,在敲锣打鼓声中上山下乡。4月2日,该班团支部书记程红身戴红花,在卡车上颠簸一百多公里,来到郏县“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人民公社”,落户吴堂大队第五生产队,又称板厂村。

  从板厂村向南数百米,汝河逶迤清澈。同在知青组生活过的吴焕霞告诉《博客天下》,“汝水秋声”是当时郏县八大景之一,无论在河的哪个方位,水流的声音听起来始终在远方。

  程红当年17岁。1974年4月2日,住进板厂村的第一天,她就下汝河洗衣服。回来时天色已晚,柔和的灯光从知青组的窗口溢出,她说自己“心中激动”。她在后来写的回忆文章中提到,汝河给了她特有的情思。如今,程红已改名为程虹,是首都经贸大学的外语系教授。2009年4月,她在《文景》杂志“重读自然”专栏中介绍了美国作家安·兹温格的作品《奔腾的河流》,并引用兹温格的话称,“当一条河伴随着你成长时,或许它的水声会陪伴你一生”。

  记忆中的河流也许以多种方式影响着程虹。在学术上,她是自然文学的重要翻译者和领头人;在生活上,她崇尚自然、朴素和简约的生活。

  这些特点都在她最近一次出访中表露无遗。2014年5月4日开始,程虹陪同她的丈夫、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前往非洲四国访问。穿着上,她注重简约和质朴,不喜欢过于显眼的首饰。她的膳食选择也是如此,在尼日利亚的一次晚宴上,她特意挑选了一款大麦做成的面包,并拿了一片递给李克强吃,告诉他这个健康。

  程虹对自然既抱有学术兴趣,也内化为生活追求。在肯尼亚参加活动时,她看到一只鹭,立刻对身边的翻译说:“我想不起它的名字了,但是一个h开头的词。”两人在十几秒钟连续蹦出了好几个h开头的鸟类名,终于翻译想起了“Heron”。程虹说:“对,就是它!”研究和翻译自然文学时,程虹对鸟类和植物的名称下了很大的功夫,专门去查阅了很多工具书。参观当地博物馆时,她十分专心,并对各种拗口的名词满怀兴趣。

  这是程虹第一次以总理夫人身份出访。担任总理后,李克强有过几次国际访问的行程,程虹并未一同前往。随行的工作人员都称呼她为“程老师”,这既是程虹的职业,也符合程虹流露出的气质。

  程虹对年轻人而言有着一种特殊的魅力。这位女教授在首都经贸大学教授英语语言文学,在丈夫李克强担任国务院常务副总理之后,她逐渐不再上大课,转向研究领域。但在青年时代,程虹以教学技巧见长,多次获得过关于教学的荣誉,作为一位老师,这往往是比职称更靠谱的荣誉,这意味着她的口才出众,而且很有学生缘。

  “她就像是我们大学时候的老师一样,很多人会想起自己的导师。”一位跟随程虹访问全程的工作人员对《博客天下》这样评价。

  “她握手身体会稍微前倾,有一种学者的谦虚,”他这样形容第一次见到程虹的印象,“我觉得,她是一位可以聊天的人。”

  程虹经常打动和她刚刚认识的人。她的为人有点像她研究的自然文学一样,开阔淡然,像荒野上的河流一样流畅。

  程虹曾经在2004年秋天来到美国自然文学先驱梭罗故乡的康科德河,程虹感慨:“河流总是闪闪发光地从我们目前流过,它那么慷慨大度,而我们永远对它心怀感激。”


相关阅读:

被誉总理“软实力” 李克强夫人学者Style走红

程虹学养深厚 素以谦和低调学者形象示人

程虹:低调的贤妻良母 曾照料患病老人5年

程虹:被誉为“李克强的软实力”

盘点李克强夫人程虹译著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