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习近平新书首披“腾笼换鸟”强军论

该书收录了习近平自十八大以来对于全面深化改革的70余篇讲话、演讲、批示和指示,将“习氏”改革思维全面呈现出来,其中不少内容为首次公开发表。其中,书中披露了他对加强军备的观点:“把老旧装备数量压下来,为新型作战力量腾笼换鸟。”

【推荐阅读】领导人出书内幕:精雕细琢 编辑出版体现政治规格

\

《温家宝谈教育》,由人民出版社、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年10月联合出版  

  特约撰稿:李磬之 

  “我希望青年要做事,不要做官。”这段首次公开的讲话文字,出现在原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新书《温家宝谈教育》中,当时温家宝临时起意来到浙江大学与学生交流。

  据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介绍,该书的编辑工作早在2008年夏天就已经开始,由温家宝本人提议出版,编辑过程长达5年,经过数轮编辑、校核及反复打磨。

  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不仅会在任上出书表达政治观点,也会在退休后,或回归专业背景和兴趣爱好,或总结个人从政经历,出版各种类型的个人著作。

  尽管退休的领导人很少在新书中表达新的政治观点,但是他们选取文章、讲话的角度,仍有可能被外界反复解读。

  领导人出书都是精雕细琢

  无论在职还是退任,政论文集和工作文稿是新中国领导人出版著作的主要形式。近年来,随着政治环境走向公开透明,以及领导人个人风格的变化,不同形式的书也公开出版。

  朱镕基的每部书出版前,他的办公室都拿出一份征求意见稿,发放给各个部委。不少部委看到书稿很吃惊:“这个朱总理会议上的讲话,怎么和我们部里存档的讲稿完全不同?”一查,原来部委存档的只有书面讲稿,而朱镕基的讲话都脱离讲稿,即席讲话。

  早在“答记者问”出版时,朱镕基就说过:“说过的话,就不要再改”。实际上修改也十分有限,最主要的工作是把当时的口语在必要的地方书面化。此外,一篇文章谈的内容尽量集中,“菜篮子工程,在这里谈到了,那里也谈到了,这篇文章只能收一次,其他地方必须删掉”,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说。

  在编辑讲话实录时,责编们经常讨论的是这里为什么会有逗号,那里为什么要用句号,还要揣摩朱镕基当时讲话的语气。“我们拿不到录音资料,只有体会他是不是当时有没有停顿,体会湖南口音的抑扬顿挫。”

  笔者曾在人民出版社编辑部看到原政治局常委的书稿。文中作者引用了一个历史典故,编辑人员查阅多本历史典籍,给出修改意见。

  领导人著作多由团队运作,从接到书稿到发行,都是一群人来做,“出版社作为第一位急件来处理,但是最终出版花费的时间可能还是比一般的书要长。” 一般作者的书给出版社的稿子是定稿,领导人的书会在编辑过程中反复修改,这也会拖延出版进程。

  “只做减法,不做加法”,是人民出版社政治编辑一部主任张振明眼中的编辑原则。即使领导人的讲话之前公开发表过,在汇总出版时会删减“套话”,让文字贯通,如《朱镕基答记者问》中所有记者所称的“您”都改成了“你”,但是“没必要把本来没有的思路加上去”。

  编辑出版体现政治规格

  领导人著作中最高规格的一类,通常被命名为“文选”、“选集”。杨绛曾在回忆录中提到,1949年12月至1950年2月毛泽东访苏期间,斯大林向他建议出版“毛泽东文选”,“帮助人们了解中国革命的经验”。

  领导人一般著作的前期整理工作,由文稿小组完成。张振明曾有与文稿小组直接打交道的机会,他发现文稿小组成员不仅仅包括领导人的现任秘书,还会从不同单位借调领导人的前任秘书和身边工作人员。出版社的编辑也可能在借调之列。

  《朱镕基讲话实录》文稿小组中,排在第一位的是朱镕基的“大秘”李炳军,已于今年7月就任江西省副省长。在几位“朱办”成员的名字后面,是谢明干、林兆华、高小真三位经济学家。排在后面两位的才是人民出版社派出的两位编辑。

  早在1990年,中宣部和当时的新闻出版署就发布了《关于对描写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的出版物加强管理的规定》,这份文件认为当时不少领导人图书“贬低甚至诬蔑革命领袖”、“在政治上损害了党的领导”。自此以后规定了领导人著作出版的“定点”机构:人民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解放军出版社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出版社。

  直到近年来,由于领导人著作的内容本身有了变化,一些著作虽然由领导人本人撰写,但是并不算“描写领导人”,才可能由其他出版社编辑出版。

  出书的保密与审核

  人民出版社在2012年专门成立了政治编辑一部,承担文件出版和领导人著作出版任务。“保密工作”是这个部门12名编辑的基本素质。

  “领导人的书稿在出版前属于机密件,除非纳入宣传安排,否则不会提前透露消息。”张振明曾介绍说,领导人著作和人民出版社出版印发中央文件一样,纳入机密文稿处理程序中,编辑要使用专用电脑,不能随便把书稿带回家编辑。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的考虑是:“有些稿子没有最后审定,如果拿到社会上去,被人发现出版后某一句删了,讲来讲去也讲不清。”

  三审三校的一般出版流程在这里并不适用。出版社编完的书稿会被送到新闻出版总局,然后总局要视情况把书稿交给各国家职能部门审阅,“党史(中央党史研究室)、文献(中央文献研究室)、宗教局、民委、外交部,是经常需要送审的部门”。

  吴官正的《闲来笔潭》是比较幸运的特例,因为不涉及工作文稿,报送中共中央办公厅后直接获得批准。

  江泽民的《中国能源问题研究》还按照学术规范邀请了专家审阅。内审专家主要是交大能源研究院的长江学者和院士,外审专家则来自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

  责任编辑也有机会与领导人见面沟通出版事宜。张振明就先后两次单独见到了吴官正,“退休后(吴)为人比较平和,穿着比较随意,不像有的领导人可能会正儿八经的”。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总编辑贺耀敏在得知李瑞环正在编辑一本哲学方面的著作后,向李瑞环表达了出版愿望,还把该社出版的《亚里士多德全集》送给他,顺利抢到了李瑞环著作的出版权,先后出了李瑞环的四本书。

  贺耀敏在那段时间经常出入李瑞环家,发现李瑞环以素食为主,常吃玉米、白薯。一次他请李瑞环的老秘书出去吃饭,那位秘书一出来就跟贺耀敏讲,“在首长那什么也吃不着,就是小米粥。”


相关新闻:

温家宝学地质是受父亲影响 曾写过血书要求去西藏

人民出版社社长谈温家宝新书:他要求一定不搞发布会

《温家宝谈教育》摘录:我希望青年要做事 不要做官

温家宝亲笔信谈教育 坦言工作做得不够

  • 责任编辑:艾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