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内地高官罕见发声批调水工程:运行成本高且"水土不服"

据不完全统计,国内目前至少有15项地方性调水工程,耗资逾1300亿元,年累计调水约208亿立方米,铺设调水管线总长近4000公里,比北京到拉萨铁路全长还多300余公里。这还不包括耗资达5000亿元的南水北调工程。

\

南水北调示意图

\

  早报见习记者 郑志成 郦晓君

  发自河北天津 早报记者 黄芳

  据住建部今年5月数据显示,我国657个城市中,有300个属于“缺水”或者“严重缺水”。

  城市之渴已经十分普遍。

  为缓解缺水危机,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耗资巨大的调水工程开始在国内广泛实施。

  据不完全统计,国内目前至少有15项地方性调水工程,耗资逾1300亿元,年累计调水约208亿立方米,铺设调水管线总长近4000公里,比北京到拉萨铁路全长还多300余公里。这还不包括耗资达5000亿元的南水北调工程。

  昨天刚卸任的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今年曾撰文称,随着调水规模越来越大、距离越来越长,带来了调水越来越困难、调出地水生态破坏越来越严重等诸多问题;同时,外调水工程量大、投资和运行成本高,调来水与当地水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越来越多。以长距离调水解决水资源短缺的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已经陷入困境。

  环保专家坦言,应该理性决策调水工程。解决城市水安全,应从水生态修复入手,全面提高水的使用效率。

  缺水,缺水,缺水

  2014年5月17日,住房城乡建设部发布数据称,全国657个城市中有300多个属于联合国人居环境署评价标准的“严重缺水”和“缺水”城市。

  面对日渐稀缺的水源,工业发展和人为破坏导致水污染事故层出不穷,仅2014年迄今,兰州、武汉、靖江多地相继出现水污染,导致城市停水、生活失序。

  目前,“实施重大引调水工程”等举措,被普遍视为从根本改善目前城市缺水、水资源利用率低下的解决手段。然而早报记者调查发现,调水工程能解城市之渴,但它带来的副作用也不容小觑。

  为何一些大型城市频繁喊“渴”?而且部分缺水城市还邻近水源,比如守着滇池的昆明、黄河穿城而过的兰州,邻近千岛湖的杭州……如此近水楼台却无水可用,尴尬原因何在?

  它们不缺水,但缺少干净的水。

  住房城乡建设部的数据也佐证了上述观点,该部曾连续8年对35个大中城市的自来水厂约12000个取水口进行水源水样检测,结果表明,达到二类水体标准的水样数量由2002年的24.8%下降到2009年的8.6%。

  知名环保专家、北京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表示,目前我国城市缺水主要存在三种机制,分别为:资源型缺水、工程型缺水和水质型缺水。

  一些位于降水量充沛或水系发达地区的城市,周边水源污染严重,由于水质型缺水引发的水危机事件,近年来并不鲜见。最近一起影响较大的相关案例,便是兰州自来水苯超标事件。

  2014年4月10日,兰州市威立雅水务(集团)公司检测发现其出厂水苯含量超国家标准20倍,兰州市政府随即宣布该市自来水24小时内不宜饮用,由于没有备用水源,守着黄河的300多万兰州市民陷入饮水危机。调查得知,污染事故直接原因是水厂自流沟中出现了含油污水,原因是自流沟附近的中石油兰州石化曾发生泄漏事故致一些渣油和消防污水渗入地下。4天后,兰州恢复正常供水。

  2011年,我国城镇化率首次超过50%达到了51.3%。从国外发达国家的发展规律来看,当城市化率达到50%以后一段时期,往往就会出现水资源、水安全的转折点,从水量型危机转向水质型缺水危机,一个显著的表象便是——水污染事件进入高发期。

  也就是在2011年前后数年间,国内相继出现水污染事件,如2010年福建的紫金矿业污染事件、2011年的渤海渗油事件、2012年的龙江镉污染事件、2013年的黄浦江死猪事件、2014年兰州等多地爆发水源污染……


相关阅读:

住建部领导团队再调整 仇保兴卸任副部长

南水北调东线遇水价难题:工程水价远高于地方水

南水北调办原主任张基尧:调水最大难处在于利益协调

南水北调水源成污水池 居民称北京人吃这水(图)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