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官员落马“补缺时间”调查:“权力真空期”平均22天

在廖少华被“两规”后形成的26天“权力真空期”中,临时代理市委工作的遵义市长王秉清,参加的活动大多为既定而必要的安排,他低调地完成了任务,称得上“按部就班、兢兢业业”。这也是官场地震后,临时主持工作者的写照。

  原标题:官员落马后的“补缺时间”

  “是缘分让我回到这个熟悉的集体。”

  原青海省委常委、西宁市委书记毛小兵落马20天后,5月14日下午,西宁市诸多厅级干部迎来了旧相识、新书记——曾在西宁主政4年的省委副书记王建军。主持这次会议的西宁市长王予波,当天上午还在另一个场合通报市委群教活动开展情况。

  从毛小兵落马,到新书记上任,西宁政界度过了20天“主官真空期”。这段时间,被当地官员称为“敏感而漫长”,也成了观察官场生态的一个样本。

  “权力真空期”平均为22天

  一般认为,在主干线上任职的一把手,落马后引起的震动烈度更大、影响面更广,也更需尽快“补缺”。而副职及群众团体领导落马后,“补缺”则相对缓慢。

  十八大后,共有5名时任地方主官和国企一把手的副省级官员落马,除毛小兵外,还有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贵州省委常委、遵义市委书记廖少华,南京市市长季建业、中石油副总经理兼大庆油田总经理王永春。

  廉政瞭望记者统计发现,5人落马后,其原任职的补缺时间平均为25天。到任最快的是刘宏斌。2013年8月26日王永春遭调查,不到两天,同样身为中石油副总的他即兼任大庆油田公司总经理。到任最慢的情况则是,2013年10月17日季建业落马,71天后,江苏省副省长缪瑞林出任南京市代市长。

  有专家告诉廉政瞭望记者,近期大型企业和各地党政主官落马后,“补缺”的速度明显加快。一方面组织事先有所考虑,同时也是为了使当地尽快走出“阵痛”,安定人心。

  如果将观察对象扩大到正厅级地方党政主官,这种情况则更多。如今年4月11日上午,时任安徽省滁州市委书记江山被宣布落马,次日,省住建厅厅长李明即“空降”滁州。而2013年4月,时任河南安阳市委书记张笑东“赴高铁站迎接航天员刘洋回乡”后落马,引起广泛关注,这一消息是随丁巍接任市委书记一起公布的。

  2013年至今,至少有江山、张笑东、山西吕梁原市长丁雪峰、四川遂宁原市长何华章、贵州安顺原市长王术君、吉林通化市长田玉林等6名正厅级地方党政主官落马。除今年4月被查的田玉林截至5月20日尚未免职外,其余5人加上前述5名省部级主官,平均补缺时间(即权力真空期)为22天。

  “在国家部委层面,‘快补’也较为普遍。”有专家举例称,2011年2月,刘志军落马与盛光祖接任铁道部党组书记,也是一起宣布的。而刘铁男在国家能源局的“缺”,早在其被带走前就“补”了。他2013年5月被宣布落马时,新局长吴新雄已上任两月。

  上述专家还表示,由于大部分落马的正厅地方官由省纪委调查,部委、副部级国企官员由中央纪委调查,相关部门联动“补缺”较快。而部分任职地方的中管干部(如副省级城市党政一把手)落马后,“补缺”则需中、省联动,走程序,时间相对长一些。如宣布缪瑞林任南京市委副书记、提名为代市长时,市委书记杨卫泽提到,系中央和省委决定。

  一次例外发生在7年前。据《财经》报道,2006年12月23日,时任中央纪委副书记夏赞忠宣布时任山东省委副书记、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涉嫌严重违纪免职后,事先毫不知情的山东省委常委会连夜开会,决定时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阎启俊赴青岛任职,很快获得中央批准。次日,阎赴任的消息便随杜世成落马的新闻一起发布。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