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能源局落马官员:3人曾主政电力 刘铁男靠路条圈钱

2008年8月,国家能源局挂牌成立,魏鹏远调任煤炭司副司长,负责项目改造、煤矿基建的审批和核准工作。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许永盛是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司长时,担任副司长的正是郝卫平。

能源局落马官员:3人曾主政电力 刘铁男靠路条圈钱

魏鹏远

能源局落马官员:3人曾主政电力 刘铁男靠路条圈钱

郝卫平

能源局落马官员:3人曾主政电力 刘铁男靠路条圈钱

徐永盛

能源局落马官员:3人曾主政电力 刘铁男靠路条圈钱

王骏

  去年这个时候,国家能源局爆出了其成立以来最大的腐败案,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的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被免去职务。

  时隔一年后,国家能源局波澜再起。5月23日晚,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其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检察机关以涉嫌受贿犯罪,依法对国家能源局副局长许永盛、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司长王骏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此前,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核电司司长郝卫平已经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这意味着,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已经有4名国家能源局高官相继落马,引起舆论一片哗然。

  烧坏了4台点钞机

  在公众眼中,能源领域的反腐风暴是从国家能源局前局长刘铁男开始的。2013年5月,刘铁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查。此后,发改委内部通报称,刘铁男已查明的非法所得超过1.5亿元。

  刘铁男案发后,国家能源局内部曾专门下发反腐倡廉工作文件,要求各级领导干部严于律己,发挥廉政表率作用,“管好自己、管好家人和亲属、管好身边工作人员”。然而,对一些常年贪腐的官员来说,这纸文件来得太晚了。

  2014年清明节前,中纪委驻发改委纪检组与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谈话后,他被带走调查。据公开披露的报道,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发现上亿现金。由于现金太多——钞票叠起来的高度约等于44个姚明,执法人员调去的16台点钞机被烧坏了4台。

  魏鹏远早年毕业于阜新矿业学院,现辽宁工程技术大学。该校被称为煤炭业的“黄埔军校”,神华、中煤、同煤等多位高管都毕业于此。魏鹏远毕业后先后进入北京煤炭设计院、煤炭工业部计划司、国家经贸委行业规划司、国家计委基础产业司、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煤炭处、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工作。

  魏鹏远的落马令很多国家能源局内部人士大跌眼镜。据说,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因为平时衣着简朴,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魏鹏远经常会显得很“土气”。有人认为,魏鹏远不在乎外表与其常年郁郁不得志有关。“他不太会做人。”一位接近国家能源局的消息人士告诉记者,魏鹏远人缘不好,在国家能源局内部过得小心翼翼。比如,1993年,能源部被取消之后,煤炭的主管权主要移交国家经贸委行业规划司,当时分管煤炭工作的是副司长吴吟。2002年开始启动的机构改革撤消了经贸委,原经贸委行业规划司的部分职能被合并到国家发改委,而吴吟也调任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副局长,仍主管煤炭工作,是时任发改委煤炭处处长魏鹏远的顶头上司。据一位内部人士称,魏鹏远与吴吟关系紧张,魏鹏远还曾越级给吴吟“提意见”。此后,魏鹏远在发改委煤炭处处长位置一坐多年,一直没有得到提升。

  2008年8月,国家能源局挂牌成立,魏鹏远调任煤炭司副司长,负责项目改造、煤矿基建的审批和核准工作。此时,原本由发改委产业司和基建司负责的涉及技改等审批核准的职能也合并到煤炭司。据消息人士透露,在任煤炭司副司长期间,魏鹏远批了多个煤炭项目,可能是这个过程中出了问题。魏本人在一家煤矿设计公司持有股份,利用项目审批的机会为该公司介绍项目设计、工程承包机会,从中获得利益输送。此外,魏鹏远利用审批权干预项目单位施工建设、设备采购等招标,招标成功后,获得回扣。“他严卡审批项目更是在行业内周知。不做工作不批。”上述知情人士说。

  有媒体报道,魏鹏远在生活作风上有问题。据一位在煤炭行业工作多年的人士透露,魏鹏远是1996年左右进入国家计委的,2000年以前他因为嫖娼被抓,被当时国家计委基础产业司一位领导保下。“魏鹏远一直被控制使用,2009年左右才入党,副司长享受正处级待遇可能也与此有关。”该人士称,听到魏鹏远被调查的消息时,凭直觉这事儿小不了,“他胆量太大。国家机关要有问责制,出了这种丑闻还能继续升迁,说明用人制度出了问题,一方面打苍蝇,另一方面也要打苍蝇滋生的土壤和环境。”

  魏鹏远不是裸官。一位接近能源局的人士告诉记者,魏鹏远的孩子曾留学国外,现已回国工作。其家人是否参与腐败,目前尚不清楚。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