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党刊谈国企改革:有些人认为卖光送光才算改革成功

私有化付出的一个代价是大量企业职工下岗,他们不仅未能分享到这种改革的成果,反而成为改革的牺牲者,而国家也不得不为此背起沉重的社保负担。与此相对应的是,少数曾经的国企高管打着改革的旗号成为亿万富翁。

  深化国企改革是篇大文章,也是一个备受关注和争议的事关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问题。2014年“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国企不仅不能削弱,而且要加强;要吸取过去国企改革的经验和教训,不能在一片改革声浪中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机会。这一讲话精神,为进一步推进国企改革划定了红线、明确了底线、指明了方向。

  划定红线:不能借国企改革之名谋取暴利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要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一些人纷纷借机宣扬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就是要大力推进私有化,要让更多私企、外企控股国企,让更多国企退出竞争性领域等论调,在社会上造成了一定思想混乱。回首30多年的改革开放,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是一个备受关注的话题,并引发了不少问题。有的人一讲改革就是卖国企,好像只有卖光、送光才算改革成功……私有化付出的一个代价是大量企业职工下岗,他们不仅未能分享到这种改革的成果,反而成为改革的牺牲者,而国家也不得不为此背起沉重的社保负担。与此相对应的是,少数曾经的国企高管打着改革的旗号成为亿万富翁。现在又有人鼓吹:“要混合就得卖,不卖不能混合”。如果以改革之名,强制要求国企向私企、外企出卖产权或资产,那就不是为了加强国企,而是为了削弱国企。

  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要坚持公开透明的原则。有些人强调,在发展混合所有制的过程中,要让私企参与到国企中。但如果某些国企高管借着这个口号,与某些私企老板勾结起来,共同进行暗箱操作,那么“在一片改革声浪中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机会”就很可能会出现。改革关键是公开透明,是在人民群众监督下推进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基本政策已明确,关键是细则,成败也在细则。这就要求国有产权或资产的转让必须公开透明,应该尽量在证券市场上公开融资、公开转让,面向所有企业公开、公平、公正交易。建议国家设立专门机构主管、监管,尽快设立全国统一的国企产权或资产转让平台,强制要求无论哪一家国企转让产权或资产,都必须在这个大平台上公开、公平、公正进行,决不允许任何企业私自转让或者委托某个机构转让。同时,要把这个平台打造得像玻璃窗那样透明,从而杜绝任何暗箱操作行为。

  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需要防止外资控制我国经济命脉。我国的国企不仅在关系国计民生的关键领域发挥着经济稳定器、助推器的作用,更肩负着与国际垄断资本控制下的跨国公司进行抗衡、维护国家经济安全的重任,因此,常常被西方国家和跨国公司视为眼中钉。如果外资、外企介入国企改革,要首先考虑经济安全问题和整个国家安全问题。否则,外资、外企介入后,可能窥视国企的决策、政策等机密,这对中国经济安全的影响可想而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在2006年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在中国已对外资开放的产业中,每一个产业排在前5名的企业几乎都被外资控制着;尤其是中国的28个主要产业中,外资竟然在21个产业里拥有多数资产控制权,可以说基本上控制了这21个产业。这个数据今天应该更加触目惊心!因此,一定要警惕外资借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之际进一步控制中国经济命脉,危害中国经济安全。尤其是要严防外资借机渗入国防、铁路、能源、电信、公用事业等涉及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

  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需要让人民群众参与监督。要呼吁人民群众都积极行动起来,监督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整个过程,绝对不能让借国企改革之机大肆侵吞国有资产的问题再次发生。尤其是要警惕国企内部人和引进的所谓合作者勾结起来,通过做假账、转移资产等手段侵吞国有资产。中央和地方各级党委、政府可设立国企改革举报电话、信箱、网站等,积极主动接受社会各界关于国企改革中失职、渎职、腐败等行为的举报。对于群众举报的国有资产流失线索,要积极查处并向社会公开通报;对于侵吞国有资产的人及行为,要坚决查处、严厉惩治。要通过对这些国有资产流失案例的剖析,建立健全国企改制中的国有资产、工人权益保护机制。

  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要警惕有人打着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旗号内部瓜分国有资产。国企管理层持股、职工持股是本轮国企改革中很受关注的话题,一些地方也在进行试点,这是一个值得肯定的方向。国有资产是我国社会主义国家全民所有的法定资产,国有资产神圣不可侵犯。不管是国企管理层还是普通职工,谁都没有权力将其变为某一部分人的私产。即使国企内部的领导、职工,也不能自己决定给自己分股送股,把全民所有的国有资产变成个人私产。允许甚至鼓励员工持股、管理层持股,推行职工持股试点,是让他们自己掏钱来购买所在企业的股份,而不是借机瓜分国有资产。

  明确底线:国企不仅不能削弱,而且要加强

  正如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所指出的:“所有制问题是运动的基本问题”。生产资料公有制是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而国企则是生产资料公有制的主体和支柱。我国宪法明确规定,公有制经济是我国国民经济的主导力量,国家保障国有经济的巩固和发展。发展壮大国有经济,确保国有经济控制国民经济命脉,对于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增强我国的经济实力、国防实力和民族凝聚力,具有关键作用。国有经济通过控制国民经济命脉,成为国家整体经济运行和发展的引擎,是政府有效实施宏观调控、纠治市场失效和实现国家发展战略的先决条件。因此,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国企不仅不能削弱,而且要加强”。无论如何改革,我们都不能突破这个底线,否则就会走上邪路。

  即使在经济私有化、自由化浪潮发展多年后的今天,在欧洲,不少国家的国有经济在许多重要领域仍占据支配地位,国企投资占国家投资总额的比重一般都在20%左右。如法国就超过了27%。而仅仅法国中央一级政府拥有多数股权的企业数量就有51个,雇员83.8万人,其拥有的国有企业权益占GDP大约15%,排在欧洲各国的第6位。挪威中央一级政府拥有国有企业46个,雇员23万人,约占总就业量的9.4%,其中2008年国有企业权益更是接近GDP的70%,在2004年的基础上又提高了10%。苏联解体后,虽然掀起过一阵私有化浪潮,但大部分国家的国有经济力量依然非常强大。俄罗斯国有经济固定资产的比重达到40%,国有经济控制的GDP更是接近50%,且在国有经济中就业的比重达31%;而白俄罗斯的国有经济比重更是超过70%。这也许是俄罗斯、白俄罗斯不惧怕西方威胁、敢于对抗西方霸权的重要原因和底气所在。

  一些国外朋友也对中国的国企改革提出了忠告。2012年2月15日,德国前总理施密特接受采访时提醒中国说,中国国企改革涉及上百万亿资本的所有制改革问题,目前的国企大体是垄断性的、关乎国家安全的,应该是以长期稳定发展、而不是以追逐利润为第一价值目标的;国有企业的利润是人民的利润,如果对这些国企实行私有化,未必有利于竞争,效益未必会更好。他还以铁路系统为例指出,一些西部的铁路系统严重超载而收费很低,如果实行私有化它们就会停运或提价,这对内陆的发展是个打击。外国朋友都能看清楚的危险,难道我们自己置若罔闻?

  2012年中国GDP为519322亿元,人均GDP为38354元,已经超过6000美元,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而国有经济的高速发展则是中国能够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重要保障,也是中国经济发展最重要的动力源泉。《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完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提高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2020年提到30%,更多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这进一步凸显了国有资本的全民所有性质,只有不断加强国企,广大人民群众才能更多享有国有资本收益。试问,国家能将外资、私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吗?能让外资、私有资本不讲条件、不求回报地投入贫困地区建设或应对地震、洪灾等灾难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因此,要使中国更加强大,要让人民更好分享改革发展的成果,就必须发挥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不断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并且要把这个底线向全世界明示。

  一说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不少人想到的就是出卖国企的产权或资产,就是单向地让私企、外企进入到国企中。其实,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绝不应该是、也不能是单向的,而应该是双向甚至多向的。私企、外企可以通过购买国企的产权或资产进入国企中,国企也可以通过购买产权或资产进入私企、外企中,甚至控股一些优质的私企、外企,这样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混合所有制。如果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只是出卖国企的产权或资产,带来的结果必然是削弱国企,谈何加强?因此,我们一定要明确,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绝不是削弱国企,更不是私有化。我们要推行的是国企、私企、外企之间双向甚至多向的混合所有制,而绝不仅仅是出卖国企的产权或资产给私企、外企。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