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一周十大政经事件(6.23~6.29)

  沪自贸区金改政策首度区外复制

  上海自贸试验区挂牌近9个月之际,第一项复制推广到区外的金改政策出炉。

  6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召开上海自贸区外币利率市场化复制推广工作会议,宣布从6月27日起,将放开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的改革试点,由上海自贸区扩大到上海市。

  这是第一项走出自贸区、推广复制到区外的金融改革政策,意义不容小觑。央行上海总部称,此次自贸区金改政策适用范围扩至整个上海市,将为下一步在全国推进这项改革探索积累经验。

  需要指出的是,按计划,这项政策将按照“先单位后个人”的原则分步实施。也就是说,目前自贸区外上海市内的个人,还不能享受这一政策。

  从自贸区扩围“时机恰当”

  所谓小额外币存款,按照央行的规定,是指额度在300万美元以下或等值其他外币存款。中国央行对外币利率的管制,目前仅限于一年期及以内的美元、日元、欧元、港币四个币种的300万美元等值存款。此前,各银行可按央行公布的利率标准为上限,自主确定实际利率。对于上述币种的300万美元以上的大额外币存款利率,以及外币贷款利率则并无限制。

  截至5月底,上海外币存款767亿美元,占全国的七分之一,其中小额外币存款占26.4%,因此,上海地区的外币存款定价在全国具有标杆作用。

  今年3月1日,上海自贸区率先放开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这让上海自贸区在全国率先实现外币存款利率的完全市场化。

  按当时的政策,上海地区所有金融机构都可以开展该项业务,但可享受这一政策的只有上海自贸区内居民。这里说的自贸区内居民,指的是,区内依法设立的中外资企事业法人(含金融机构)、在自贸区内注册登记但未取得法人资格的组织、其他组织、境外法人机构驻自贸区内的机构,以及在区内就业一年以上的境内个人。

  3个多月后,这一政策开始在上海市范围逐步适用。

  央行上海总部副主任兼上海分行行长张新说:这次政策扩围的“时间窗口选择恰当”。

  张新表示,此次扩大试点改革的有利条件有两个:外币资金需求在全球都维持相对均衡的状态,目前国内的外币存款利率均低于上限。

  外币利率的稳定,对于央行扩围政策覆盖面的时机选择有导向意义。

  据张新介绍,3月1日在自贸区内率先放开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的4个月中,区内区外小额外币存款利率没有出现明显价差,区内外币存款挂牌价格基本稳定,没有出现大规模跨区跨行的存款搬家现象,主要银行显著下调了外币存款的议价门槛。

  “在自贸区内放开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后,外币利率波动并不大,但是略有上涨,各家银行的外币存款的增长相对比较稳定,市场没有发生大的波动和存款搬家。”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行长潘岳汉也印证了张新的说法,“各家银行之间有一个相对较好的沟通,外币存款利率之间的差别并不大,基本在10个BP范围内。”(BP即基点,一个基点等于1个百分点的1%,即0.01%。)

  张新还指出,此次改革的目标之一是希望维持外币存款市场秩序的基本稳定,即外币存款利率不发生大幅的异动,存款不发生大规模搬家,央行会对个别出现价格异动和存款搬家的机构采取窗口指导,包括约谈、通报批评、内部警告、叫停业务等措施。

  此外,他还谈到,不希望外币贷款利率因为此次市场化改革而提升。

  个人外币存款暂未纳入试点

  需要指出的是,目前推广至上海全市的政策,与自贸区内政策仍稍有不同。

  央行上海总部称,外币存款利率上限在上海市的放开试点,将按照“先单位存款、后个人存款”原则分步实施,政策实施初期上海地区金融机构对单位客户外币存款实行自主定价,根据市场运行情况,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将择机把个人客户外币存款纳入试点范围。

  而在自贸区,这一政策的适用范围则覆盖了所有区内“居民”。

  对此,央行上海总部调查统计研究部主任王振营会后在接受采访时称:“利率市场化改革是一项重大的制度性改革,在这过程中,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这也是推进小额外币存款利率放开工作的一个底线,但实际上在各国的利率改革过程中风险很大,为确保稳步推进,因而选择稳步放开。”

  而为何选择企业率先试点,王振营解释:“一方面企业的存款规模比较大,基于服务实体经济的需求,所以改革选择从企业开始,在试点后市场保持平稳运行的情况下,再扩大至个人。”

  上海之后,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放开政策何时会推广至全国?

  据新华社消息,央行相关人士透露,目前尚未制定将试点从上海市推至全国的明确时间表,但试点将按照宏观审慎原则在上海地区推行,并结合企业需求和汇率走势综合评估利率走势,避免出现资金价格异动,严控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为提高银行的自主定价能力和稳定市场环境,多家金融机构在央行上海总部和上海金融学会的指导下,成立了维持市场秩序自律委员会。

  据悉,参与该自律委员会的机构包括国有银行、商业银行和外资银行。央行希望借由这一组织稳步推进外币利率市场化改革,维持市场秩序基本稳定,避免利率大幅波动。此外,监管层亦希望通过成员之间以及与央行的及时沟通,提高银行资金定价能力,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