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未终结的福山:“历史的终结”25周年

福山眼中的终结态自由民主正在经历艰难时世。民主在今天出现诸多问题,其复杂的形势让人觉得历史尚未终结,也许称历史终结就是对世界复杂性和流动性的否定。这是一种典型的宏大叙事。

  历史的长河奔流不止息,距离福山提出历史终结论转眼已经25个年头。

  福山曾经如是说道:“历史终结并不是说生老病死这一自然循环会结束,也不是说重大事件不会再发生或者报道重大事件的报纸从此销声匿迹了,确切地讲,它是指构成历史的最基本原则和制度可能不再进步了,原因在于所有真正的大问题都已得到了解决。”

  可真正的大问题远未全部解决。福山眼中的终结态自由民主正在经历艰难时世。在那些发生革命的国家,独裁者被赶下台以后,反对派大多无法建立行之有效的民主政府。甚至在那些业已建立民主制度的国家,体制问题已经变得十分明显,社会上弥漫着对政治的幻灭情绪。

  民主在今天出现诸多问题,其复杂的形势让人觉得历史尚未终结,也许称历史终结就是对世界复杂性和流动性的否定。这是一种典型的宏大叙事。用复旦大学孙哲的话来说,宏大叙事能力一直尾随着福山,这种宏大叙事能力将福山著作的特性发挥到极致:探索一个可能无法解答的问题,从各个角度出击引经据典,它常常自相矛盾,它的开放系统却足以刺激你的思考,充满阅读快感……

  福山的学术生涯也从未终结,他的每一部著作的出版都是一桩新闻事件,其影响力异乎寻常的顽强。让我们回顾他的观点,更好地审视自由民主制。他是昙花一现式的人物?还是真正摸到了世界的脉搏?

  最初的历史终结论

  关于福山的故事是从1989年开始的。这一年,37岁的福山成为新成立的布什政府的国务院政策规划处副主任。这是他第二次为政府工作,上一次他是以中东事务专家的身份进入国务院的,那是1981年的里根政府,时年28岁的福山刚刚从哈佛大学政治学系毕业,他的导师之一是萨缪尔·亨廷顿。

  1989年年初,福山在给当时的国务卿詹姆斯·贝克的备忘录中提醒到,德国可能重新统一,而《华沙条约》也可能终结。在一份发行量不大的保守派杂志《国家利益》上,福山发表了《历史的终结》一文,提出了这个后来被不断争论的命题,“自由民主制度也许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福山以其罕见的知识能量与雄心,宣称比起君主制、法西斯主义或是共产主义,自由民主制度不存在根本性的矛盾。

  在最初,它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即使这份杂志的主编欧文·哈里斯也说,他对于该文的观点,也持相当的保留意见。但随着1989年诸多事件戏剧性地展开,尤其是柏林墙的倒塌,使福山迅速赢得爆炸性的声誉。

  20世纪下半叶,民主在那些最困难的地域生根发芽——遭纳粹重创的德国,穷人最多的印度,1990年代经历过种族隔离的南非。反殖民浪潮创造了一大 批民主化的亚非国家,民主政府取代了专制政权:希腊(1974)、西班牙(1975)、阿根廷(1983)、巴西(1985)和智利(1989)。苏联垮台创造了一批中亚的新兴民主国家。在西方世界凯歌高奏的1989年,福山的声音听起来既赏心悦目,又充满了先知般的色彩。

  获利丰厚的图书合同、大学终身教授职位、政治上的任命、和源源不断的讲座邀请,这一切都使他留在了华盛顿。1992年,福山在此文基础上扩展成的著作《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一人》,更添加了对人类本性的分析。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