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中国式特赦”是否可行?

十八大后,两位因违纪而被免职的官员,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和江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智勇被取消了副省级待遇,但依然保留了公职,“断崖式”的降为副处级和科员。虽然面子上不好看,但这种处理方式意味着两人已“平安着陆”。

  现实国情下,特赦是否可行?

  在国内,也有反腐专家提出过“特赦”的观点。2012年,国内著名的制度反腐专家、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原副院长李永忠提出过,就目前中国存在严重的“权钱交易”等问题,可以“赦免部分退赃官员以换取支持政改”,尤其在官员财产公示的问题上,应实行有条件的部分赦免,如果腐败分子将收受的全部贿赂匿名清退,并且在案发后,经查实退回赃款与实际情况吻合就可获得赦免。否则,在腐败呆账问题已经非常严重的前提下,绝不赦免造成旧的存量无法解决,新的增量还会迅速存积。

  对于如何特赦,李永忠曾指出,在保持反腐强大压力的情况下,通过全国人大立法,确定特赦的具体时间和金额,除已经在查的重大案件外,一定数额以下的贪污受贿,予以特赦,以此减少阻力。

  香港廉政公署前副专员郭文纬也针对贪污提出“有条件特赦”的观点,对于小贪污,如果愿意申报,就不作处理。虽然“贪官特赦论”有一定的现实原因,但却始终争议不断,也容易激起民意反对。

  著名经济学家、反腐理论研究专家黄苇町曾提出质疑:如果要特赦,那么特赦由谁来做?如果由我们党自己来做,自己赦免自己的干部,能不能在老百姓中过关?不过,他也承认,在当前及过去查处涉及贪腐的大案要案中,如果涉及面过大,也采取过有条件赦免的做法。

  此外,还有观点指出,公开赦免贪官的做法少见,但“暗赦”却屡见不鲜,因此还不如将其“公开化”、“制度化”。

  还有观点提出,“特赦贪官”必须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全面推行官员财产公示,以“特赦”换取官员同意“将权力关进制度笼子里”。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始终强调要保持惩治腐败的高压态势,老虎和“苍蝇”都要一起打,“不管涉及什么人,不论权力大小、职位高低,只要触犯党纪国法,都要严惩不贷”,而在“张田欣和赵智勇式的处理”有怎么样的现实原因?是否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仍有待在这一轮反腐行动中继续观察。

  (公众微信账号察时局授权大公网刊发此内文)

  • 责任编辑:夏至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