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反腐热词里的新逻辑:“通奸”的道德谴责色彩更浓

在过去的几年里,“与多名女性发生或者保持不正当性关系”的表述,频频出现在对落马官员的通报中,被人们熟稔地挂在嘴边。7月2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了山东省纪委对齐鲁工业大学原党委书记徐同文进行立案调查结果,山东省纪委与中纪委保持一致,用了“与他人通奸”。

  反腐热词说明行动更严格

  7月12日,一男子在青银高速上打开出租车车门跳车被撞身亡。男子崔元林被传在担任邯郸市邯山区工信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敛财1.4亿元。

  “崔某这样一个正科级官员就可贪巨款,可见小官未必不贪,有时反而贪得更多。小官虽小,但与基层群众接触最多、联系最密切,如果贪污腐败,对群众利益伤害更大。苍蝇不打,以后可能成为老虎。”毛寿龙告诉齐鲁晚报记者。

  “这些热词反映中纪委反腐的新逻辑,反腐行动比以前更为严格。”张希贤说。

  8月1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北京市纪委近日出台的《关于开展“严肃查处农村基层党员干部不正之风和违法违纪行为”专项行动工作方案》中的关键词,彰显北京市纪委查处农村基层“小官巨腐”的坚定决心。

  据悉,此次专项行动将在全市13个涉农区县全面开展,主要对象就是乡镇副科级以上党员干部及农村“两委”班子中的党员干部。查处的重点包括:征地拆迁中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违法用地、违法建设问题;农村“三资”管理使用中的腐败问题;涉农资金管理使用中的腐败问题;农村工程建设中的腐败问题等。

  “这表明中纪委在打老虎同时,对苍蝇也不会放手,而且农村等基层腐败问题可能会是查处的重点,基层反腐是反腐的重要组成部分。”张希贤告诉齐鲁晚报记者。

  7月16日,中纪委发布信息,江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智勇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降为科员。取消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收缴其违纪所得。

  按照《国家公务员法》,张田欣相当于直降4级,而赵智勇则是罕见地直降7级。1982年大学毕业的张田欣,用32年时间才上升至副省级。

  这两人并未达到违法的行为,而只是违纪。可见中纪委反腐纠风不仅仅局限于违法行为,如果违反党纪也将严惩。“在过去,违纪行为很少有做降级处理或是降级幅度如此之大的,这说明中央对党员干部的要求越来越严。”毛寿龙说。

  中国古代就存在降级的传统,即“贬谪”。“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中国历史上,韩愈、李白和苏轼都被贬谪过。清代名相刘墉为官五十年,十六次升迁,七次被贬,从被判死刑到官至极品。

  毛寿龙认为,如今的降级与过去的贬谪有相通之处,但又不同于过去。“过去能被起用,现在一旦降级,特别是违纪处理,基本不可能恢复过去的级别。因为这是党从严治党的手段,避免官员不作为或者乱作为。如果不违法而违纪也可能降级,改变官员能上不能下的惯例。”毛寿龙告诉齐鲁晚报记者。

  张希贤认为,虽然违纪现象有很多种,但只要党员干部违反党纪,就会受到纪委的追究,这也是反腐热词、新词不断出现的原因之一。(本报深度记者 刘帅)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