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中国时政 > 中国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努尔·白克力:好时代里遇上大挑战

他赶上了一个极好的时代--丝绸之路经济带开启了“西进战略”的“国家战役”,经济新常态缓解了新疆生态脆弱的痼疾,19个援疆省市提供了不竭的后发动力。但好时代并未让疆人治疆顺风顺水,频繁的暴恐让拥有维吾尔身份的努尔·白克力屡屡神色凝重,这个好时代里的大挑战考验他爬坡过坎的能力,文人也需要铁面。

  大公网评论员马俊茂

  他创下了常规政治生态下的晋升纪录,他是为数不多的60后正部级官员之一,他是千万维吾尔族中唯一的中央委员,他是学而优则仕的典范,他叫努尔·白克力,讲着标准普通话的新疆自治区主席。

  2014行进至此,努尔·白克力的治疆经历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经济治理上风生水起莺歌燕舞,社会层面暴恐不绝愁云满城。

  他赶上了一个极好的时代--丝绸之路经济带开启了“西进战略”的“国家战役”,经济新常态缓解了新疆生态脆弱的痼疾,19个援疆省市提供了不竭的后发动力。

  但好时代并未让疆人治疆顺风顺水,频繁的暴恐让拥有维吾尔身份的努尔·白克力屡屡神色凝重,这个好时代里的大挑战考验他爬坡过坎的能力,文人也需要铁面。

  疆局

  由各级党组织自上而下层层传导是中共执政的秘钥,当下更复如此,习近平统领全局,顶层设计下的执行力空前强化。作为距中南海最遥远的省级行政单位,新疆局面亦完全在政治局常委会笔端下行事。

  新疆各个面向的复杂程度或许是大多数人难以想象的,这种局面的由来混杂着历史、现实和自然的各种成因。

  新疆地处亚欧大陆腹地,166万平方公里的疆域约占全国六分之一,足有四个日本大小,北西南三面5400多公里的陆地边境线毗邻八个主权国家,且部分长期处于动荡之中,内外敌对分子时有勾连。

  2200万人口中少数民族占60%,共有47个族类,以伊斯兰教为主导的多宗教长期并存,风俗习惯带有明显的差异性。新疆也是中国最大的少数民族自治区,区内又有特定历史条件下产生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城市与兵团实行“师市合一”的独特模式。

  自然资源极其丰沛,石油、天然气、煤炭皆占全国总储量的30%以上。

  凡上种种,在内地31省市区中独此一见,这种全面的复杂性导致了当下新疆的独特存在,“一把手”高配和援疆模式造就了政治、经济上的“双重特区”。

  因为这种独特性,习近平自十八大之后就逐渐对治疆模式进行调整,最明显的当属在5月底召开的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在是次会议上,治疆总目标被定义为“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而2010年召开的第一次会议上则被定为“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字面的变化真切地反映出了顶层设计的调整,由唯GDP马首是瞻到社会的结构性稳定转变。

  这种对疆政策的调整不仅仅表现在字面上,习近平上半年的新疆之行以行动诠释了这种变化。

  四月底,习近平完成了25年来中共最高领导人的第五次新疆考察,随行人员有俞正声、王沪宁、范长龙、栗战书,一政治局常委,三政治局委员,规格史无前例地被拔高。但真正的变化体现在习近平的行程上,没有像以往的领导人视察北疆的能源类企业,而是直奔南疆喀什,这里被称为中国最危险的地区,暴恐分子极其活跃,这种硬碰硬的举动背后是国家战略层面的调整,亦即社会的稳定和谐权重超越跨越式发展,某种意义上,这种转变也是被现实所倒逼。

  经局

  8月11日,兰新高铁最后一根500米长轨完成铺设,全线实现接轨铺通,在经过一系列的联动调试之后,预计将于今年年底投入运营。兰新高铁全长1776公里,新疆段为710公里,通车后将此前兰州到乌鲁木齐的运行时间从16小时缩短至9小时,而从北京到乌鲁木齐的时间从40小时跨越到20小时之内,新疆自此进入“高铁时代”。

  新疆一直肩负着陆桥国际通道的使命,但长期以来的运力紧张、时间及物流成本高居不下,这在相当程度上阻碍了中国的“西进战略”,但这条设计时速为250公里的“钢铁丝绸之路”将会扭转此前的不利局面。

  高铁对新疆经济的转型发展是不言而喻的,对于努尔·白克力来说,同样也意义非凡。早在2009年一场在清华的演讲中,努尔·白克力就曾以新疆未来发展潜力巨大,前景十分美好来介绍高铁,以期吸引到在京的高端人才。

  “钢铁丝绸之路”来得恰逢其时,2014年最火热的一个政经热词叫“一路一带”,这是习近平亲力亲为推动的国家级战略,但将视野放的更长远一些,新疆无疑是这条古老商贸走廊中最璀璨的明珠,起到了起承转合的大支点作用,是丝绸之路中国段的终点,是世界部分的起点。

  从太平洋到波罗的海的大通道,集聚了30亿人口,这样一个庞大的集消费与生产为一体的商贸通道被完全打通,且都需要经过新疆的陆路口岸来实现货物运转,对新疆的产业转型将是一剂适时到来的强心针。

  努尔·白克力对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发展可谓倾尽全力,举凡有机会,便一再宣讲,强调要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排头兵,把新疆建设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区,以此来推进信息通道及交通枢纽的建设,改善民生,形成全方位的开放格局。在2014年新疆政府工作报告上,努尔·白克力着力最多的便是此,全文近十处提到了“丝绸之路经济带”。

  新疆在推动丝路建设的实践层面也屡有收获,在刚刚过去的六月,经国务院批准,设立了由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管辖的霍尔果斯市。而在更早前,霍尔果斯特殊经济开发区获权挂牌,确立了“一区三园”模式,霍尔果斯是丝绸之路新疆段北道上的重要驿站,现成为与中亚国家经贸交流的国际大通道,与喀什经济特区南北呼应,构成了带动新疆经济快速发展的一体两翼和重要增长极。

  在上半年全国GDP排名中,新疆以10%增速位列第六,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7.4%,在西部五省区中排名第三。但新疆的GDP构成一直是努尔·白克力所忧心的,他曾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坦言,新疆成也石油,败也石油,但同时又说宁愿霸道,也要将高污染的企业给关了。新疆一直依赖石油化工和能源产业,第三产业的比重一直较低,低耗能的高新技术产业一直推进不力。但努尔·白克力赶上了一个好时代,这就是习近平所说的新常态,降低速度提高质量,不要以牺牲生态为代价的GDP,这为努尔·白克力调整新疆的产业结构带来了时间机遇。

  丝路建设的推进、高铁开通、亚欧博览会的聚热以及特区和口岸经济的发展,给了新疆经济和努尔·白克力更多腾挪的空间。未来,配合顶层设计的本地特色经济发展将是其着力点。

  恐局

  3.1昆明暴恐案、4.30乌鲁木齐火车南站暴恐案、5.22乌鲁木齐暴恐案、6.21叶城暴恐案、7.28莎车暴恐案、7.30刺杀大毛拉案,这是发生在2014年与新疆有关联的暴恐案,这一系列案件的背后是一个个鲜活生命的相继消失,这里没有民族与老幼之分,只有屠刀与硝烟。

  将暴恐分子嚣张气焰和赤裸野性推至顶峰的无疑是4.30案,彼时习近平脚步刚刚离开这片土地,完成为时四天的新疆行。习近平在得知消息后的第一时间作出指示,称坚决把暴力恐怖分子的嚣张气焰打下去。而在事发一个小时之后,努尔·白克力便出现在医院,看望受伤人员,并在其督导之下,案件于5月1日下午告破。

  历来都有“治疆难”的说法,这种悲情的局面便是屡打不绝的暴恐案一手造成的。对于现在的新疆执政者来说,这种局面多少让他们有些委屈,尤其是作为“一把手”的外来者。但对努尔·白克力而言,可能意味着另外一种深层的含义,作为土生土长的本地官员,身体中还流淌着维吾尔族的血液,这会令他多少有些尴尬,每每暴恐案发生之后,他总是一脸凝重。

  然而,正义不分族类,每次暴恐案发生之后,素有“儒将”之称的他也会展现出铁腕的一面,第一时间发声严厉谴责暴恐分子,亲赴现场为一线警察提振士气。

  每当暴恐案件发生的时候,总能在新疆日报的头版看到署名为努尔·白克力的文章,正色厉声地指责暴恐分子的惨无人道,这也是抢占舆论制高点的一招后手棋。揭盖子、端窝子、挖根子、除恶务尽、斩草除根、天罗地网,这些都是出现在努尔·白克力文章中的关键词,身为维吾尔族,他也有义务给同族的党员干部下令,经常强调少数民族干部要主动发声,敢于亮剑。

  暴恐案件频发的深层次原因决定了这并非能靠一人或一代人之力来扭转,这是一个系统性的庞大工程。定点清除和事后的追捕注定了都是被动应付,在中央高层那里也是看清了暴恐的本质,习近平上半年的新疆行充分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要治本就要从经济、民生及教育等基础层面做起,所以,各民族互嵌、南疆全面实行高中免费教育、着力发展南疆经济等一系列治本之策应势而出。

  努尔·白克力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但其外在的的维吾尔特征在中共高级干部中也独特如一,这会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一是考验反击同类异端的决心,二是被广大汉族干部和民众的认可度,目前观察,他至少在这两个层面都不失分。

  前路

  努尔·白克力1961年出生于一个与哈萨克斯坦接壤的小乡镇,文革结束后的第二年,他以高一在读生的身份参加高考,最终虽然没能如愿上北大,但还是被新疆大学抢先录取。喜读书、有组织天赋的他一直受到旁人和老师的青睐。大学毕业留校任职,十年之后正式踏入仕途,一段喀什经历后回到乌鲁木齐,一路拾级而上,37岁出任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的行政主官,48岁任新疆自治区主席,被称为60后政坛新星。

  上段经历中努尔·白克力顺风顺水,一路创纪录升迁,也曾赢得乌鲁木齐市民对其“环保市长”的美誉。但纵观正在进行中的2014年,对其的挑战和机遇并存,未来能走多长的路,取决于当下的执政成果。

  经济层面,需要破釜沉舟的勇气,将生产方式及产业结构彻底转变,扭转成也石油败也石油的局面,以新常态为契机,打破传统的GDP构成,提升第三产业的比例,发展生态产业、旅游业。同时,要不惜代价,引进人才,留住本地的人才,想发展创新及高科技产业,人才的权重强过了硬件设备。同时要利用好19个对口援疆省市区的天然利好条件,引进来走出去并举。最后,必然是抓住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机遇期,不失时机地推进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充当好国家“西进战略”的桥头堡角色。

  民生层面,积极推进基础的保障制度,从教育、医疗、住房等基础性的民生工程入手,做好统筹兼顾,不留死角,尤其是边境及农牧地区更需要着力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打通真正为人民服务的最后一公里。

  行政事务上,需积极配合中央简政放权的改革政策,结合本土情况,将权力之手放置于阳光之下。反腐、整风、治吏多管齐下,完成由传统官僚治理模式向现代法治治理模式的彻底转变。

  最棘手的一面,定是防控和根本上改变暴恐案件频发的局面,从治标入手以治本为根,舆论与行动双轮驱动,清除掉滋生暴恐之恶的土壤,布置全局,着力南疆,以拉为抓手以打为辅助;同时积极配合国家甚至是国际层面的反恐部署,从根源上切断,将暴恐灭化在萌芽之前。另外,作为维吾尔族的本土行政主官,努尔·白克力需要培养更多少数民族党员干部,只有他们拧成一股绳,以正义和公共利益为做事原则,暴恐分子的生存空间将会越来越狭窄。

  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外来者的理想如此,作为疆人治疆的努尔·白克力更应再进一步,不仅迎得春风,而且要在天山南北孕育出更加富饶和谐的青山绿水与人居环境。

  • 责任编辑:艾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