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仲平抗战纪念日刊文:69年来闹剧仍不断上演

  (五)

  英勇悲壮的抗日战争,凝聚了中华民族威武不屈的民族精神,也展现了中国人民崇尚和平的宽阔胸怀。

  一年前,一部题为《对照记:犹在镜中》的纪录片,让尘封了半个多世纪的犹太摄影师沈石蒂在上海的传奇故事呈现在世人面前。二战期间,上海接纳了近3万名欧洲犹太难民,中国人民的仁爱与善意给予他们活下去的希望。

  战后,国民政府曾用中国军舰,把200多万滞留在华的日本俘侨送回日本。中国人民还收留了2800多名被遗弃在中国的日本孩子,在自己缺衣少食的艰难岁月里,给了他们最温暖的佑护。1978年48岁的战后遗孤铃木则子回到日本后说:“遗留孤儿和遗留妇女不应该忘记拥有两个祖国的骄傲。”

  能够理智地将日本军国主义的罪恶与日本人民分开,正确看待一个曾经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国家,对许许多多经受过战争戕害的普通中国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正因为不容易,才更加清晰地展现出中国人民的精神力量,更加真实地呈现了中国人民对战争与和平的思考。

  1944年9月,美国敦巴顿橡树园里,各国代表规划战后世界。一位美国代表认为,“为了世界其余部分流过鲜血的四个大国”,有权奠定未来国际组织的基础。中国成为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联合国的制度安排体现了中国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

  二战后,中国加入了130多个政府间国际组织、300多个国际多边条约,是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中派出维和人员最多的国家。从倡导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到倡导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从主张根据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决定自己的立场和政策,到主张以和平方式解决国际争端,从提出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新安全观,到提出理性、协调、并进的核安全观……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言,60多年来,中国始终坚持和平发展的理念,努力“更好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这是一个度尽劫波的国家对世界的承诺和贡献。

  (六)

  “不尊重历史的人,注定要重犯历史的错误。”二战后近70年来,整个世界都在努力避免一次新的世界大战。但一些国家却总是想给战争的记忆贴上封条,突破战后的各种国际规则和制度,在隐瞒、遗忘与歪曲中,重新走上历史的老路。

  今天的和平,不是在一片空地上构建的大厦,而是在战后秩序这个基本框架中建设起来的。离开这一框架,突破这一框架,得来的不会是和平而只能是战争危险。确保二战以来国际秩序的成果,是亚洲和平和世界和平的基础,一丝一毫都马虎不得,一砖一瓦都动摇不得。以《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法律文件为基础,才谈得上遏制并清除法西斯主义思潮的生存土壤。

  然而,近年来,日本国内右翼势力屡屡制造事端,引来国际社会强烈不满。所谓“钓鱼岛国有化”,挑战的是战后国际秩序的法律基础;篡改教科书、参拜靖国神社,美化的是给亚洲各国人民带来深重苦难的侵略历史;妄图修改和平宪法、强行解禁集体自卫权,威胁的是来之不易的和平局面。

  二战结束已近70年,这些闹剧仍不断在日本上演,充分表明,日本建立的所谓和平体制并没有对军国主义的复活形成有效的遏制。现在,安倍政府又要借修改宪法来实现重新武装,日本不仅要做政治大国,还要做军事大国,怎能让爱好和平的亚洲和世界人民放心?

  《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是构建二战后国际秩序的法律基础。根据这两个文件,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作为“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必须归还中国。因此,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不仅是岛屿的归属问题,更关系到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成果还要不要捍卫,二战后的国际秩序还要不要坚持,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还要不要遵守?这是维护世界和平的重大原则问题。中国在这些问题上与日本较量,坚持要求归还被日本窃取的中国领土,为的就是要确保战后秩序,不给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任何可乘之机。

  国际社会对日本的危险倾向已经有所警觉。美国《时代》周刊指出,日本正扩张自己的军事影响,梦想建立一种“新的世界格局”;《华尔街日报》则将安倍称为“亚洲最危险的人物”;英国前驻日大使休·科塔齐更是撰文警告“玩火者很可能引火烧身”。越来越多的人清醒地看到,对日本右翼势力的纵容和绥靖只会放虎归山、贻害无穷。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在其回忆录中谈道:1945年日本战败后,昨天还很残暴的日本军人整齐列队,将新加坡的街道打扫得干干净净。如此“敏捷”的转身,使他“心里泛起一阵寒意”。和平,在日本就好像双脚踏在一块浮冰之上,虽然一夜间换了站姿,但对于脚下一直在融化的基础,这么多年却始终视而不见。二战后,日本能否走和平道路,能否取信于亚洲人民,最重要的一个“量度”,就是日本能否自觉接受战后国际法规和国际秩序,遵守战后和平宪法。日本政府应充分意识到,只有清醒地面对历史,深刻反省战争的罪行,并且采取实际行动清除军国主义的思潮,才能重新赢得世界人民的尊敬。

  69年前日本天皇裕仁宣布无条件投降,但在伴着电波杂音播出的《终战诏书》中,并未出现“投降”的字眼。直到今天,日本政府和媒体仍将“8·15”称为“终战日”,而非“战败日”和悔罪的日子。究其实质,军国主义是政治的,更是思想的、文化的以及社会心理的。战后的日本没有完成清理的任务,这是亚洲的真正危险所在。

责任编辑:宋代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