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新“无缝对接” 王儒林昨脱稿致辞晋商大会

\

  公安部“空降”副厅级的汪凡(图)至山西省城担任副厅级的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这一破常规的人事安排,被认为是中央对山西省本地人事安排不信任的信号。(资料图)

  后续:山西将迎来多位“空降兵”?

  事实上,公安部“空降”副厅级的汪凡至山西省城担任副厅级公安局长这一破常规的人事安排,被认为是中央对山西省本地人事安排不信任的信号,并进而引发了外界关于4位晋籍“落马”省委常委的空缺人选或将多由外调的猜想。

  山西省委常委班子外调官员补缺这种后续人事安排的猜想,在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天津副市长任学锋8月“空降”羊城主政时更是愈演愈烈。

  8月27日,万庆良“落马”整两个月后,拥有副省级城市和广东省会双重身份的广州市委书记一职自20世纪80年底以来首次迎来了任学锋这位“空降兵”。广州一把手上一次“空降”可以追溯至1980年,当时轻工业部原部长梁灵光“空降”至广东接任广州市委第一书记。

  从1983年许士杰接替梁灵光主政之后,包括谢非、黄华华、朱小丹、张广宁、万庆良等数任广州“1号”在任职前均有在广东省内长期工作经历。故而,籍贯为河北、成长于天津的任学锋“空降”羊城无疑打破了30多年来的人事惯例

  这也被认为十八大后中央在地方治理人事安排上的新思维,即打破常规,不拘一格降人才。十八大后两位“双非”省府班长的出现被认为是这种新思维的体现:2012年12月和2013年1月,既非十八届中央委员也非中央候补委员的杨雄、魏宏相继主政上海市政府和四川省政府。

  就在山西“老虎”、“苍蝇”频现形之际,第10届山西省委书记9月1日调换,似乎佐证了中央彻底整顿山西官场吏治的决心,山西也开始步入“后袁纯清时间”。

  (本文版权归大公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责任编辑:辛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