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瑞驳“换党执政”:中共执政之路没理由走不通

  大公网9月4日讯 近期,海外舆论从香港局势谈到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问题,使中共产生危机意识。中共对外联络部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家瑞在中共与世界的对话会上,强调中共执政地位不可动摇的同时,也“放下身段”,谦逊地请求世界改变对中共的看法,其中一些话颇值得玩味。以下文字为新加坡联合早报网刊发的作者根据现场感受进行的解读:

  在接受中国一党专政的现实下,作为多年来同中国政府官员(基本上是共产党员)打交道的境外媒体人,我虽然对一些新闻的价值与观点的处理感到不解,对一些共产党官员对待媒体采访的方式感到不满,不过还是能明显感受到,官员的思想在逐步开放,尤其是官僚体制的中上层。

  十八大之后,中共很高效地实现了对外宣传形式的多样化和多元化。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无论习近平还是李克强,说话方式都很“接地气儿”,他们对新媒体较为了解,授权发布的个人内容也比较生动(学习粉丝团,丽媛粉丝团),不仅动漫形象频频亮相,还有类似吃包子、串胡同、小卖部买东西这样的花絮。另外,从官方媒体的拍摄角度、选用的画面等,都能看出共产党希望采取世界通用的方式,借鉴西方领导人对外公共形象的设计,来改变中共领导人长久以来的僵化形象。这算是信息时代的“西学为用”吧,虽然中学依然为体,“党学”依然为纲。

  王家瑞驳“换党执政”说法

  周三,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举办了一个为期两天的对话会,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主题谈中国的改革以及执政党的角色。欧洲社会党主席,以及俄罗斯、英国、美国、以色列、埃及、印度、蒙古、捷克等国的各党派成员、学者们共聚一堂。中共对外联络部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家瑞在主题发言中明确表示:中共作为执政党的地位不可撼动。

  举办这个论坛,根本原因是中共认为,海外在搜集与中共相关的素材以及加工信息时,往往采用并非中共直接传递的信息,这些几经转手、扭曲和加工过的信息所传递出来的声音,即便不是废品,也是未完成品,所以共产党需要直接与世界交流沟通,“让大家能够听到正宗的中共所传递的信息。”

  王家瑞的讲话用了差不多四分之一的篇幅来讲当前的党风建设,对于打苍蝇老虎这一举动,王家瑞说:“(中国共产党)本来是群众支持的党,党的官员,特别是高级官员,脱离群众,出现了以权谋私、贪污腐败这样的事情,这样的官员不配做我们党的领导人。我们对待错误不回避,要把它解决掉。但是这个解决方式也不能像有的党所说的:‘你们换一个党执政吧,这样才能根本性解决问题。’”

  针对“换党执政”这种观点,王家瑞驳道:“中共走了这么多年,完全可以通过自我完善、自我加压、自我改进的方式解决自己的问题,如果这条路走不通,我们再说。现在还没有任何理由说我们这条路走不通。大家关心中共,世界瞩目中共,中共也希望直接和各位传递信息,讲讲我们的感受,讲讲我们的体会,讲讲我们的困惑。”王家瑞说,曾经有外国领导人劝中国领导人,把中国共产党改个名字,否则很容易和苏联共产党混在一起。而中国领导人回答说:“如果我们现在做错了,可以改名字,可以改正错误。如果中共没有错,为什么要改名字?”

  王家瑞:中共不会给世界”添乱”

  中国是“党国”,先党后国,无论你承认与否、反感与否,在中国,基本把党国看做一个概念主体,所以对于国家管理、对外关系,党是有领导责任的,出了差错自然也需要负责。王家瑞特别举例讲了中共同越共最近关于南海问题的交流。他说,在中联部的安排下,越共的特使来北京见习近平,双方决定在南海问题上要稳定局面,不要酿成大患。中共认为“这种方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而关于中国的发展与周边国家发展会否形成矛盾,王家瑞说,一些国家担心中国发展壮大会对其他国家形成阻力,甚至入侵别的国家,这些国家试图拉另一个大国来制衡中国,这种思想这是错误的。

  王家瑞反驳了中国给世界构成威胁的说法,他表示,中共不愿意给世界添麻烦,更不会给世界添乱。不过,作为共产党的高级官员,王家瑞承认,在对外交往中,中共有些话“没有说到位,没有说清楚。”中国共产党承认,之前“输出意识形态,说只有共产主义好、只有共产党好,这是不对的。每个国家所选择的政党体制、政治制度完全是在自主基础上决定的,是由他们的人民和领导团队,根据其国情决定的。世界丰富多彩就是因为不同的体制和谐相处。”王家瑞态度柔和地说:“我们希望中共所秉持的理念能被你们理解。不是说大家都要认为中共好,但是希望大家起码不要反对我们,别说必须要用另一种体制取代我们。” 这也就是说,中共承认其他国家的自我选择,也要其他国家承认中共的执政地位。

  作为现场听众,我没有想到中共能如此谦逊地请求世界改变对它的看法,我也没有想到,这个自认为代表先进生产力的政党能有这样的危机意识。危机意识来自于内忧外患,这并非危言耸听。单单说国内,最近就有香港、新疆等地的问题,这些对中共的执政能力都是极大考验,更不用说如果被世界孤立或者制裁后所要面对的结果了。然而,仔细品味通篇讲话,尽管王家瑞语气缓和,但他还是以不回避的态度回驳了那些尖刻批判的言论。

  这次论坛上,受邀嘉宾问了很多问题,比如:中央政策研究室是做什么的?国安委的角色?如何提高中共改革的执行力?既然说不换思想就换人,那么党内民主怎么体现?中国国内的改革怎么影响在国际舞台上的表现?能否让外国官员或者学者在中共基层部门工作实践一个月亲身了解?很多高级别中共官员出了问题,是不是中共组织部的审核考察在根本上有制度漏洞,或者中组部存在渎职,贪污现象?基尼系数通过什么手段降下来?等等......

  请各位静观答案,我们已经听的太多。

  (作者秦枫:国际时事观察员,现供职于香港卫视,多次深入世界政治热点地区、战地和灾难中采访。)

责任编辑:辛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