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聿文:王岐山吁政协“多关注政治制度建设”有深意

  8月25日,政协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在北京开幕。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王岐山应邀出席会议并作报告。新华社记者 鞠鹏 摄

  大公网9月5日讯 英国FT中文网今日刊发学者邓聿文评论文章《中国政协实质参政的可能空间》认为,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近日出席政协常委会,并做了反腐报告,引发各方解读。不过,几乎所有的解读都把重点放在王岐山的反腐表态上,而忽略了其对政协本身的忠告。但王岐山对政协应“多关注政治制度建设”的建议,无论对当下还是未来而言,对改造政协,加强政协在在中国政治生活中的作用,乃至形成具中国特色的政治架构,都值得思考。

  王岐山不是第一个参加政协常委会并做报告的政治局委员和常委,本届政府以来,就有张高丽和汪洋先后参加了政协会议,分别就“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以及“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做了报告。但就政治议题做报告的,王岐山可能是第一人。

  而相对政协过去常委会的主题多为经济类,本次安排讨论“深入落实八项规定精神,以优良的党风政风带动民风社风”,显然偏政治类。这可以看做有意加强政协对政治议题的讨论。

  政协的全称是“政治协商会议”,顾名思义,政协应该以“政治协商”作为自己的首要任务。事实上,政协三大职能的首要一条就是政治协商,正鉴于此,一些学者曾设想,把政协改造成类似西方国会的上议院,因为西方国会的上下两院职能和选举方式不同,上议院一般是通过委任、指派和推荐等间接方式选举议员,且其立法功能一般也少于下议院,颇有点类似于中国的政协。但这个设想,至少在可见之将来,不具可行性。原因在于,执政党不想把中国的“国会”搞成两院制,而且,政协现在也没有立法权。

  因此目前谈到对政协的改造,就是要把它放在中国特定的体制框架内去考量,宜作为整个体制变革的一部分推进。一种观点认为,尽管执政党提出,中国不是多党制国家,不宜实行西方式的三权分立;可这并不等于中国不需要分权和制衡。中国需要形成一套适应中国国情但却也能起到西方多党竞争和三权分立之效果的分权和制衡机制。这就是中国特色的政改之关键。

  建立这样一个分权和制衡体系,是将党委变成决策机构、政府变成执行机构、人大变成监督机构、政协变成建言机构。党处于决策地位,通过人大让党的意志变成法律,政府则执行党的决策和人大法律,并对人大负责,人大除制定法律,进行重大人事的选举和任免外,日常最重要的功能就是监督党和政府的决策和执行是否有违法之处,而政协集中社会各方精英,为国家的发展建言献策,议政协商,提供资政参考,确保国家政策和法律能够反映多数民意。

  这可能是一个适应历史和现实的国家治理结构,是目前可以推进的政治改革,也是政协今后一条可能的出路。但如此一来,必须加强政协的议政功能,真正使政协的政治协商主题落在“政治”二字上。

  但何谓“政治”,不同的人有不同解读。现在一种说法,民生就是最大的政治。这话既对又不对,说它对,是就民生的重要性而言;说它不对,它并不是人们一般理解的政治,而且并非每个民生问题都重要。当然,在一个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社会和时期,经济民生从总体上说无疑属于政治,政协更多关注经济民生有一定的合理性和必然性。


相关阅读

王岐山:我在常委会提月饼问题 得到习总呼应

王岐山破例出席政协常委会内幕:俞正声邀请

王岐山出席政协常委会:持续释放执纪必严信号

责任编辑:辛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