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聿文:王岐山吁政协“多关注政治制度建设”有深意

  但经济民生毕竟只是国家事务的一部分,对政协而言,政治协商和参政议政固然需要聚焦经济民生,但更需要聚焦那些真正属于“政治”的事务,即政协章程规定的关系到国家发展的大政方针、重要人事以及重大问题等。政协应该讨论这些话题,不能因其敏感不好讨论就回避。比如,中国目前正处于改革攻坚期,但如何改,如何变,需要社会各方群策群力,集中智慧,寻求最优解决方案,提出可承受可接受的政策建议。而政协,作为一个集中社会各方精英的政治协商机构,它有这个条件也这个责任为国家和执政党提出这些问题来讨论。如果政协不能在这方面发挥作用,就有违自己的使命和存在价值,就变成了一个经济智囊机构,而不是政治组织。

  当下政协在政治协商和参政议政上关注经济民生多,关注政治建设少,原因除国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大主题外,与政协本身的构成和议题的敏感性也有关。

  政协作为执政党的一个统战平台,其构成以经济界和企业界人士为主,在地方尤其明显,各类所谓企业家占了政协委员的很大部分,以致政协某种程度上成了一个商人俱乐部。商界人士谈经济是他们的长项。

  此外,政治议题比经济议题又相对敏感,动辄会触碰执政党的政治红线。每年各地的两会,政协委员都会被告诫哪些问题不应该讲,若政协委员不听话,讲了不该讲的话,很可能下届就无法做政协委员了。有了现实中的这些事例,政协委员能不去触碰的就不去触碰,免得多事,已经内化成了多数政协委员的“自觉”。可这样一来,则背离了政协的宗旨和性质。

  可见,问题的症结还是出在执政党的意愿,希望政协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机构,以及有没有“雅量”听取不同意见和建议。若要政协真正成为议政机构,在政治建设方面提供好的政策建议,就不应该设置前提和限制条件,言论更不该有禁区。

  执政党 “坚持一切权利属于人民,从各个层次、各个领域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最广泛地动员和组织人民依法管理国家和社会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就应该支持政协和政协委员履职,行使公民政治权利。政协是在目前条件下最好的一个推进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的平台。政协能够使执政党广泛吸纳不同党派、不同界别、不同社会阶层的政治资源和利益诉求,为公民政治参与提供制度化的组织、程序和途径,形成团结统一的力量和意志。这对执政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或者至少是利大于弊。

  当然,政协本身也需要改造。目前政协的构成精英太多,换句话说,就是既得利益者太多。既得利益者出于自身利益考虑,不大可能为社会人数更多的弱势群体包括刚刚兴起的中产阶层说话和代言,后者在政协中缺乏代表,没有渠道表达自己的利益,会最终加剧社会的不公平程度。所以,政协在选拔委员时,要防止过度“精英化”倾向,不能片面追求“精英化”,尤其不能成为商人俱乐部。

责任编辑:辛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