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忠谈周永康被立案审查:他一开始不是坏人

  原标题:廉政瞭望专访李永忠:建议10年后不用“两规”

  整理_本刊记者李天锐

  周永康一开始不是坏人

  廉政瞭望:不久前,曾担任政治局常委的周永康被立案审查,您如何看?

  李永忠:周永康案涉及面极大,牵涉利益极多,这是由他一度地位极高,权力极重决定的,查处他,对党和国家治理有五大意义:决心意义,向全世界、全党、全国人民彰显中央坚决反腐败的决心。震慑意义,震慑问题官员和贪腐官员赶快收敛收手;教育意义,教育公职人员和党员手莫乱伸,权莫乱用;反思意义,周案会促使大家思考,他是怎么一步步升迁的,后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五是改革意义,要通过查处,发现现行权力结构、用人体制中的问题。

  从现有调查的情况看,周永康一开始不是坏人,他从一个普通人成长为政治局常委的过程中,有一定的成绩,包括在四川。因此,用制度反腐角度来看周案,他自身素质不高、抵御能力不强是主观原因,权力结构和用人体制方面的问题,是重要的客观原因。

  廉政瞭望: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强力反腐一年多后,将可能出现哪些新动向?

  李永忠:我认为,下一步中央的反腐将有四个要点。一是时间上的聚焦,以十八大之后仍然不收敛不收手的为查处重点,像谭力还在打高尔夫,万庆良还在会所里大吃大喝。二是空间上的聚焦——现处在重要岗位,可能还会被提拔的。三是问题上的聚焦——线索集中的,如李春城等。四是影响上的聚焦——群众反映强烈的。下一步反腐败斗争突出“四要点”,将为一些问题官员留下“金盆洗手”的时间和机会。

  警惕“庸俗化”执行八项规定

  廉政瞭望:过去我们出台了很多制度,但落实情况并不理想。十八大后,中央出台了八项规定,迄今为止起到了“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效果。您认为这是什么原因,从中有怎样的启示?

  李永忠:八项规定中有句话,首先从政治局带头做起。当时媒体采访,我把它比作两千多年前,秦国商鞅的“徙木立信”。商鞅的改革措施与八项规定相比,相同点是,都取信于民了。然而,商鞅变法采取的是“放”的方式,开放,改革,实现了秦国梦;八项规定用的是“禁”的方式,谁违反规定,严惩不贷。把蔓延的“四风”刹下来后,接下来就是深化改革,靠改革的办法解决问题。如今已实施的公车改革就是一个好例子。

  现在,落实八项规定中也出现了不少新情况,消极抵抗表现在:观望、磨洋工、不作为,“门好进、脸好看、事不办”。比消极抵抗还需警惕的是积极抵抗:一是阳奉阴违,口头上说贯彻,背地里不执行;二是恶意曲解规定。比如禁止公车私用,职工生病本应去探望,他就说根据八项规定,公车不能去医院,就不去了。这种做法让群众对八项规定产生反感抵触,影响了干群关系。我们要警惕这种庸俗化、非理性化执行八项规定的行为,长此以往,它们或将会对八项规定造成致命伤。

  村官选举乱象多源于乡镇乱干涉

  廉政瞭望:“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是现在的热词,但不少人也在讨论,制度的笼子应由谁来关,笼子应该有多大?

  李永忠: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能做的就是稳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打个比方。如果县委书记上任是由当地党员投票决定,他自然就被关进去了,大的笼子就做成了。如果他做得不好,党员随时可以罢免、处分。对非投票产生的一把手,主要的笼子就是纪律,如果他既决策又执行,监督机关也归他领导,那么纪律这个笼子,就如习总书记所讲的,是纸糊的笼子,稻草扎的人。甚至监督者还会主动与其合谋,这样的笼子不仅低效,甚至无效。

  现实中,我们完全可以拿几个或十几个县市搞政治体制改革试点,看怎样的笼子能更有效地关住权力。我曾撰文提出“三个相对”,以应对当务之急。一是中央必须相对集权,以“一言九鼎”的权威打破地方因多年诸侯经济已经形成的诸侯政治,否则后果会非常严重。二是地方必须相对分权,多年来各级地方一把手的集权程度史无前例,地方必须积极推进党代会常任制改革,推动地方走民主政治之路。三是纪检、司法则需要相对独立、垂直,通过党内分权、党政分工、党政分开,实现三中全会和习总书记强调的“决策科学,执行坚决,监督有力”,并通过改革“形成科学的权力结构”。

责任编辑:辛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