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中央纪委通报的41个“自己人”:厅级以上占4成

  原标题:中央纪委通报的41个“自己人”

  所在单位与上级纪委的紧密联系,也被“内鬼”利用。黑龙江省纪委信访室原工作人员朱明义,甚至打着中央纪委的旗号受贿60万元。

  文_本刊记者李天锐

  “几年来,曾任职东南西北四个省的纪委书记王华元、李崇禧、金道铭都出了问题,实在让人痛心。”8月15日,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原副院长、反腐专家李永忠在一个讲座中感叹道。“这也说明中央纪委查案没有禁区。”

  事实上,从纪检系统清退会员卡,到“纪检干部违纪一律指名道姓公开曝光”,中央、省级纪委在“打虎拍蝇”的同时,也盯准了“灯下黑”问题。用中央纪委常委、监察部副部长黄晓薇的话说,这是更好履行“监督执纪问责”职责的需要。

  一个直观的例子是,据廉政瞭望记者统计,2013年以来,中央纪委网站通报(含省级纪委报送)的纪检监察干部违纪、违法案件至少已有41起。对2013年来中央纪委官网通报的“自己人”进行梳理,或许可为“反腐无禁区”做出生动注解。

  纪检干部容易“栽”在哪?

  在41起案件中,纪检监察干部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或已被移送司法机关的有23起。其中,落马厅级以上官员有9人,占近四成。

  “这些高官的共同点是,级别高,人脉广,在纪委系统深耕多年。除此之外,不妨来看看两个耐人寻味的细节,因为它们体现出了新变化。”四川某市纪委干部李维对记者表示。

  首个细节有关十八届中央纪委委员申维辰。“有人认为,不驻会纪委委员仅是一种荣誉。其实,发挥纪委委员作用已成为着力点,中央纪委不驻会常委张纪南参加在线访谈并介绍其职责和工作情况就是证明。”李维说,申维辰除了参加纪委全会,还能读到中央纪委通报、工作安排,并与分管所在部门的纪委常委直接联系。鲜为人知的是,申维辰还曾在老家山西潞城任县纪委副书记。

  李维还注意到一个新现象。7月23日,中央纪委官网发布“山西省纪委常务副书记杨森林被调查”时,消息来源并非“山西省纪委”,而杨森林并非中管干部。

  对此,有两种分析。一种称,杨被查或与金道铭案有关,这时非中管干部也可能由中央纪委查处,如涉周永康案的谈红、余刚等。

  李维更同意后者。“根据党章,上级纪委有权对下级纪委进行监督检查,中央纪委新成立的纪检干部监督室也将监督省纪委领导。前不久,山西监察厅副厅长谢克敏被立案,中央纪委不是进行督查了吗?”

  中央纪委通报基层纪检干部时,透露细节相对较多。廉政瞭望记者梳理发现,利用办案之机受贿,是这些干部落马主因。

  “最简单的是吃了、拿了腐败分子的东西,去包庇腐败分子。”中央党校教授张希贤解读称。而这正体现出纪检干部“犯事”的隐蔽性和严重危害性。

  “疯狂80后纪检干部,43天索贿1000万!”2013年12月,广东省梅州市纪委的80后纪检员吴汉林被中央纪委通报。2012年7月,他在与因收取165万中介费被调查的房老板谈话时,威胁恐吓后提出,除了追缴165万元,还要处以5倍罚款,否则就要以商业贿赂给房定罪,判刑10到15年。他还拿出计算器为房老板演示:“165乘以5等于825”。

  不久,付了225万元的房老板获准回家。此后,房老板成了吴汉林的“金主”,吴自称在酒店K歌、给女友买LV包,都将房老板叫来买单。最终,吴汉林被判无期。

  除了办案,案件资金管理也成为个别人牟利的渠道。2013年春,湖南湘潭市纪委纪检员金亮负责某案件违纪资金收缴、管理时,就多次挪用了其中的36.05万元。

  所在单位与上级纪委的紧密联系,也被“内鬼”利用。黑龙江省纪委信访室原工作人员朱明义,竟借中央纪委信访室对大兴安岭林管局原副局长王某的问题进行了解、王某请求其帮忙之机,假装为王某到上级疏通关系,笑纳了王某所送的60万元。

  还值得一提的是,23名落马的纪委干部中,有6人是派驻纪检组负责人。他们被查,与其过去深度介入驻在部门的业务有关。如驻广西国土厅纪检组长罗卫国,9年间帮人打招呼获得土地整理项目等,受贿1682万余元,山东莒县计生局派驻纪检组长郑启亮,亦帮人规避二胎审批等。如今,二人均被“双开”并移送司法。

责任编辑:辛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