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老板对煤二代的忠告:因势而动 这个势就是红顶子

  原标题:吕运:新煤老板成长记

  李二是我同学,也是我朋友,2005年,大学毕业的他与自由、开放的繁华都市依依惜别,选择回到大山深处的晋西北小城,实现他自己的人生价值……

  这是一个崇高而美好的开头,然而,在这个开头之下,故事还有另外一种叙述模式:作为独子的他选择回到小城,是因为家人的使命召唤,他扛起肩上的这座小矿山。

  拥有工商管理学位的李二自信满满,筹划着采用现代企业制度去经营矿山。一年过去了,企业的效益不升反降:有几笔大生意都没有谈成,甚至还被安监、环保部门罚款。这对于一个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来讲,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心生疑窦的他向老爸大吐苦水。老爸的回答道出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晋商,从来都是在三个鸡蛋上跳舞!要因势而动,而这个势,就是红顶子。记住,无论多有钱,当官的千万不能得罪,哪怕小小的办事员。

  肩负着家族兴旺的使命,李二反复咀嚼其中奥义,努力让自己融入这个环境,开始尝试着做改变。

  如果说,重庆等沿江城市积淀下来的是码头文化,那么,山西的政商圈形成的是以矿山为核心的山头文化。年轻的矿主李二开始寻找自己所归顺的“山头”。巧的是,他的高中同学,经过多年的摸爬滚打,成为县委办副主任,在李二面前“官气”十足。虽然在李二看来,区区副科级不值一提。然而,正是这位副科级的小干部成为他日后的贵人。

  小城位于晋西北,汾河从小城流过。虽说行政划分归属太原,然而,一座大山使小城变为封闭社会。因此,信息对于商业和商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信息的来源,恰恰就来自这位昔日的同学。“最近县里可能派人检查安全生产,你的矿关几天避避风头吧!”“好像有人反映你的矿场将污水排到农田里”“汾河边上的楼盘是书记的人开发的,你要不要多买几套?”这位同学好像很喜欢用“好像”、“可能”之类的词,或许,当官的都这样吧,李二这样想。

  在同学的帮助下,他在生意场上越来越得心应手,与这个小城的环境变得越来越契合。当然,作为一个讲诚信的人,对这位小伙伴的馈赠和报答,从来也没有少过。

  同样改变的是李二的酒量。原本滴酒不沾的他,成为圈内的“海量”朋友。在昏暗灯光下,在声音躁动的KTV包房中,他和他的官员朋友们享受着酒精刺激下的微醺抑或癫狂。《向天再借五百年》成为他每次必点歌曲。当然,免不了借着酒醉,炫耀自己认识某某高官,其实,真相是,他只是站在其十米开外,出现在高官考察的现场而已。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在感叹生意的艰难,官员们不好伺候,稍有不周都会为难自己。

  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县长。每换一任书记或县长,年轻的矿主总是通过小伙伴第一时间获知官员的“来头”和派系,既然知道来头不小,那就必须会“来事”。这位“来头”很大且主管工业的副县长喜欢收藏历年纸币,而整套收藏中恰恰缺少第二代1元纸币。李二闻风而动:恶补钱币收藏的知识、驱车奔波于小城与乡野之间,最终用高价成功兑换这张纸币,从而赢得副县长的信任。在那位据说来头很大的官员眼中,诚意或者忠诚远比纸币重要得多。通过献忠诚与这位副县长搭上关系之后,年轻的矿主邀请副县长表弟到自己矿山“做工”,美其名曰:让副县长能够及时监督生产。

  生意渐有起色,他想,要把生意做得更大,攀附县一级的领导远远不够,最好能够获得市里、省里的关系。高中时,他就对神秘的山西前首富—古交“二汉”张新明的巨大能量耳熟能详,这是一个号称手眼通天、无往不胜的能人。据说,在山西,没有二汉办不成的事。年轻的矿主萌发这样一个梦想:“二汉”不敢比,但至少,跺一脚都能让这座小城抖几下。他需要来自更高层面的支持,这就是他的布局。当然,前提是,不触碰小城既有的权贵格局。

  于是,他在府西街省府附近也购得一处住宅。近水楼台先得月,已然“上道”的年轻矿主开始搜集省城高官们的兴趣爱好、生活习惯、车牌号码。

  当然,想要认识高官,总得有个由头。多方打听之下,发现一位老乡竟然是某高官在大学体育系时的同学。几经周折,年轻的矿主找到这位高官的同学,试图打通省级领导的关系,然而,结果令他感到沮丧,因为这位高官和他的同学已有十几年没有联系了。“大领导为省里的事情忙,我们理解。”高官同学说道。线索就这样断了。年轻的矿主的整体布局就这样折戟沉沙了,他只能感叹自己还不够土豪,关系网络还不够密集。“不管怎样,我还是能够在小城里施展自己的本事和能耐。”李二这样安慰自己。

  九月的省城太原,依旧闷热难耐,重拳反腐似乎根本停不下来,而一连串落马的省级官员当中,就有那个曾经望尘莫及、无法攀附的高官。关系的经营看似一种投资,原来是一场赌博。“这回,我与失败擦肩而过。”李二在电话里激动地对我说。 (吕运 作者系职员,籍贯山西)

责任编辑:晃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