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政经走势分析:中央高层军事变革达共识

  大公网特约评论员 谭翊飞

  一、政治

  从政治层面看,依然值得高度关注的是反腐的走向。31个省市区中央巡视组都已全覆盖,第四轮巡视也接近尾声。这些尚且太平的省份,官场流言甚多,谁谁谁将落马的信息不绝于耳,部分陆续证实,部分至今秘而不发,或等待时间证伪。许多官员仍在忐忑不安中度日,等待随时被带走调查的命运,而一个人被带走,一群人睡不着觉。这是他们的煎熬时刻。

  从目前的形势看,北戴河会议之后,反腐的势头虽然并没有停歇,但是已经出现了一些变化。公开露面不多的的王岐山8月25日在政协常委会上脱稿与委员交流。据《财经》披露的消息,这是他自己主动要求的,希望政协加强这方面的讨论,然后自己亲自出马。

  对于这次会议信息的打探,媒体各尽所能,希望知道“宁遇阎王莫遇老王”的这个老王到底说了什么,未来中国是否还有下一个周永康、下一个山西、下一个石油系统。对于反腐未来走势,老王笑而不答,“你以后慢慢懂。”

  这就像8月政经走势分析中提到的《长白山日报》,其披露的高层反腐方向受到外界关注一样,任何关于老王及反腐走向的信息,都是官场最走俏的信息。

  在此前后,一位中国前领导人去世的谣言再一次被广泛传播,这可能意味着政治上某种异动。在强力的政治权力重塑的背景下,这种声音对于未来政治格局的影响在不断降低。

  老王曾经说过,治标是为治本赢得时间。在经历了厉声反腐、官场整风及社会层面的强力管控之后,民众的期待正在发生变化。过去,官场打老虎,民众看热闹。而今心态逐渐平静,看热闹的边际效用递减,因为谁也数不清楚有多少大小老虎苍蝇落马,这已是中国政治的新常态。

  治本之策仍值得期待,唯有制度建设和法治,这也是四中全会的主题,民间翘首以待,但至今仍未有任何官方版本关于这次会议如何搞法治建设的信息披露出来。

  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目前无论是财权,还是人事权、事权,目前都停留在继续朝收权的方向前进。中央要进一步提高中央的财权,同时也增加中央的事权,人事权历年的变化很小,不存在增减。

  对于普通民众来说,一个基层官员不作为和乱作为带来的恶,可能远甚于对中央的政策错误给其带来的感受。因此,提高一体化的行政服务水平、强化中央对地方监管监督,从一定程度上,这可以让行政变得高效,并且得到许多民众的拥护。

  但是,中国之大,2000多个县的庞大国家,再好使的中央也不可能管得过来。楼继伟也提出了对央地事权的划分原则,有些事情只能地方来做。因此,改革无论怎么走,都绕不开让地方民众监督地方官员的这个环节。但这扇大门目前似乎未有打开的迹象。

  反腐带来的是政治权力结构的变化。据不完全统计自18大以来,已经有80多名副省级及以上官员职务发生变动,包括部分落马官员。这意味着,省级正职的遴选池已经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对未来的影响是惊人的,副职空缺之后,新人进来熟悉情况,其目标是正职——一方诸侯。以李希为例,他副职任职期限仅仅只有一个月,立即扶正为代省长。

  类似李希的升迁,从异地调入,担任副职,这类人值得高度关注。因为既有异地经验,又空缺之时补位,一定不简单。

  9月份,更重要的政治变动来自于山西和吉林两省省委书记发生变动,这可能是一次意外导致的变动,但却无意中揭幕了新一轮的省级正职的变动序幕。为了避免形成地方派系和地方势力,省级党政一把手不超过两届任期就要被轮换,其来源大多是本地或异地的副职。除了王乐泉曾执掌新疆上十年外,这一规律都得到遵守。在上一轮奔向十八大的调整之后,至今也有数年,新一轮的调整当然是奔向十九大。

  从年龄上看,地方层面,包括黄奇帆等年龄超限的人员或将退休,或提前升任更高职务。最高层级也面临年龄限制,部分人员将退出。这种变动也相当激烈。

  如果说,前一段的反腐是处理前任的遗留问题且震慑官场,那么下一轮的反腐,可能影响更为深远,因为直接影响的可能未来的政治走向。

  对于山西的问题,中央曾要求地方党委书记要对班子成员负责,但是班子成员的任命都来自中央而非地方,实际上,“班长”是无法真正制约班子成员的。未来的体制,会否进一步强化地方“班长”的责任,还不明朗。

  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世界军事变革的内容,也意味着中央高层在军事变革上逐渐取得共识。军事变革正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展开,如打破兵种分割,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中心等改革可能会获得实质性推动。军工题材的股票今年一直被热炒,但是军工科研院所的改制仍只听楼梯响,未见人下楼。

  社会层面,特大型群体性事件在这个夏秋之季并未增多,工人集体行动主要聚焦于社保权利诉求和因工厂搬迁带来的一些问题。新疆的暴力事件继续发酵,但对内地的影响目前得到遏制。且末县一则鼓励民汉通婚的政策值得关注。民族之间真正的融合可能要数百年时间,而目前维汉之间通婚很少。

  国际政治领域的变化同样值得高度关注。美国打击伊斯兰国极端武装势力,中国国内一些学者主张中国也应出兵。中国海军曾远赴亚丁湾护航,在海外使用军事力量,但至今中国仍未在海外驻扎一兵一卒。学界呼吁中国军力走出去值得关注,可能意味着中国的外交战略正处于韬光养晦和积极有为之间的摇摆期。之前,中国接手新加坡经验瓜达尔港曾引起国际媒体的热炒,海外认为中国要在海外驻军,但何其难也。

  中美军机在南海的再次相遇,中美两个大国在破和立之间建立新的规则和认知。中日关系出现缓和迹象,日本经贸团访华。中美日的关系,还需要看11月份的APEC会议,到时奥巴马和安倍应都要来中国。

责任编辑:晃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