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项规定”刮起廉洁风 珠宝店叹奢侈品经营惨淡

梅岚瑞珠宝店老板梁国雄调低了首饰价格 大公报实习记者 卢静怡摄

  大公网10月16日讯 梅岚瑞珠宝店的镇店之宝、售价逾60万元的猫眼石戒指,在光洁的玻璃橱里熠熠生辉,高冷气质下难掩少人问津的落寞。脸露忧愁的老板梁国雄无奈表示,“八项规定”刮起廉洁风之后,高档珠宝的生意就渐趋冷淡。“大家都很低调,以前大手笔买珠宝的客户,现在都收手了”。

  “当初入行,是因为看到朋友钻石批发到全国市场,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梁国雄摩拳擦掌,于去年与香港丽生珠宝合作,开设了广州唯一一家珠宝代理店。店里首饰都为欧美设计款,偏夸张个性。他说,原本定位为30岁以上消费能力较强的女性,每月销售目标可达6万元以上。谁知赶上中央打击奢侈浪费,加上银根紧,目前珠宝店仅够维持收支平衡。

  梁国雄称,过往曾有顾客明言想购买首饰送礼,但此类顾客如今基本已经绝迹。而店里特别设计的高端私人订制业务,动辄上万元,也较少人选择。他称,虽然不很了解客人的身份背景,但反腐倡廉下,人们无论衣食住行都更加低调,对奢侈品行业造成一定冲击。“现在不止是我一家,总店批发到全国的钻石珠宝数量都在减少。”

  预计到奢侈品行业所遭遇的寒冬可能会长期持续,梅岚瑞珠宝店只能顺应形势,放下身段调整经营策略。梁国雄坦言,店内舖租、人工和水电杂费等一个月成本得3万元。为削减开支,原本两班制的员工改为一班制。同时,他也积极通过微信和网络平台宣传推广,推出较为便宜的钻石戒指等首饰,吸引刚需顾客。“原来6千元起步,现在大多推出4、5千元的首饰。目前策略初有成效,近期已经吸引了不少购买婚戒的年轻情侣”。

  梁国雄的困扰并不鲜见,中国奢侈品开支去年增长约2%,至少是2000年以来增速最慢的一年。业内分析认为,中国政府严抓公务用车使用和严控奢侈消费等举措,对高端品牌影响较大,一些瑞士名表销售势头下滑,出现库存积压,甚至不得不关停在中国的分店;高端白酒更陷入谷底,央视新闻披露称,北京市场的茅台酒过去不仅一瓶难求,价格高企,专营店更是生意红火,但现在这些专营店不得不依靠经营中低档白酒来“维持生计”;就连不少大商场周边叫卖购物卡的小贩、机关附近回收烟酒的摊主,都慨嘆生意惨淡,要捲铺盖回家了。

责任编辑:晃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