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改革观察:基层公务员的改革期望

  文/祝戈

  新一轮全面改革的主体有多个,但最重要的两个主体是中央政府和基层的县乡政府,中央政府进行顶层设计,从总体上来设计和推进改革,同时因为我们国家的权力主要集中在高层,因此由中央来推动改革、规范权力具有重要的作用。基层政府处于政府权力结构的最下层,具有落实中央政府和上级政府改革举措的责任,同时也具有调动基层改革积极性、从基层自下而上推动改革的责任。对于改革的成败来说,中央和基层的作用同样重要,只有把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的改革同时抓起来,形成上下的良性互动,中国的改革才能取得最大成效,中国才能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但是对于当前的全面改革,虽然高层非常重视,改革已经成了国家战略和未来若干年的主要工作,但在高层不断加大推进力度的同时,在高层改革举措不断推出的同时,基层的改革创新和举措则不那么出彩,基层的改革声音也显得微不可闻。其实,了解基层的声音,了解基层的改革期望,对于改革来说非常重要。

  笔者在县乡调研的时候,听得基层干部反映,基层的问题主要是:

  第一,权责不对等。基层政府的责任很大,包括发展的责任、维稳的责任,有的干部反映,基层成了无限责任政府,老百姓什么事情都要找政府。但基层的权力很小,几乎所有重要的事情都要上级同意,甚至北京的国家部委同意,这也是催生基层到北京跑项目、跑政策的原因。

  第二,人员少,压力大。这些年国家对基层的机构改革力度很大,对基层人员的编制也限制的越来越死,许多基层部门都存在人员短缺的情况,有的是好几个部门一块牌子,人员只有1-2个。基层的工作压力很大,不比北京的国家部委轻松,加班、家假日值班是常有的事情,最为头疼的是各种接待任务,一个乡镇几乎每天都有接待任务,来自县里各部门,来自省里和市里的,接待工作是基层最繁忙的工作之一。

  第三,待遇低。排除灰色收入,基层的公务员工资确实很低,一般都只能拿到当地的平均工资。很多外出打工的人赚的都比他们多,不少基层公务员反映,有些人出去打工后,回的老家就瞧不起乡镇干部,因为比他们有钱了。

  第四,缺乏资金。按照现在的财政体制,县财政是省管,乡镇更没有自己的财政来源,只能靠县里面的财政拨付和国家的转移支付过日子,而现在很多县财政都是吃饭财政,能拨付到乡镇的钱就更少了,因此,不少乡镇干部反映,乡镇的工作不好做,比如修路,很多乡道、村道,争取很多年才能把资金争取到。

  综合来看,基层干部对于改革的期望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要进一步加大职能下放、权力下放的力度,真正把权力下放到基层。二是要为基层政府减负,国家应加强各部门的政策整合,通过政策整合,减少基层的工作量。三是基层政府运行的保障资金要进一步加大,基层公务员的待遇要进一步提高。在基层工作人员中,公务员只占一小部分,还有很多站所的人员是事业编制,有的甚至要自收自支。国家应该给他们提供同等待遇。

  从基层工作人员对改革的期望来看,虽然因为视野和角度的原因,难免从自身出发想问题,因此,他们的期望很多都围绕自身的权力、责任、待遇和压力,但他们反映的问题值得深思。随着这些年维稳工作的力度加大,和民生工作的重视度提高,基层政府的责任也被放大,但他们又缺少解决问题的权力。比如,上访问题,都多都是因为省市,甚至国家的政策引起的,如水库移民、退伍军人问题,但这些人上访、排解问题的责任却在其所在的基层政府。

  国家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一个整体问题,其中就包括基层政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而这个现代化的实现中,如何构建一个权、责、财、人科学合理的结构,是重大的挑战! 

责任编辑:家睿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