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四中全会与三中全会前的舆论生态对比

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

《红旗文稿》头条刊发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题为《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的文章

  大公网特约评论员 陈新

  十八届四中全会召开前夕,“法治”与“专政”之争再起波澜,与一年前三中全会召开前的“宪政”之争如出一辙。

  9月23日,自称“勇于搏击社会思潮风浪”的中共宣传思想重要阵地《红旗文稿》,头条刊发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题为《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的文章,称当今中国“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就决定了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

  王伟光重提“阶级斗争论”旋即在意识形态领域引起轩然大波,批评者认为这是直接否定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的改革开放路线——这届全会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 ,鼓噪复辟极左路线。

  9月26日,一向以“复杂中国”为论调的《环球时报》发表社评《学界重提阶级斗争未必是政治信号》,称提阶级斗争,不等于倡导搞阶级斗争,尤其不等于重新“以阶级斗争为纲”。《环球时报》话锋一转,将矛头对准中国社会“一批西方政治观念的追随者”,称“他们很反感阶级斗争的提法,但恰是他们在以阶级斗争的方式追求自己的目标。如果中国现在有‘以阶级斗争为纲’的人,真的是非他们莫属”。

  29日,中共中央党校刊物《学习时报》直接引用邓小平的话称,最根本的“拨乱反正”就是停止“以阶级斗争为纲”,针锋相对予以回击。

  《红旗文稿》显然没有因王伟光一文引发的争议就此沉默,10月11日,再连发两篇重磅文章论述专政。一为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会长刘润为的《依法治国与坚持人民民主专政》,文章称不能用法治代替人民民主专政,“如果用法治来否定、代替人民民主专政,就上了‘普世价值’的当”;另一篇为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梁柱的《人民民主专政不可须臾离开》,文章以邓小平提出的包括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在内的四项基本原则作为支撑,做出“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和阶级分析方法,并不输理”的结论。

  在以依法治国为主题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召开之际,《红旗文稿》连发三篇文章强调专政,引发自由派人士回击以及对文革再现的担忧。这场争论被海外媒体视为十八届四中全会召开前夕的一场“法治”与“专政”之争。

  这简直就是三中全会召开前的“宪政”之争的再演。

  同样是《红旗文稿》,2013年5月21日,刊发杨晓青文章《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指宪政理念属资本主义而非社会主义,引发争论。

  5月22日,环球时报发表社评呼应《红旗文稿》,在这篇题为 《“宪政”是兜圈子否定中国发展之路》的文章中,称“宪政”实际上是绕了个弯,用新说法提出中国接受西方政治制度的老要求。

  5月29日,中宣部主管的《党建》杂志,发文《认清“宪政”的本质》,开篇直称“宪政” “就是要在中国取消共产党的领导,颠覆社会主义政权”,因此不能把“宪政”作为中国的基本政治概念,“以落入其背后隐藏着的‘话语陷阱’”。

  在这场“宪政”之争中,挺宪派则分化出“泛宪派”与“社宪派”。“泛宪派”认为社会主义和宪政无法相容,不要指望社会主义中国能实行宪政,唯有按照西方模式走宪政道路;“社宪派”则认同中共的领导,但要求中共按宪法的规定和精神明确党权范围。

  舆论论战背景下,两次重要会议也分别被赋予特别的含义。

  三中全会召开前夕,(2013)8月19日,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召开,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外界捕捉到 “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这句话,并作出过度解读。没有舆论注意到,习近平同时强调了“对世界形势发展变化,对世界上出现的新事物新情况,对各国出现的新思想新观点新知识,我们要加强宣传报道,以利于积极借鉴人类文明创造的有益成果”。

  同样,这一次舆论纷争之际,一场文艺座谈会在京召开,习近平出席并讲话。与会的72位文艺工作者引发舆论关注,一位原本就存在争议的网络写手“周小平”的出现,更令这场舆论风暴升级。而习近平“要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学术民主、艺术民主,营造积极健康、宽松和谐的氛围,提倡不同观点和学派充分讨论”的讲话亦被盖过。

  无论一年前的“宪政”之争,还是这次“法治”与“专政”之争,背后实质是两种思潮,一种是封闭僵化的思潮,一种是全盘西化的思潮。在中央党校谢春涛看来,这也是今天中共意识形态面临的重要挑战,过去有这两种思潮,现在也有,今后恐怕也还会存在。如何真正让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信念坚持巩固,而不受这两种思潮的影响,是今天面对的当务之急。

  中共十八大提出“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以及习近平2013年年初在论述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的关系时的“两个不能相互否定”,其本意,正如学者郑永年所言,“就是使得毛泽东和邓小平统一起来”。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两次争论除了引发口水仗,对中国政治和社会产生的影响相当有限。一年前,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最终终结了“宪政”之争。相信,以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为主题的四中全会,也必将结束这场“专政”与“法治”之争。


专题:

聚焦十八届四中全会

全会独家稿件:

专访应松年:实现法治是中国政改的重要目标

独家评论:依法治国重在依法治党

打虎与消毒:中央综治委复名 省级群工部撤销

四中全会将追认政治局开除蒋洁敏等5人党籍决定

\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北京观察》公众号

责任编辑:宋代伦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